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伟是个小人,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2017-12-05 08:12阅读:
范伟是个小人,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不成问题的问题》是国内小成本电影的又一典范,螺狮壳里做道场,小成本、不小气,形式上做裁剪,少特写,只切中景,大面积留白和剪影,音画都很出彩,冷冷的小幽默使人忍俊不禁。仅仅江边、茶楼、股东家、树华农场几个小场景,就把海派财主、富家小姐、帮闲姨太太、伪知识分子、农场管理者、农民、海龟高知等几组人物,在抗战时期避世大后方的心理特征描摹得活灵活现,
看完电影还是有些悲凉,片子富含了职场政治学,流氓腹黑学,是中国问题大缩影,像是所谓“厚黑学”的另一种演绎,即,会做事不如会“做人”,动脑筋做事,不如动脑筋“做人”,脸皮厚,黑心肠;故事可以简单概述为,高情商本地土鳖主任联合流氓学生赶走新任职的海归改革派,取得胜利果实后,顺便借刀杀人把流氓学生打入了大牢,实现清君侧,继续大腹便便衣食无忧。
可能很多人不会同意范伟主演的丁务源是一个“小人”的角色,因为我们常常在班级里、单位上、亲戚中看见这类聪明、灵活,所谓高情商的人,似乎无公害,性格很好,处事灵活,能应变各种事儿,不会轻易流露机心,也不会轻易同人交心,人人喜欢这种“懂事”的人,他们是人际关系中的润滑剂,能在鞍前马后有效化解难题和尴尬。
范伟是个小人,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电影开始丁主任在镜子里跟自己打躬作揖,笑脸相迎,自然娴熟地磨练演技,就揭示了这个人的性格:欺上媚下,滑头奸诈。
“高情商”本质上是办公室政治的延伸,伺候好上面,打整好下面,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体现在范伟主演的丁务源身上,除了所谓精明、滑头,还有中国人本性里的虚伪和不愿吃亏的务实,所以明面上吃亏,暗地里都要狠狠地掰回来。
丁主任在姨太太们牌桌上输钱,回到农场要从民工身上盘剥回来,这里已露出坏的本质了,发工资时他为工友
们捎回来的东西,真的不是白捎,是有心计的盘算。所以,农场赚不赚钱,还真不好说。
类似故事,在90年代的《背靠背,脸对脸》《一地鸡毛》《混在北京》等影视剧里看过,想升官的,想自保的,想谋权的,都在用“高智商”的手段左右逢源,知识分子厚黑起来也不比丁务源这类人差,文人相轻,小性子,好排挤,最好收买,利益面前丑态毕露。
范伟是个小人,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这样的事情,古代有,民国有,今天可能更多,比如前几年流行的官场小说,大家想看的显然不是正义战胜邪恶的正能量,而是类似丁务源这样曲径通幽的为人处世手段。
施展权谋术,通过内斗上位,掌握人性幽微部分借机行事,让自己获利,立于不败之地。这些都是中国历史上常常演绎的故事,《不成问题的问题》只是管窥一豹,虽然争夺的只是一个农场主任的位置,抢夺的只是一份活着的资源,幽暗人性在他们身上的流露已经足够有代表性。老舍的原著小说只是千余字短篇,多为叙述性的白描,想象空间很大,电影成功地保留了这种精髓,实现了神似。
丁主任在城里牌桌上输给了太太、小姐们,回来后再从工友身上赢回来,他是早有这个算盘的,不轻易让自己吃亏。所以,慢慢的大家形成了一个互利的共同体,民工们跟丁主任打牌输了,吃亏后,就偷菜、偷鸡鸭鱼去换钱,丁主任什么都懂,这些都不是问题,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人精的存在让世界变得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坏呢!
范伟是个小人,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股东太太,丁主任,民工,三者之间其实是食物链的“上供”关系。丁主任在牌局上、在重大节假日摆平股东太太、小姐,太太和小姐就给股东们吹耳旁风,摆平不盈利、换主任的问题,民工在牌局上、在发工资时对丁主任表示效忠,就可以自由偷懒、偷窃,所以农场是亏了,这三级关系里的人,基本是不亏的。股东太太、小姐有瓜果吃,有消夏纳凉地方可去,民工也活得下去。破坏这种关系的是新来的海归主任尤大兴,和带着流氓性质的伪知识分子秦妙斋。
丁务源确实是个小人,作为受聘于股东的职业经理人,不搞好本职工作,不能盘活农场资源,可以算是无才,或者无能;另外一点,就是作为地头蛇的本尊,从心里上不能接受比自己能干的人,这是某种程度上嫉贤妒能,别人倒了,自己才能好好的活儿,只有新主任走了,他才能继续维持以上的三角关系,也是一种坏。
范伟是个小人,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不知道新主任尤大兴到任那几天,被解除职务出走的丁务源经历了什么,至少他是想明白了一些道理,而且朝着越来越阴暗部分疾驰。秦妙斋以莫须有的方式发动农民罢工、示威,向股东施压,最终挤走了海归回来的技术派尤主任。
事情并未结束,明眼人都看得出,丁主任恢复原位后通过小小的手段,让宪兵来抓捕“汉奸”,清除了祸头子秦妙斋,借刀杀人可谓高招,其实,头天晚上在胜利者的狂欢宴席上,丁主任跟秦妙斋对话时就动了这个心思。
估计秦妙斋本人都没想到是被丁主任出卖的,这是所谓高情商的人最恐怖的地方,玩弄权术易如反掌,要黑化,要变坏,都是分分钟钟的事情,反正演技好,正面是好人,反面是小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关键时刻心狠手辣,还可以扮演乖乖羊,假装受害者。
范伟是个小人,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丁主任清除秦妙斋的理由肯定是历史上屡见不鲜的“故伎重演”,一开始大家联手对付共同的敌人,革命成功后,面对胜利成果,当权者的不安和防范意识出现了,你秦妙斋可以发动群众打倒尤主任,反过来哪天一言不合也可以打倒我丁主任,所以未雨绸缪,先下手为强,除掉心头大患是首要任务!
老舍的小说是有批判和讽刺的,他在原文里说“树华农场恢复了旧态,每个人都感到满意……到了夏天,葡萄与各种果树全比上年多结了三倍的果实,仿佛只有它们还记得尤大兴的培植与爱护似的。果子结得越多,农场也不知怎么越赔钱。”
从今以后,管它外面炮火纷飞,日本人的飞机轰炸山城重庆,树华农场依然是世外桃源,股东太太,丁主任,民工依然维持三级关系,农场还在亏本,也不是问题,可以继续蚕食。大家忘记了尤大兴,忘记了秦妙斋,世界依然是一个大大的酱缸,大家泡在里面,活得很自在。
范伟是个小人,是不成问题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