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一闕之聲聲慢。

2020-07-13 08:42阅读:
宋詞一闕之聲聲慢。
自來的詩詞人就有很多喜歡使用疊詞的,唐朝最偉大的詩人杜甫就寫過疊字詩《江畔獨步尋花》組詩當中第六首就使用了疊詞,——「留連戲蝶時時舞,自在嬌鶯恰恰啼。」時時舞、恰恰啼疊得清新可喜,讓人看見了也彷彿變了彩蝶嬌鶯一般立刻跟著要雀躍起來了,快樂是會「傳染」的。這是詩人。詞人會怎樣呢?或許是用來唱的,所以疊詞在詞中更多?蘇軾蘇大學士就有一闕「花影」,疊詞用的也真的是好:「重重疊疊上瑤台,幾度呼童掃不開。」因為是寫花的影子,所以,似乎沒有比「重重疊疊」更適合的形容了。當然,東坡居士是大文豪,有幾個人能夠有他那麼高的水平呢?所以,也只能是看見這樣的詞句而讚嘆欽佩不已了。但是這些詩詞給我的驚艷終究沒有那麼驚豔,真的讓我驚豔到的詞是那一闕幾乎是讀過宋詞的人都會被驚艷到的詞,是的,宋代第一代天才女詞人李清照的「聲聲慢」。

「聲聲慢」真的是令人驚艷喔!而且女詞人可以那麼大膽的使用疊詞,叫人在淋漓盡致之中也被被她的濃稠的化不來的哀愁給驚嚇到了,真是有點嘆為觀止。是呀,怎麼能不嘆為觀止呢?在李清照之前,似乎還沒有哪一個詞人大家那麼用過疊詞,雖然說有不少人會用疊詞,但是一下子疊十四個字又不讓讀到詞的人感覺牽強生硬得是一種多麼不得了的才能!這樣的詞如何不打動人呢?

有高人曾經告訴我說,那麼多的zhong國女作家當中,惟有兩個女作家最是文字獨特,——古代的,當是李清照;現代的
,是冰心。其實,說到文筆,也未嘗就真的沒有能夠超越李清照和冰心的,李清照先不說了,那是公認的中guo的No.1的才女,可是冰心還真的算不上是zhong國最頂尖的才女罷?雖說冰心的才華也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只她的那個人才濟濟的時代裡,就有好多才華絲毫不輸她的才女,至少,我看見的什麼「min國四大才女」,不管是不是有出入,總是不看見冰心的名字。可是,冰心的文字卻是非常獨特的,有著其他才女們沒有的一種韻味。或許,就是文字本身的韻味?有的人,容易就能夠將文字的韻味激發出來,而有的人,只不過是一個能夠使用文字的高手罷了,這就好像穿衣服。一件好看的衣服,可能很多人穿上都會好看,但是卻沒有多少韻味,也就是所謂的「衣穿人」;而有的人,卻能夠賦予衣服一種動人心弦的美,彷彿人與衣服合而為一的融為一體了,所謂「人穿衣」,這是服裝與人之間最高的境界了罷。文字是否也一樣呢?我想,或許異曲同工的一樣罷?

李清照與她的文字就是一種「人寫字」。她的人與她的字合而為一的成為了一體,叫人看見只有一種印象,那些字就是李清照,李清照就是那些字,這是不得了的才華,是天生就的,學是學不來的,果然認真學了,或許能夠學到一點,終究不過是皮毛,骨子裡的東西是學不來的。就好像《人間詞話》裡王國維先生對於學誰不學誰有這樣一段評說:「南宋詞人,白石姜夔有格而無情,劍南陸游有氣而乏韻。其堪輿北宋人頡頏者,唯一幼安辛棄疾耳。近人祖南宋而祧北宋,以南宋詞之可學,北宋不可學也。學南宋者,不祖白石姜夔,則祖夢窗吳文英;以白石姜夔、夢窗吳文英可學,幼安辛棄疾不可學也。學幼安辛棄疾者,率祖其粗獷、滑稽;以其粗獷、滑稽處可學,佳處不可學也。幼安辛棄疾之佳處,在有性情,有境界。即以氣象論,亦有『橫素波、乾青雲』之概,寧後世齷齪小生所可擬耶?」來看詞罷。——

聲聲慢 尋尋覓覓

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慼戚。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三杯兩盞淡酒,怎敵他、晚來風急?雁過也,正傷心,卻是舊時相識。

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守着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一上來女詞人就用到了七個疊詞,簡直叫人驚訝又驚慌,——完全被她震住了,有一點不敢動,彷彿略為一個小小的動作就會弄坍塌了一個精美絕倫的藝術品似的,而且,一下子就掉進去了一個濃稠的淒清悲苦當中,與女詞人感同身受起來。其實,又如何能夠感同身受呢?感同身受不過是一句帶著幾分欺騙性質的輕巧的安慰話罷了,果然到了她的那個境地再說罷,否則真的不必要多說什麼,只看就好。疊詞之後,女詞人立刻告訴人這是什麼時候的詞句,原來最是春寒料峭,——「乍暖還寒時候,最難將息。」倒春寒是比深冬裡的寒冷更令人感覺寒冷罷?因為心理上的一種不能接受。是呀,都已經是春天了怎麼還可以那麼冷呢?豈不是要冷到沒有盡頭了?多無望!就算有酒可以吃,但是,只那麼幾杯又如何抵禦得了晚風迅即?更何況,傷心時看見的大雁竟然是曾經見過的那一隻。可是,大雁可以飛回去家鄉,詞人卻沒有翅膀,縱然是舊時相識,勾起來的卻是更甚的鄉愁。真是愁。

上闕的風急、舊雁還沒有愁到頭,下闕還有更多的愁。——「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如今有誰堪摘?」黃花堆滿地?是什麼花呢?迎春花是最早開放的早春的花,黃顏色,而且是明黃色,很溫暖熱烈的顏色,可是竟然透著一股子頹敗之氣?那樣的憔悴,都叫人不忍去摘了。也是,要是我,看見了憔悴失色的花也不會想要去摘的,會壞了心情。其實,還用得著憔悴損的花來弄壞情緒麼?情緒原本就是低落的呀。可不是非比尋常的低落!——「守着窗兒,獨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不是都說「愁思如細雨」?更何況,還是孤獨的一個人!天色昏黑,加上細雨,不要太悲苦好不好?所以,此情此景,又豈能是一個的「愁」字那麼簡單明白呢?

這一闕「聲聲慢」果然是萬千滋味,叫人不忍猝讀卻又欲罷不能。可是還是那一句,感同身受不過是一句輕巧的帶著些欺騙的安慰罷了,那麼也就不必要說什麼能夠感受她的「淒淒慘慘戚戚」了罷。也是嘆。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