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云一样安详

2019-10-13 13:58阅读:
行云一样安详

薛梅


当轻赐予魂灵,重赐予骨肉
我和飞鸟一起
把羽扇之书
投影波心
水的静谧,以光色
日月纷至的光色
拥抱着我,消融于无形


我的血液,随着你的
环流,是天上
也是水中
眼神孕育着精灵
有故事里的
柳梢头
也有无邪的晨露


时间之外
我用心拨动着指针
像弹奏一件乐器
我安坐在那里
听不见风声,雨声
我的书页摊开着
一片洁净,像无字的曲谱


如云的心事
只唱出想唱的歌声





苗雨时点评

当生命既有灵魂不可承受之轻,又有肉体不可承受之重,两者融合,以肉体托举灵魂,不弃肉体,放飞灵魂,便成了人生的一种终极欲求。那么,就让“我与飞鸟一起”,张开羽翼,投影波心,被“水的静谧”与“日月纷至的光色”,所拥抱,所消融……
这样,我就幻化为一片云,“我的血液”,融入行云中,和云朵一道“环流”天水之间。而生命的“精灵”,则书写着爱情的故事----“月上柳梢头”和草木的新生----“晨露发荷香”……
置身宇宙的时间之外,自有我个体的精神时间,我拨动自我心灵的指针,像弹奏一架琴,“我安坐在那里”,不闻耳畔“风声,雨声”,一切皆为虚幻,我只读与领悟面临的“无字”天书……
如此,在时间的0度和空间的0度交汇点上,“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刹那句,天国与地狱、此岸与彼岸、沉沦与超越,同时聚于人自身。一生就是整个宇宙和全部历史!
这就是我守望的“如云的心事”和我生命只想唱出的“想唱的歌声”。
由此释题:《行
云一样安详》,“安详”,宁静雍容,气定神闲,而它像“行云一样”舒卷曼妙、韵致轻盈,氤氲着一缕优雅与高贵……,一种神情,一种心境,一种生命状态!
读这首诗,不能不令人想起稽康的名句:“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二者虽不能比并,但它们所表现出的饮吸自然万物于自我,生命与天地共感,却是一脉相承的。不仅凸显了诗人的精神自由,而且创造了深远的艺术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