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宋詞一闋之八聲甘州

2020-11-26 14:47阅读:

依湄湄

湄。

关注
宋詞一闋之八聲甘州
(網絡來圖)
王國維先生在《人間詞話》裡講到周邦彥的時候頗有一些遺憾的聲口寫了一句:「美成周邦彥詞深遠之致不及歐歐陽修、秦秦觀,唯言情體物,窮極工巧,故不失為第一流之作者;但恨創調之才多,創意之才少耳。」王老師這句話雖然也是在誇讚周邦彥,可是又多少透著些遺憾似的,——創意比創調更難得,所以,雖然周邦彥是第一流的作者,終究無法與那些大詞家比肩,也不能不說是「詞中老杜」的一樁憾事罷?而且,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同樣是首創了很多新調的柳永不但創調之才多,創意之才更是不少,只是,或許是王先生對柳老師的人生經歷有看法,所以連帶的對柳老師的文學才華都不那麼認可了,非但不將柳永列入「有篇有句」的詞人行列,甚至還給出來這樣的評「余謂:屯田柳永輕薄子,只能道『奶奶蘭心蕙性』耳。『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等語固非歐公歐陽修不能道也。」王老師對柳先生實在也是有一點太嚴厲了,畢竟,柳三變那天縱的才華豈是尋常人所能企及的?可是,轉念一想,柳永給王先生如此輕看了也實在沒有什麼好辯解的,——自己的行為不檢點,又如何怪得了別人輕看了自己?也是要為柳永嘆息醫生的罷?

當然啦,嘆息過後依舊還是要為王先生將柳永排除在「有篇有句」的詞人之外有一些不忿,——《人間詞
話》裡有這麼一句:「唐五代之詞,有句而無篇。南宋名家之詞,有篇而無句。有篇有句,唯李後主李煜降宋後之作,及永叔歐陽修、子瞻蘇軾、少遊秦觀、美成周邦彥、稼軒辛棄疾數人而已。」這一句話裡不看見柳永的名字,而在我看,李清照都應該是能夠被列入進去的,少了他們兩個就無法做到完全的令人信服的「有篇有句」的詞作,不信,就看看柳永的這一闋「八聲甘州」罷,真真是一篇「有篇有句」的詞。當然,「八聲甘州」是柳永創調的詞,後來也有蘇軾、辛棄疾寫出過極佳的詞,終究柳永的詞是整體。——

八聲甘州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悽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欄杆處,正恁凝愁!

此一闋詞,詞人落筆便是一派雨後澄澈的氣高氣爽:「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是喔,閉起眼睛想像一下,黃昏時分,剛剛下過雨不久罷?水天一色,而一個「對」字也真的是直寫出來了一種王國維先生最看重的那個詞:「境界」。是的,這起首一個「對」字就將「登臨總目,望極天涯」的境界寫了出來,真是好!往下看,真是一步緊似一步的好下去,直至有人評說的「境界全出」。——「漸霜風悽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因為起首詞人寫出來的是一派澄澈清明,怎麼才能由景轉到自己的情緒上頭?詞人不慌不忙,先用「漸」將霜風引入秋冷,然後到關河冷落,再到夕陽殘照當樓,引得讀者一步步走進一個悲秋的境地裡。這是一個廣角的角度,大而且闊。柳永的厲害在於,他可以立刻不著痕跡的將這樣的闊大拉到細微的眼前,——「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全部是眼睛看見的深秋的景緻,蕭索了無生機,而一個「休」字又給了人多少的感慨憂傷!再往下「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就是一種百感交集的複雜心情了,叫人想起來李後主的「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了。那樣的百感交集,也只能夠意會而無法言傳,一種大悲傷的情緒罷?卻戛然而止,由人自去體味。轉入下闋。

下闋開始就告訴人知道詞人此刻是在登高,又與上闋開篇的「對」字遙遙呼應,還真的是寫得妙!只是呢,這裏一個「不忍」又多了一番曲折,一番情致,也讓人對此人的憂愁有了一份明白,——「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故鄉遙遙不可及,可是思鄉之意卻綿綿不絕,只是這樣的鄉思卻又是因何而起的呢?——「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原來是有一個人兒在那邊廂的呀!只是,任憑佳人看了多少遍,終究都沒有看見詞人的蹤影,真是一個愁。可是這樣的愁又真真兒的是一種相思,兩處閑愁,——「爭知我,倚欄杆處,正恁凝愁!」哎呦!這真的是寫得好!兜兜轉轉,轉到最後「倚欄杆處」終究是歸到了樓上,讓人知曉了詞人是在雨後登樓遠眺,暮色蒼茫底下,孓然一身的詞人,看到的秋景與想到的佳人,一時間令詞人百感交集,卻又不直抒心臆,而是轉啊轉,最後方才轉回到一個相思上頭去,就勾起來人心裏的百般滋味了。真是妙!所以有人說:這樣,柳永的這一闋《八聲甘州》終成爲詞史上的豐碑,得以傳頌千古。所以,柳永的詞怎麼能夠不是「有篇有句」的呢?王老師那一句《人間詞話》裏的話實在是應該有柳老師的名字的啊。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