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诗歌的经验和技艺

2019-08-13 05:22阅读:
简论诗歌的经验和技艺 苗雨时
诗歌的经验和技艺是相生相成、相得益彰的。没有技艺的经验是原始的、粗糙的、肤浅的,结晶不成美的存在。同时,馈乏经验的技艺,也是表面的、外在的,犹如纸做的花朵、蜡制的苹果,缺少生机和活力。诗歌品质的高下,最终取决于经验的深度、技艺的精度和两者泯化为一的完美度。
当前的诗歌写作现状,经验和技艺,似乎都是弱项。现代人的生存经验,由于市场经济条件下的消费主义澎湃,造成了物质挤压精神、灵肉裂变、人性异化,人们陷落于此种旋涡中挣扎、奔实、惶恐、无奈……。然而,这还只是普泛的现象,对于不同的个体而言,必然会有各自独特的噬心的感受和体验。此种个人化的生存经验才是诗歌生长的真正的土壤。而诗人对自我生存困境的漠视与麻木,感觉不到生命之痛,正是诗歌不能枝叶茁壮的根本原因。
当然,这也与对诗歌技艺的轻忽与随意有关。特别是受不负责任的口语诗的影响,有人误认为,怎么写都是诗,空口说白话,电脑打回车,都是写诗的不二法门。孰不知技艺是一首诗的生命。因为技艺不仅以它的秩序感和平衡力凝聚、深化、整合人的生存经验,而且能够把经验提升起来,做审美观照,使诗由真实性而成为美的凝结。技艺的有效操作,可以把人生经验磨砺得更加精深而独特。
关于诗歌的技艺,分两个层面、两种能力:词语技巧和整体建构。词语技巧,主要指对诗歌局部、细节、具体意象的处理,包括措词、句法和各种修辞。词语运用的要求是“唯陈言之务法”。对事物和意念,要有准确而清新的命名,同时充分发挥词语的象形与独立的效用。但我们的写作,常常是灵感袭来,万态竞萌,跃动各种新鲜的感觉,然而想提笔作诗,却有那么多现成的语汇、庸常的思绪,齐集笔端,无意间,把你引向轻车熟路,写出来的东西,与你最初的感受南辕而北辙。一首好诗的词语技巧应该体现在,它的遗词造句,它对意象与细节的语言表述,都是崭新的、奇特的,涌动着诗人心灵的搏动和活力。这样的语言,是个性化的、真正诗的语言,也是自我生成的语言。
而整体建构,对诗歌而言,则是更本质与深刻的艺术技巧。它不只是处理局部、细节和单个意象,而是把诗歌的各种要素,综合起来,作为一个整体,予以梳理和把握。诸如,切入点的选择,核心意象的设置,主
导情致的聚焦,各个部分与细节的虚实、疏密的安排,词语之间的相互牵制与关联的厘定,尤其是诗思远转的动态性、节奏感的掌控,整个艺术秩序的编织,以及前后的照应,气韵的灌注,等等。这一切,都是为了使诗歌成为一个与生命的有机性特征相似与同构的、不断成长着的艺术结构形式。
这种艺术结构的基本特征是:内敛与开放。内敛,是有序,完整,独立自足;开放,是与外界的信息交换与镜相延伸。二者相反相成,保持适度张力。完全的内敛,没有触发,缺乏升腾,不是好诗;没限制的开放,也如断线的风筝,不知所往,成不了佳作。内敛与开放的统一,才能使诗歌从个别走向一般,从有限飞往无限,形成诗的深邃的艺术空间。
诗歌技艺的两个方面,一方面是词语的新奇感与差异性,不同于他人诗歌,造成了诗的个性化的凸显;另一方面是诗歌建构的平衡、和谐与完美。这种同一与差异、细节与整体的双重运作,成就了一首诗的丰富性、独特性和统一性。也因此形成诗人自己的艺术气象和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