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大寒須遣酒爭豪。

2021-01-19 09:47阅读:

依湄湄

湄。

关注

是呀,冬天有冬天的喜悅無限,尤其在冬季將要盡頭的時候,彷彿人們更是歡喜非常?——冬天盡了,春天就到了,一個新的開始,希望期待的新輪迴。是呀,到了大寒,就是立春了,春天真的近在眼前了。大寒,最後的冬天時日,《綬時通考天時》引《三禮義宗》這樣說大寒:「大寒為中者,上形於小寒,故謂之大……寒氣之逆極,故謂大寒。」大寒彷彿是最冷的時節?可事實上,卻是小寒最冷?Anyway, 不管是小寒還是大寒,反正都是最深的冬天,一年中最寒冷的時節。只是,大寒不同於小寒,大寒緊接著是立春,真真是那一句:「冬天到了,春天還會遠嗎?」大寒雖然冷,但似乎人們已經看見了春天的腳步了,希望滿滿。

俗話說:「花木管時令,鳥鳴報農時」,花草樹木、鳥獸飛禽都是按照季節活動。也是,我的小時候,每年的天空裡總能夠看見春來秋去的鳥群飛過,而每每鳥群飛過就是小孩子們最快樂的事情之一,至少我是那麼滿心喜悅的看著天空裡飛過去的成群的飛鳥,雖說秋天的時候不免會有些淒惶的感覺,因為鳥兒飛走就意味著寒冷的冬天要來了。可是,春天的成群的飛鳥一定是無比歡欣的,因為要春暖花開了。當然,大寒節氣裡是不看見多少飛鳥的,麻雀倒是幾乎天天都看見的,只是,那辰光,麻雀被列為「四hai」之一,所以即便看見了耶並不多麽令人歡喜,尤其是麻雀又長得灰不溜秋的,儘管無比機靈無比敏感,叫起來卻是「嘰嘰喳喳」的,彷彿更增添了人們的煩惱。現在回想起來,卻突然發現冬天的電線上,排隊似的棲息著的麻雀們彷彿一個個五線的音符,給冬天的灰色基調增添了一些些音樂性。麻雀,如今也已經成為了可愛的鳥兒了罷?至少我現在看見麻雀也會歡喜非常。


大寒,中國的古人給大寒分了個候:「一候雞乳;二候徵鳥厲疾;三候水澤腹堅」,這說的就是到了大寒可以孵小雞了,這是新的生命的喜悅呀,所以,大寒雖然是極深的深冬卻是孕育生命的開始,多麽好,不是嚜?新的生命就是希望呀。而大寒時節即便天寒地凍,對於人們而言卻是又有無限的樂趣,因為溜冰、滑雪都令人歡樂非常。當然,我素習不愛動,對於冬天更是不喜歡,所以,溜冰、滑雪什麼的,雖說旁的人喜歡的不要不要,我卻是從來沒有嘗試過,自然耶無法體會多多少歡喜來,但是看看花樣滑冰倒是一種極快樂的享受。而在南方,到了大寒時節還有三個花信風候:「一候瑞香,二候蘭花,三候山矾」,此三候出現,便是大寒開始之時。蘭花我是知道的,瑞香、山矾不大清楚,於是google了一下,才知道瑞香花、山矾花都亦是花開得很美很美的花。大寒時節竟然會有那麼美麗的花啊,可見大寒冷雖冷,卻依舊能夠冷得美麗。我願意這樣子想。

當然啦,到了大寒,距離中國年就不遠了。「小寒大寒,殺豬過年」、「過了大寒,又是一年」、「大寒到頂點,日後天漸暖」,……這樣的諺語也是多,可見大寒是跟年節以及希望聯在一起的罷?而我想,春節,是小孩子最期待的節日之一罷?反正我小的時候對春節是很嚮往的,而且從進入臘月就開始期待新衣服新鞋子以及壓歲錢了。當然,物質不那麼豐富的年月裡,孩子的想像力也是相對貧乏的罷?可是依舊有想像力,已經足夠了。到了大寒,似乎沈睡將醒,一切都是新的了,真真是無限的希望,在前頭。多麽好,不是嚜?

中國文化深厚,節氣裡頭滿滿的都是文化。大寒亦然。當然,中國闊大,各地有各地的風俗習慣,大寒節氣,各地的風俗也不盡相同,但是總有一些是一樣的罷?「尾牙祭」是其中之一。我在網上查詢到這樣的介紹:「尾牙源自於拜土地公做『牙』的習俗。所謂二月二為頭牙,以後每逢初二和二十六都要做『牙』,到了農曆十二月十六日正好是尾牙。尾牙同二月二一樣有春餅(南方叫潤餅)吃,這一天買賣人要設宴,白斬雞為宴席上不可缺的一道菜。據說雞頭朝誰,就表示老闆第二年要解僱誰。因此一些老闆一般將雞頭朝向自己,以使員工們能放心地享用佳餚,回家也能過個安穩年。」多麽有趣的習俗,不是嚜?當然,雞頭朝向自己,也顯示了老闆善待員工的心。如今,可還有「尾牙祭」,可還有將雞頭朝向自己的老闆嚜?希望依舊有。

當然,中國人素來講究養身。到了大寒,因為冬天將盡,春天即將開始,所以,大寒節氣的養身也不能夠再似小寒那麼樣了。大寒的養身以滋補減少,而升散性的食物要多吃一些,比方說好多人會吃八寶飯。當然啦,雖說不能夠大量的滋補,大寒到底還是冬季,所以,羊肉也依舊是大寒時節裡的美味。一道「羊肉燉白蘿蔔」一定是大寒節氣裡的應時應景的佳餚。我就在超市裡買了上好的羊肉,以及白蘿蔔,準備清燉一鍋「羊肉燉白蘿蔔」。想起來彷彿會流了口水出來的?哈哈哈。大寒時節裡依舊是有很多的快樂的喔。

中國歷朝歷代的文人總是會在各樣的時節裡寫下詩詞歌賦,關於大寒節氣的詩詞也不少。為錄一首宋朝詩人的詩,當然,為不知道文同是什麼人,但是這一首大寒詩我覺得很好。

和仲蒙夜坐 文同

宿鳥驚飛斷雁號,獨憑幽幾靜塵勞。
風鳴北戶霜威重,暈壓南山雪意高。
少睡始知茶效力,大寒須遣酒爭豪。
硯冰已合燈花老,尤對群書擁敝袍。

尤喜「大寒須遣酒爭豪」一句,雖說我不是男兒郎,但是感覺無限豪情,好不暢快。這,或許方是大寒時節應該有的?一笑。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