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宋詞一闋之採蓮令。

2020-09-23 07:32阅读:

依湄湄

湄。

关注
宋詞一闋之採蓮令。
不是秋分,我或許還不知道宋詞當中竟然還有這樣一個詞牌的詞,「採蓮令」,而且是孤調,——除了柳永一個人填過一闋詞,再無其他人寫過這詞,還真個是難得一見的?而能夠將這樣一首「孤調」翻找出來也實在是和秋分有點關係。我原本是想要找一闋寫秋分的詞的,不想找到了宋人寫的一闋「採蓮 (搖捱遍)」,再查,卻是有一個「採蓮令」,是柳永依著一個「雙調採蓮」而填的一闋詞,倒也有一點意外之喜,雖然說這首詞寫的不過是柳永擅長的戀人之間的離別愁緒,但是因為柳三變是寫這樣詞的個中高手,所以看見了,自然會被他打動,加上這個詞牌實在太少見了,略為囉嗦兩句倒也值得,況且,在我手上的這一本《宋詞三百首》當中,這一闋「採蓮令」也是收錄其中的。先來看詞罷。——

採蓮令 月華收

月華收,雲淡霜天曙。西征客、此時情苦。翠娥執手送臨歧,軋軋開朱戶。千嬌面、盈盈佇立,無言有淚,斷腸爭忍回顧。
一葉蘭舟,便恁急槳凌波去。貪行色、豈知離緒,萬般方寸,但飲恨,脈脈同誰語。更回道、重城不見,寒江天外,隱隱兩三煙樹。


雖然說這闕詞寫的是離愁別緒,但是作為大才子,柳永起首卻不同。「月華收,雲淡霜天曙」,這應該是清晨時分的景緻。當然是清晨,月華收,自然說的是月亮的光華已經不看見了。而不管是哪一個季節,清晨的時候都是一天當中氣溫最低的時候,秋天的清晨更令人感覺秋涼如水。怎麼會是秋天呢?或許有人會有疑惑。「雲淡霜天曙」,一個「霜天」應該是白露節氣之後了,白露已經是「八月節,陰氣漸重,露凝而白也」,而露在清晨的時候又會凝結為霜,所以,秋分之後便又有了霜降了,是愈發深的秋季了。秋季,總是容易就會讓人在心裡泛起來一份愁緒,所謂秋愁。可是,秋愁已然愁人,又更哪堪離別?可是,偏偏就是離別近在眼前。——「西征客、此時情苦。」征客說的是征途上的人,對於即將踏上征途的人來說,離別便是惟一的選擇。可是呢,別離雖然在眼前,又怎麼能捨得呢?「翠娥執手送臨歧,軋軋開朱戶。千嬌面、盈盈佇立,無言有淚,斷腸爭忍回顧。」真真彷彿是梁山伯送祝英臺回家時的十八里相送了,只是,這一回是祝英臺送梁山伯罷了。——「翠娥執手送臨歧,軋軋開朱戶。」一扇扇房門送過去,可見送出去很遠。不管誰送誰,送君千里終有一別,千嬌百媚的女孩子,盈盈然站在那裡,卻沒有送別的話可以說出口來,只是垂了淚,愈發叫人要腸斷了。而這裡一句「千嬌面、盈盈佇立,無言有淚,斷腸爭忍回顧」叫人不由得想到了那一闋鼎鼎大名的「雨霖鈴」中的「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了。柳永果然深諳心痛兩相知的無法長相守,否則不會一次一次的寫出來相似的句子。或許,每一次寫這樣的詞句都是有一點痛徹心扉的?只是,假若每一次都痛徹心扉,倒也真的說明他也實在是一個多情的人,不管走到那兒,無論遇見那個人兒,離別時都能叫他斷腸。

而這闕詞到了下闋,柳永竟個真的是加勁說了去的將離別的愁苦往深說了去了,而且還是一氣呵成,——「一葉蘭舟,便恁急槳凌波去。貪行色、豈知離緒,萬般方寸,但飲恨,脈脈同誰語。更回道、重城不見,寒江天外,隱隱兩三煙樹。」結句尤其好!前頭都是寫情的,離情自然傷悲,這些也都不必多說,可是詞人依然用了很多筆墨寫了離別時的場景以及離別後不解人意而急槳凌波的蘭舟,等到最後才把人的目光拉到了景色上,卻是深秋裡的清寒景緻,「更回道、重城不見,寒江天外,隱隱兩三煙樹。」這景象真的有一點蕭索喔,因為那麼廣闊的天地之間,竟只有兩三棵樹,而且還籠罩在煙雲裡,影影綽綽的,給人看不出來多少情致,只有蕭索衰敗,叫沉浸在離別之中的人愈發心情黯然了。也是,人在情緒低落的時候,哪怕是看見陽光也會覺得不那麼明媚,更何況那樣的雲煙籠罩著的兩三棵樹?更是不忍直視了。當然,我想,能夠將情與景如此交匯的詞應該是能夠入得進去詞的第二層境界的罷?雖然王國維先生素向對柳永沒有多少肯定,但是柳永的詞卻是有句有篇的詞,雖然不是所有的詞都有句有篇。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