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鳳姐兒可曾洗手作羹湯?

2020-08-09 05:56阅读:

依湄湄

湄。

关注
鳳姐兒可曾洗手作羹湯?
唐詩,我素來讀得比宋詞少,或許是唐詩太端莊了,讓我感覺有一點不容易產生親近感,可是實際上呢,真正研究詩詞的人,或者國學根基深厚的人都覺得唐詩其實最是寫盡人間煙火的文學形式,甚至有人說唐詩無可不寫,也無有不寫,——人世間,無論什麼都可以入得到唐詩裡頭去的。哎呀!真的嚜?這可真的不得了!一種文學形式可以寫盡人間百態?!太了不起!僅這一點唐詩也應該是站在中國文學的最高峰了罷?即便有「唐詩宋詞」的說法,但是宋詞因為其過於雅緻而無法與可以寫盡人間百態的唐詩並肩而立,要短了一毫米,不細細細細的品味當然看不出來這髮絲一樣細微的可以被人忽略掉的短處,唐詩宋詞,是中國文學的雙璧,並肩而立。

人間萬事皆可入得去唐詩,就能夠在唐詩裡看見燒火做飯,比方說「洗手作羹湯」。這是唐朝詩人王健的「新嫁娘詞」,整首詩只有四句,卻將一個新嫁娘的忐忑不安明白的告訴了出來,——

三日入廚下,洗手作羹湯。
未諳姑食性,先遣小姑嘗。

我是不想解說這首唐詩,因為這是非常簡單好懂的一首詩,寫得讓人,尤其女子,特別是新婚的女子,能夠產生強烈的共鳴,所以便膾炙人口了起來。是呀,我是不知道一千多年以前的女孩子,是不是即便是大家子裡的小
姐,嫁了人,做了大家子裡的夫人奶奶什麼的,也依舊還是要做一些家務事的?就好像電視劇《如懿傳》裡頭,如懿好像就蠻會做一些吃的,旁的不說,她的一道「暗香湯」是闔宮裡都知道的。還有那個大反派炩妃,不是素常也要做好吃的來討好皇帝?只是剛開始的時候,因為啥都不知道,只以為把貴重的食材放在一個鍋子裡就是珍饈了,殊不知那樣只叫她顯得粗鄙無知,但是從台詞看,也是她親自做的。皇宮了的妃子們都要會做飯的,可見,過去的女性,不管怎麼的尊貴,都應該是要能夠下廚的罷?可是,果然是這樣嚜?好像也不全然喔,《紅樓夢》裡就不看見上至賈母,下到姑娘們有誰做過什麼菜飯,即便一碗粥都沒有,賈府裡的主人們全部是廚房裡的廚子做的,即便不是主子,那些二等小jie、三等小jie的伺候各房姑娘們的丫鬟們也不下廚的,大觀園裡不是有專門的小廚房給眾位姑娘準備菜飯的?而且,因為是伺候姑娘公子的,連廚娘都跟正房裡的廚娘有幾分不同,是那種徐娘半老的廚娘,爽利能幹,將姑娘公子以及他們各自的丫鬟們侍候的很是舒心合意。公子小姐不下廚也就罷了,但是媳婦兒也不下廚房?還真的是呢。不說旁人,就說王熙鳳吧,就沒有看見過她有下廚房的文字描寫。


是呀,王熙鳳,榮國府的管家奶奶,80回本的《脂硯齋評石頭記》裡就沒有看見她下過廚房,她日常吃飯是從他們府裡的份例配好的,可見她不做飯,不過呢,雖然她不做飯,但是她卻好像是很會做飯的樣子,劉姥姥二進榮國府的時候,鳳姐兒給劉姥姥講解那個「茄鮝」是怎麼做出來時講得那麼詳細就給人一個印象,——她應該是下過廚房的,是呀,要是沒有下過廚房,怎麼會那麼了解拿道菜的作法?那麼,試著猜一下,王熙鳳賈進賈府的時候是有過洗手作羹湯的經歷的罷?畢竟,她是孫子媳婦,要給家裡的老祖宗以及老爺太太們真正接受她,她是應該要先表現一下自己的廚藝的罷?只是,不知道她是否是做好了湯湯水水的先給迎春姐妹嚐了,得到了迎春姊妹的肯定之後才請老祖宗賈母吃的呢還是一上來就直接端給老太太了?不管怎樣,以她那麼樣的一副水晶心肝,想必自然是一上來就讓老祖宗喜歡上了她罷?否則不會點頭讓她做了榮國府的管家的奶奶。

寫到這裡倒是勾起來我的好奇心裡,假若王熙鳳真的有洗手作羹湯給大小姑子們先嚐她的廚藝,她可會做一道什麼菜呢?好像她很會煲湯?記得《紅樓夢》50回「蘆雪廣爭聯即景詩 暖香塢創制春燈謎」裡王熙鳳就請老太太去吃野雞湯?——「已備下希嫩的野雞,請用晚飯去,再遲一會子就老了。」鳳姐兒好像很喜歡野雞湯?早在第20回她勸解在賈寶玉房裡發火的奶媽李嬤嬤時就說了這麼一句:「我家裡燒的滾熱的野雞,快來跟我吃酒去。」這麼看,王熙鳳彷彿是煲野雞湯的高手,至少她很喜歡用野雞做了食材煲湯吃酒。雞湯,素來就屬於補品一族,而且配以不同的食材雞湯的功效個不相同,可以補氣、可以補血、可以養顏……根據自己想要的效果,煲不同功效的雞湯。要是我自己,煲雞湯,我會煲一鍋黃芪枸杞雞湯,補氣養顏,而且鮮美可口,非常好。

當然啦,燒飯做菜總是會對手有傷害,而且又有油煙味的熏烤,所以很多人不喜歡下廚房。我倒是並不那麼不喜歡下廚房,因為有時候燒出來一道菜,家裡人喜歡吃,我會有十足的成就感,所以看見「洗手作羹湯」就頗有感覺,而且總覺得這是一個很美麗的女子說的,實際上詩人王健是一個老頭?可是這詩句很美,雖然用的是白描的方式敘說日常的生活,可是呢真真是曲盡人情,非常美。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