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一个“游戏观”的大转变

2019-02-11 06:30阅读:
来一个“游戏观”的大转变
(不止于足球的足球反思之二十五)
来一个“游戏观”的大转变
每一种“游戏观”的转变,都是一次大解放,是社会人的大解放,也是社会的大解放。完成这种转变的人,则收获大超越、大自由、大自在。
我们先来看看足球游戏。
将足球比赛视为有限游戏,人们参与比赛就只是为了战胜对手,从而获得某种称号或好的排名。比如冠军、前三甲等等。称号是对胜利者的奖赏,这种奖赏具有独占性与永恒性。失败者没有获得奖赏的权力,某年某项赛事的冠军永远被记忆不会被替代。胜利者实现的不是游戏的继续,而是称号的延续。称号的所有权表示了大家的一致认同或无法不认同,特定的比赛永远结束了,不可能重新再来。这里存在着一个悖论:球员与教练追求的是结果而不是比赛过程,他们更渴望尽快杀死对手尽早终结比赛,从而让足球游戏失去其本来意义。球员与教练无法享受自己的参赛,只能在游戏结束之后的结果中感受片刻快乐或一时的悲伤。也就是说,参与者并不是参加属于自己的比赛,他们不过是一些用于比赛的重要“部件”。
如果把足球运动视为无限游戏,任何一场比赛都不是终点,也就没有结局;胜利或失败,不过是游戏延续中的一个节点。球员与教练能够尽情地以创造的方式享受比赛,并让足球运动与参与者一起得到成长,因成长得以自我发展与延续游戏。直白地说,因游戏好玩而尽情尽兴,因尽情尽兴而让游戏愈发好玩。观众的认可与外在的称号不过是额外的收获,有趣好玩本身就是收获,不需要到别处另去寻找。在这里,如果说有遗撼的话,那就是没有玩尽兴。
将足球运动转入无限游戏的“游戏观”之后,便没有失败者与胜利者,所有的参与者都与足球运动一道共同成就共同成长与共同快乐。
我们再来看看爱情的状况。
有这样一句名言,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许多爱情故事都以悲剧收场,大家不得不降格以求,接受爱情转化为亲情。亲情是“柴米油盐”与“锅碗瓢盆”,是相互扶持相互关照。爱情不能只是这些。爱情是“琴棋书画诗酒茶”,是激发与被激发,需要浪漫、格调与情趣,这需要付出极高的“无形资产”,总有一天有一方或双方不
堪重负,导致爱情暂时“歇业”。爱情终结,总有一方或者双方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必有一方或双方悲伤与痛苦,甚至会由爱转恨。
将爱情视为有限游戏,只有绝对拥有对方的身心才算得上收获。如果将爱情视为无限游戏,每一次触动对方或被对方触动,既是收获。当不能触动对方或不能被对方触动,失去了爱情的甜蜜,也不过是失去了在那一个人身上再触动再激发再收获的可能,并没有真正丢掉什么。她与他都必定还能触动别人与被别人触动,收获新的爱情。“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宽容你爱过或深爱的人“用同一双眼睛去看300个不同的风景”,或许有一天对方能够“用300双不同的眼睛看同一处风景”,那时候或许有缘在一起看细水长流。如果他或她永远只会“用同一双眼睛去看300个不同的风景”,硬留下这样的“爱人”,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在有限游戏里,爱情是矛盾的,一方面认为爱是正大无私的奉献;另一方面,一旦不能拥有对方,就会痛苦悲伤甚至仇恨对方;可奉献是不要回报的,何来痛苦与仇恨呢?这岂不是自己对自己的否定?岂不是对爱的否定?在无限游戏里,爱情不是拥有对方的身心,而是身心的被触动被激发。双方同时奉献又同时收获,彼此共同成长。爱情可能一时不在,但成长还在那里,不多不少;收获还在那里,无增无减。而这些成长与收获都将是爱情继续生长的质料,因此并没有悲剧产生的必然性。
在无限游戏里,爱情是没有坟墓的,因为爱情没有结果,只有过程;也没有终点,没有结局,没有资格限制,也就没有死亡。只有心在有限游戏中被遮蔽的时候,爱情才有结局有终点有死亡,才需要坟墓将其埋藏。
在有限游戏里,婚姻是爱情的过去对未来的胜利,让双方误以为赢得了恋爱的胜利;在无限游戏里,婚姻是对爱情的一个提示,告诉双方正在爱情的甜蜜之中。恋爱是在路上的游戏,婚姻只是一个路标。
有限游戏成就人的称号,人与游戏都是这个称号的工具。无限游戏成就人与游戏本身,这个成就本身成为不是称号的称号。两种游戏的“游戏观”不同,不同的“游戏观”成就不同的人生样貌。
恒大的“金元足球”,没有刺激出中国足球的雄起;世界名帅里皮,也已经无计可施、无心恋战。“南风”“西风”“东风”与“韩风”,啥风都不是中国足球的春风。是时候了,该觉醒了。中国足球是时候来一个“游戏观”的大转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