罗曼罗兰说法国人。

2020-05-27 01:24阅读:
好几个月了,在看罗曼罗兰的《约翰克里斯朵夫》。这小说是我最喜欢的小说之一。其实,我「最」喜欢的小说也没有多少,但是《约翰克里斯朵夫》肯定是其中一部。每看一次都被震撼到。只是,有时候会收不了罗曼罗兰那长篇大段的论述,那些真的是需要静下心来才能够读得进去的。有时候我是一目十行的看过去,有时候呢,会很细致的看完,倒也心有感触。

现在这小说看到下部了。这一次看的是真的慢,都好几个月了,还没有看完。反正我也不着急,慢慢看吧。这一段罗兰说得多好呀,其实罗兰很多段都说得很好,也怪道这部小说是诺贝尔奖的得奖作品呢。好吧,看罗兰怎么说法国的精英知识分子的吧。——


这些顾虑不大能触动法国的作家。他们从不问问自己,他们手里的弓射出去是『思想还是死亡』,还是兼而有之。他们缺少爱。倘若某个法国人有了思想,他便要强迫别人接受;而倘若他没有思想,他也要别人接受;而当他看出行不通时,便洗手不干了。这也就是这些精英很少过问zheng治的主要原因。有信念也罢,没有信念也罢,每个人都在固步自封。


有人尝试过多次,想排挤这种个体行为,于是zu织社tuan,但这些社tuan中的大部分很快又演变成了夸夸其谈的,或是可笑的帮派zu织。最优秀的she团也是在互相
残杀,诚然里面有个别优秀的人物,充满力量和信念,他们天生能团结与指导那些诚实而没有主见的人们。可是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一帮人,决不同意与其他组zhi合并。他们掌握了一小部分杂志社、结社和团体,这些zu织什么德性都有,就是少了一样:无私。他们都不想在别等组zhi面前消亡,而一心只想争取零零散散的诚实的平民百姓(其实这些平民百姓为数很少且命运比他们更加悲惨),彼此间斗得鲜血淋淋,饥饿难忍,苟延残喘了一阵子,终于倒下,再也爬不起来;他们不是在敌人的打击下倒下的,而是自己把自己打败的。各种不同的职业,譬如说文人、剧作者、诗人、散文家、教授、教师和记者等等,组成了人数众多的圈子,而这些圈子又分成了小圈子,各个圈子之间是相互封闭的,彼此没有任何往来。在法国,什么事都谈不上统一,只有在极少数情况下,这种『统一』才像传染病似的蔓延开来,而且一般情况下,也『统一』错了:因为它是病态的。......


孤独不仅由高傲促成,而且也由隐忍退避促成的。在法国有许许多多正直的 人,他们善良、自爱、富有爱心,但最终都把这些高尚品质深藏着,没在生活中表现出来!有无数个是是非非的理由阻碍他们付诸行动。有些人是出于顺从、胆怯和习惯;另一些人是怕引起他人不适、怕闹笑话、怕抛头露面、怕公众说三道四,也怕人们把他们不带功利的行为说成是有功利动机的。于是这一个不参加zheng治和社hui斗zheng,那一个对慈善事业退避三舍,因为他们看到从事这一类事业的人中,有太多的人不是出于集体无意识,便是别有用心,于是他们也担心别人把他们与这些江湖骗子和傻瓜等量齐观。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一种厌倦心理,疲劳、怕动、怕苦、怕出丑、怕闹笑话、怕冒风险、怕负责任;而那句『有什么意思』又不知消磨了当今多少法国人的意志。他们聪明过头,但没有魄力,凡事均看到正反两方面。他们缺少力量,缺少生命力。当人们处于生机勃发之际,是不大多问生活的意义何在的;为生活而活着嘛,因为生活是那么有意义!


(其实,一盘散沙在人类当中是更普遍存在的吧?拉丁文化和东方文化真的有相似的地方。其实,法国意大利的文化和德国的日耳曼文化以及英国文化相似的地方没有东方以为的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