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由《我的前半生》說。

2020-10-16 07:16阅读:

依湄湄

湄。

关注
由《我的前半生》說。
女人嫁人是第二次
投胎
所以
女人嫁人
一定要小心謹慎
比較長,慎入:)
——題記。

前幾天,有素習特別文藝的女同學發了一段話在朋友圈,那一番話非常的文藝而且時髦,——同最近最火熱的一部電視劇有關。對了,就是《我的前半生》。我平素對朋友圈根本不做聲的,那天鬼使神差的說了一句話:「真是奇怪,我竟然一部亦舒的作品都沒有看過,甚至一個字都沒有。」女同學很訝異:「太奇怪了罷?我以為文藝的作品你倒背如流呢。」哦?難不成在旁人的眼睛裡我是文藝的?我幾乎從來沒有這樣的自我感覺,我倒是經常覺得我其實蠻小市民氣的,而且我的喜怒哀樂也總是細碎而塵俗的,以至於每每看見有人說起來小市民氣的時候我就會臉紅起來,立刻聯想到自己,也忙不急的想要反省,以後一定好改改,努力做一個不那麼俗氣的女人。可是,事與願違,我一直不急不慢的走在俗塵女人的道路上,彷彿永遠不會變了運行軌道的星球。我想,我是太懶了,懶得改變。或許,我會在這樣慵懶的狀態下直到死去?誰知道呢?我但願我能夠這樣一直慵懶著。我是胸無大志的女人。

其實,我想我是沒有資格說三道四的罷?對於《我的前半生》。原因很簡單呀。——就是上面我說的,亦舒的作品我一部都沒有看過,甚至一個字都沒有,而且就在電視劇《我的前半生》之前我連亦舒寫過什麼都不知道,也不對,還是知道一部的罷?《喜寶》。那還是因為我的一篇文章,「獨步無塵」留評論說到「喜寶」我才知道了有一個「喜寶」,彷彿是一個類似於男人夢想女人的女人?人生得美麗,又有才氣,又能幹,而且好像還很仗義深情?我沒有看過,不知道,所以假若有什麼錯誤也是可以被原諒的罷?反正呢,喜寶應該是一個滿足了男人對女人全部幻想的完美的女人罷?哎喲喂!假若我是男人,遇上個喜寶,我也會要她的罷?當然,我必須要有能夠要她的資本。——不是隨便什麼男人會被喜寶愛上。喜寶愛上的男人一定是優秀的男人,是所謂精英也。而直到此刻,我也依舊沒有看過《喜寶》,倒是訂購了,但是AMAZON已經連著兩次更改了郵寄的時間,彷彿很搶手?我也並不著急,假若真的不耐煩了,取消訂單也就取消了,我沒有那麼強烈的非讀不可的慾望。當然,我也沒有訂購別的亦舒的小說,(亦舒是只寫小說呢?還是除了小說還有散文什麼的作品?我不知道,)包括《我的前半生》。但是為了嘮叨這點子話,我到底還是上網查詢了一下。——

網上的簡介還真的是簡介哦。:)非常簡短,幾句話就把一部長篇小說打發了:「一個三十幾歲的美麗女人子君,在家做全職家庭主婦。卻被一個平凡女人奪走丈夫,一段婚姻的失敗,讓女主角不得不堅強,變得更美麗,有了事業,最終遇見一個更值得愛的男人……亦舒的故事敘述,重點在主人公應對生活裡事件的心理細節描寫和心路蛻變的過程,讀者在她活靈活現的敘述中,跟隨故事的發展和小說人物的喜怒哀樂,同樣地也得到了一些對現實生活感悟和思考。」

嗯,應該是蠻勵志的故事,中年女人,也或者可以說是準中年女人的勵志故事。(按照WHO的新標準,2555歲以下都是青年人,25歲以前是少年?還是我記錯了?25歲的青少年?這有些滑稽哦。)準中年女人其實是一群非常具有魅力的女人罷?至少在我看來,準中年女人是魅力無窮的,——成熟的水蜜桃當然是最誘人的呀,不是嚜?當然,《我的前半生》裡的女主角,那個準中年女人,子君,在一開始的時候卻彷彿並不怎麼可喜可愛?雖說她也確實是一顆美麗的水蜜桃。因為我沒有看過小說跟電視劇,好像電視劇跟小說又是兩回事情?我看見有人說雖然同名,但是電視劇不過是披了小說的皮罷了,小說遠比電視劇來得好,來得有深度。我都沒有看過,不好說三道四到底哪一個更好,但是我想女人,中年女人勵志的話我應該可以說幾句罷?畢竟,對於女性的獨立似乎一直都可以引起來很多很多的話可以說。

我記得以前看大陸的一本發行量超級大的雜誌《讀者》,一篇非常小的文章令我印象深刻。那是一篇採訪山口百惠的文章,記者問山口百惠隱退嫁人做全職太太會不會有心理上的負擔,畢竟從演藝界全身而退就意味著她不再有經濟上的收入了,也就是說她以後經濟不獨立了,對於一個沒有了收入的經濟不獨立的女人會不會有情感的擔憂呢?山口百惠告訴記者她不會。首先,她認為家庭是丈夫跟妻子兩個人支撐才能完整的整體,其次,她認為對於女性來講,定重要的不是人們習慣認為的經濟獨立,而是情感跟人格的獨立。山口百惠說她覺得只有人格跟情感獨立的女人才有可能經營好自己的家庭與婚姻。而一個人格與情感依附在他人身上的人,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都無法獲得真正的幸福。當然,因為過去的時間太久了,或許我的記憶有錯也未可知,但是我能夠記得的是當時我看見這小文章的時候還是蠻吃驚的,畢竟,好像從小我接受的教育就是女人要自強獨立,尤其是一定一定要經濟獨立,因為經濟不獨立,無論如何最後會淪為男人的附屬品,而男人呢,彷彿個個都是靠不住的,所以,女人一定要獨立,經濟獨立,而經濟獨立了才能夠獲得想要的一切,包括幸福。當然,這樣說也沒有問題,畢竟,物質基礎決定上層建築嘛,我唸中學學政治經濟學的時候政治老師就這樣教我們的。那時候我學的稀里糊塗的,因為沒有切身感受,也無法理解怎麼就物質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了,但是也並沒有妨礙考試,背書誰也背不過中國人,70多年以前張愛玲這麼說過。:)所以,山口百惠的話令我有些吃驚,吃驚之餘也就不免多想了一想。而這一次,藉著這麼火熱的電視劇跟亦舒,我又想了想,難免就有話想要說了。

中國女人很有魅力,這應該沒有太多的疑問罷?好像前兩年網絡上還有過一個關於「中國男人配不上中國女人」的討論?抑或說爭執,卻到底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最後變成了一處鬧劇?我是只聽見說有那麼樣的一個討論,具體他們都討論了一些什麼我不知道,因為我對這樣的話題沒有多少興趣。男人配不配得上女人最後還不照樣該娶的娶了該嫁的嫁了,有什麼好討論的呢?果真覺得不配不嫁不就得了。當然呢,有這樣的爭論是不是也說明現如今的中國,相比較起來,女人要比男人出色優秀?誰知道呢,出色優秀的標準是什麼?經濟獨立?事業成功?就好像《我的前半生》裡的職場女精英唐晶,是叫這個名字罷?小說裡有唐晶嚜?還是只電視劇裡有?反正唐晶,我看有很多人,女人,說唐晶是她們最喜歡的人物,可是唐晶似乎感情上蠻失敗的?她失去了她愛的人,因為她的愛人後來喜歡上了她的好朋友,閨蜜,就是女主角,子君。唐晶為什麼失敗了呢?方方面面來看,唐晶都應該是優秀的呀。我瞎猜一下罷。——


我總覺得這一個唐晶給我的感覺是她在情感上多少不自信,她對她的男朋友,等了她十年?好像是罷,反正,唐晶跟她的男朋友往來了十年而沒有結婚,雖說她男朋友求過幾次婚,她都在猶猶豫豫當中將結婚的可能性變成了零。唐晶對她的男朋友彷彿沒有太多的信心?雖說她可以在其他的女人跟前那麼霸氣,挺著胸脯子說她的男朋友不會娶別人。這樣霸氣的對待了情敵的唐晶卻無法肯定她的男朋友的情感,這多少也有些匪夷所思罷?至少我好像不大能夠理解這是一種什麼情感。如果真要說個理由,那麼我是覺得唐晶不是一個情感獨立的女人,雖說她的經濟那麼那麼的獨立,但是情感她多少是有些依附她的男朋友的,而或許也正是因為她的情感的依附才讓她的男朋友面對她的時候那麼樣的意氣風發,一直都有一種高高在上的居高臨下。這樣的情感標配自然不舒服,唐晶失去未婚夫也在情理之中。當然,唐晶或許也多少反映出來一些如今中國女人的窘境?經濟雖然已經完全獨立了,但是情感跟人格未見的就是獨立的,也正因為情感跟人格的不那麼獨立,所以才會在跟男人交往上有一種患得患失,所以才會在面臨婚姻的時候不自主的流露出來莫名其妙的恐懼感。當然,說到底,還是因為中國的男人,不管受過什麼樣的教育,都多少會有一種居高臨下的感覺,在女人跟前。這也令女人感覺不安全。於是,一種博弈,最終導致男人女人之間互相沒有安全感,婚姻也總是帶些交易的成分,想想看,也蠻可悲的,卻又可笑。從前,似乎交易的婚姻沒有如今這樣的多?唐晶跟她的男朋友,不過是交易失敗了而已。在我看來。這卻又是如今中國的女精英們的一個難以啟齒的痛點罷?我是這樣以為的。

子君?我不想說什麼。小說裡假若作家不把她設置的貌美如花,而把她設置成簡愛那麼樣的不起眼的女性,她可否能夠涅磐重生呢?而且還再次收穫相比較第一婚時更絢麗的愛情?不能夠想像。當然,作為文學作品,女主角往往都應該是要美麗的罷?我自己寫小說也不能夠免俗,《清歡》裡的綠茉就是非常美麗的女性,好像那裡頭的男人多多少少都對她有些喜歡似的,其實,這不過是作為寫作者對自己創作的人物的喜愛罷了。我自己喜愛綠茉,自然要給了她一個美麗的樣貌,而她的美麗也令她是一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人兒,所以,即便綠茉遭遇了不幸,依舊可以有一個好的結局,就因為我不想看見美好被毀掉。我想,亦舒也同樣罷?據說,亦舒筆下的女主角都是美麗的?而女人美麗是定重要的。不是有人說嘛,美麗的女人即便犯了錯都容易被人原諒。所以,《我的前半生》裡的子君,假若她不美麗,或者她不會翻身?誰知道呢?有時候,一個人走運不走運似乎跟樣貌也沒有太多的關聯?中國人的世界裡,不大容易出來一個簡愛。所以,子君必須要美美的,這樣才會引起來一種廣大而樸素的認可跟喜愛,繼而令人嚮往,從而勵志。當然,我覺得罷,即便樣貌不美,一樣可以勵志,不是有說嚜?「相由心生」,心裡頭強大了美麗了,自然而然的,樣貌也一點點的會有所改變罷?自信的女人最美麗,不是嚜?不必要人人都是子君的模樣兒,但一定都是子君的自強自立。當然,能夠遇見個精英的男人幫助更好。:)

我在網絡裡找了一大堆《喜寶》中的「名言」,只錄下一句,這一句似乎最著名?——

「我要很多很多的愛。如果沒有愛,那麼就要很多很多的錢,如果兩件都沒有,有健康也是好的。」

當然,我看文章還說,女人,怎麼對待閨蜜,也實在是一個問題。我只想說,人性不能夠試驗的,不管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都不要試驗人性,會輸得很難看很難看,而且沒有一個贏家,而且,假若有人拍著胸脯子說TA贏了,我也會覺得TA不過是嘴硬罷了,逗你玩兒的,不認真作數的。不信,偷偷看,TA保證會在人背後呲牙咧嘴的。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