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诗歌写作的“六无”

2019-10-05 14:42阅读:
当下诗歌写作的“六无”
雨时诗歌工作室 苗雨时


、无酝酿写作


诗歌的生成,从灵感的发现,经过运思、炼意,到话语定型,是需要一定的艰苦酝酿过程的。不可能一蹴而就。陆机在《文赋》中说:写作的酝酿是“精骛八极,心游万仞”,是“情曈昽而弥鲜,物昭晰而互进”,然后是“选义按部,考辞就班”。现在有些诗,写得太快,不经历冥思凝想,见什么写什么,即兴即止,现炒现卖,由于没有审美沉淀,缺乏艺术思维,难免速生速灭,不可能有恒久的艺术生命。


二、无深度写作



诗歌立意,要“新”、“精”、“深”。新,是独特、新奇;精,是精微、含蕴;深,是不单薄、有深度和层次感。尤其是深,诗的文学深度品袼,给人的影响,不是一时的激动,而是久远的浸润。而当下某些诗,多写身边琐屑,寻常物事,拉拉杂杂,平平淡淡。笔触只在生活表面滑行,偶有感悟,也浅尝辄止,且多为类聚化反应。日常生活没有灵魂在场,平凡中缺乏伟岸和高贵。既无历史想象力,也欠缺深入生命体验的语言搏斗。留下的只能是一地鸡毛。……


三、无难度写作


诗向来是创造性的。苏珊.朗格在《艺术问题》一书中说:“当一个诗人创造一首诗的时候,……不单纯是为了告诉人们一件什么事情”,“总是要使被陈述的事实在一种特殊的光辉中呈现出来”。而这种特殊的光辉就是美。美的创造是有难度。它应在个体生命体验开掘的基础上,致力意象营构、话语编码和艺术表现的完形。但无难度写作,则简易,随便,毫不费力,没有一点爬坡观念,写那儿算那儿,电脑敲回车,轻松、愉快。这样,很难写出好诗和佳作。


四、无标准写作


诗之为诗,是有它基本标准和规范的。首先它是诗,而不是非诗。即具备诗的一些要素,如情思、意象和语言的图案排列等等。进而是艺术完整的好诗,有人生洞见、精神火焰的重要的诗,最高的是表现时代并葆有形而上品格的伟大的诗。诗的标准是梯次性的。无标准写作,毫无方向感和艺术追求,想怎么写就怎么写,写什么样都自认是诗。七拼八凑,散文分行,口沫飞溅。这一切,离诗相去甚远!


五、无技艺写作


诗歌写作,当然要有人生经验,但也要有技艺。光有经验而无技艺,成不了诗。写诗,是一种技术活,像工匠打造“金蔷薇”,精细敲击,或像人们擦拭银器,反复磨洗。技艺,是一首诗的生命。它不仅以秩序感和凝聚力使真实性转化为艺术的结晶,而且可以把生存经验粹砺得精湛和独到。有些人误解了“以我手写口”的说法,其实,它强调的是诗与心灵的关涉,而不是对技艺的否定。手怎样写,是大有讲究的。如果一味地平铺直叙,浅入浅出,没有细部的安置和整体编织,缺少必要的话语选择与各种修辞,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出优秀诗作的。


六、无痛感写作


当今时代,以金钱为轴心的物质逼迫精神的旋风,吹刮得价值迷失、意义虚无。人的生存,陷入道德沉沦、灵肉撕裂、人性异化的悲苦境地。置身于此种文化历史语境中,诗人承担着和大多数人一样的生命之痛。面对世俗生活的困顿,他应该以人本主义的理性的圣洁之光,照彻眼前迷茫的雾障。揭出病症,写出痛感。即使爱,也是带着疼痛的爱。无思想,不思想,麻木不仁,终日玩乐,不疼不痒。这样写出来的诗,不仅压低了人的价值和尊严,也放逐了以诗疗救时代生命之痛的艺术的道义和责任。这样的诗,写,不多;不写,也不少。

2016年2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