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商殇诡异(长篇小说连载)第一章高利贷核弹升空(上)

2019-09-11 12:23阅读: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商殇诡异(长篇小说连载)第一章高利贷核弹升空(上)
第一章 高利贷核弹升空(上)
珠水长流着,悄悄地绕着弯儿,像是酣睡中的婴儿。庞大的广州城把巨大的身影投给她五颜六色的路灯、彩灯、广告霓虹灯,撒给她数不胜数的花瓣儿、花朵儿、花碎片儿。在温馨的现代化的高楼大厦母亲的怀抱中,那匍匐在珠三角洲的水婴,流淌声就像甜蜜的呼吸,时隐时现的波浪儿类似沉睡时露出的微笑。
水婴沉睡着。
贯穿南北大广州的广州大道上,每夜都是车水马龙,灯火辉煌,由于禁鸣喇叭,来往如梭的车只能发出如禽鸟群飞时的声音,似沙沙的高山流水声。灯火虽然想把黑夜变成白昼,那不过是舞文弄墨者的遐想,最多是洒下一层柔和的光。压在水婴身上的像巨型钢板的大道,只不过是为水婴奏响着微声悦耳的催眠曲,轻轻地盖上利于恬睡的月华面纱。
水婴愉快地恬睡着。
与水婴为邻的那数不胜数的插入云端的高楼居所里,常常引以为自豪的广州市民们,同样享受着水婴沉睡的幸福。美美地睡吧,睡眠是人生一半的享受,可以让你在睡眠中忘却另一半白昼里发生的不快、烦恼甚至痛苦。沉睡的大千世界是梦里的天堂。夜里的广州人,在天堂里快乐地梦幻着。
在一栋靠临XX大道中不规则的四方形楼宇中,睡床中发出了重重的拳击声,接着是怒吼声,“咚”的一声,是人身体坠地的声音。凭借着相邻高楼路灯斜射进来的光,隐约见到发出声响的那张床上,一只手抓住了床沿,身子却斜挂在床边,大半身已触地面,而另一只手却捏成了拳头,拳背上冒出了击到墙上碰出的滴滴鲜血。房间的灯光亮了,是女主人被惊醒后按亮了灯。这是一对年近70的夫妇。女主人蹒跚着脚步,找到了止血贴。
“唉!真吓人,你怎么啦?做噩梦了?”
男主人费劲地坐回床上,眼神直愣愣地望着窗外,似乎麻木了,又像是刚经历了一场生死恶斗后的沉思状:“没什么,噩梦归噩梦,现实还是好的。”男主人说。
噩梦随着夜的消失逝去了。
天大亮了。男主人穿衣整装,在门镜里照了照,发现自己这些年来确实消瘦了很多,本来不高不矮的个头
,现在也好像变矮了;以往长圆的脸庞,如今变得上尖下尖中部瘦凹,纵横的皱纹仿佛一夜间爬满了以往被人称做童颜的皮肤,呈现出黝黑色。剩下的只有脊背依然挺直着!堂堂正正做人,他深信自己的脊梁骨一辈子也不会弯。
他收好一叠打印好的纸,装进黑色挎包里,顺手拉上拉链。他下楼了,出了停车场横着的画着黑白道的栏杆,回头看了一眼停车场耀眼的各式轿车,向大路边走去。
一辆的士缓缓停在他的身旁,最终他还是挥了挥手。的士绝尘而去。他继续向前走着,停在了公交站牌下。现在,他只能搭乘公交车了。他的小车早已离他而去,应急招的士也因囊中羞涩与他无缘。他乐观的自语道:“我现在搭公交不要钱,来去自由,好!”
上车后,拥挤的车厢里没有人给他让座,他同年轻的上班族一样,手拉紧公交车上的扶手,挺挺地站着,义无反顾向目的地摇晃着前进。
下了公交车,步行了百十米,就到了XX市公安局天河分局经侦支队。
他的得力干将、公司副总小溪已站在门口等着他的到来。小溪已将登记的所有手续办好,只等章总一到,门卫就放他们进去了。
分局大楼正门右侧,上了5级台阶后就进了侧门,迎接他们的是一字儿横放着的办公桌。
这天是2007年7月23日。
接警的民警很年轻,章总和小溪与民警面对面而坐。
章总有点气喘吁吁,他从黑色挎包里拿出了厚厚的、分订成册的报案材料,交给民警。
年轻的警官翻阅着。本着对老人的尊敬、对有冤屈的受害人的关爱、对党和人民赋予的使命的忠诚,专注地听着章总的陈述,并细细阅读资料。
民警发问:这个项目与你们无关,你们为什么要融资?你们公司又为什么要借高利贷来融资?
小溪解释说:其实是双方合作融资,对方融资的款项中,有一部分是给我们公司的另外一个项目用的。
章总说:那个骗子李文信说他已经给了投资方50万元的接汇手续费,我们公司也要出50万元,高利贷也是李文信找来的,说是借100万元,实际上只给60万元,另外40万元就是高利贷者索要的高额利息。
民警再问:明知是高利贷,你为什么要签字?打死你都不要签!
民警说的这句话正是小溪在知道此事之后对章总说过的话,只是小溪知道得太迟了,无法阻止也阻止不了。
民警无法确认此案是否能受理,他就拿着资料上楼请示领导去了。等了将近1个小时,民警回来了,说出了以下意思:
“高利贷的事已经有了民事调解书,说明你们已经承认合法化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只有当你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比如到你家骚扰、绑架等等,你就报当地派出所或110;至于说到茂名市茂港区法院,你可以到茂名市检察院或省检察院去控告,告他渎职罪;
“梁德荣写的100万借条,你可以去法院起诉他,如果他的公司和他的身份证是假的,那他就犯了诈骗罪;
“李文信的其他证据你们要赶快整理,你肯为他借钱,或者他以融资为名花掉你们300万元,那他肯定是你的朋友,不然你为什么那么相信他?我如果有300万给别人花,我就回家睡大觉了。
“总之一句话,这里的所有证据对你们都不利,你们回去想想,还有没有别的证据。关于高利贷事件中你写的那些借据,当时即使他们要打死你,你都不要写!”
最后,民警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融资,都是骗局,报纸、电视上报道过很多,难道你们没看到?你们两个人年龄加起来快100岁了,这样的事你们都相信?!”
小溪有点无地自容。这样的话,甚至比这更严厉、更精辟的分析的话,几年来,小溪不断地同章总说过,可惜章总从来不听。
章总的头终于耷拉下来,但身板仍挺着,他喃喃地说:“是他们逼着我写的借条,第1张中的100万元,其中40万元是高利息,第2张10万元,第3张30万元,都是到期后未还而产生的高利息,却逼着我写成是借本金的借据!”
年轻的民警无可奈何地说:“你这样写借据,给款人所在的法院已根据你的借据做了民事调解,我们也束手无策啊!”
章总有些麻木了,情景就像昨晚从噩梦中醒来那般。
小溪和老板灰溜溜地出了刑侦支队的大门,不知老板心情如何,反正小溪的心里凉透了!我们的法律存在不少的漏洞,明明受了极大的冤屈,却是连报案都不受理,至少预示着事情很棘手。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章总,是哪个公司的老总?为什么噩梦又偏偏找上了他?年轻的警官目送章总走出大门,忍不住搓了搓手,顺手还击了自己胸膛一拳。事实上,年轻警官对这位章总还是略有所闻的。上世纪90年代,就是他这位老共产党员、老宣传干部、老新闻工作者,创建了福寿乐和小精明两个区域性品牌,他自己也成为有突出贡献的知名企业家。民警相信章总的话,也想帮他,但所有的证据都对他不利,而他自己却为高利贷者提供了有力的证据。高利贷的背后又是一个接一个的经济诈骗圈套,那圈套本不高明,却重重叠叠,圈中有圈,套中有套,然而,章总能够提供的凭据充其量只是经济纠纷性质证据……
章总,很多人只知道叫他章总,却不知他的根底,也不知他下海创办企业的前世今生。他的真性情与他祖祖辈辈的粤东客家人一脉相承。他出生于中国历史上抗日战争全面爆发那一年。客家人就是那样顽强般的勤奋。父母虽是贫农,却能让他上了3年私塾,解放了,天变成了蓝蓝的天,他上了小学、初中,学习成绩是最优秀的,顺理成章地考上了高中。但父母供不起他读高中,他便出外打工。50年代能读到初中业就等于是秀才了。
他依然是人生一路顺风,参加了革命工作,从日日亲吻大地母亲胸膛的地质队员,成为党的一份子,党的宣传工作者,再到广州当了某局宣传处处长,并兼职某行业报驻广州记者站的站长、记者。性格决定命运啊,随着职务的升迁,舞文弄墨的他越来越较真。上个世纪80年代,整个中华大地刮起了改革开放的春风,而且风势越来越大,越刮越猛,越刮越求真务实,创出了发展就是硬道理,连《红旗》杂志都改名为《求是》杂志。
那年,为了一份经验材料的宣传稿,章处长与上峰终于撕破了脸,他觉得自己没有错。已经到了改革开放的年代,写文章还一味逢迎上头,虚假糊弄,那还能算是党的宣传工作者吗?!那时,他已49岁!人三十而立,五十而知天命,按人之常理,退而也要求个心安。当时,经济浪潮一辆高过一浪,他觉得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为人民为社会做贡献和体现自己不被上峰看重的品格价值,纸上得来终觉浅。惶惶不安之日,相熟的文化圈社科类专家、自然科学类专家免不了以茶会友,互排烦恼。谁也没想到,几天后他做出了令官场上人人惊诧的蠢举,上了年纪的人糊弄几年就可以给自己的人生画上圆满的句号,至少是衣食无忧,而他却义无反顾地辞职了!丢掉了比“铁饭碗”还钢的“党饭碗”,挂靠信中国有企业的广州分公司。此后,用高利息借来60万元,创办了福寿乐保健品厂,举起“不是高新技术不引进,不是国内外首创产品不开发,不是有特殊功效的保健品不生产销售”的旗帜,租部队的废弃仓库改造为生产车间(租赁厂房),骑着自行车,拿着自己起草的传单,到医院、诊所、药店等地推销福寿乐口服液,正当亲朋好友都为他捏把汗的时候,令人震惊的奇迹出现了。厂房门口,排满了提货的车队,经销商必须先付款预定,才能拿到产品。
你听听,只要章总一出现在工厂门口,就听到人们在喊:“章厂长,章总!”
“先给我货吧,我还要拉回普宁……”
“我要到湛江,更远,还是先发货给我吧!”……
“章总”这个称谓,在这个转型的社会露出头角了。
60万元的高息贷款中,他只用了45万元,一年后连本带息还清了借款,还盈利了100多万元!其中的奥妙,就是产品质量过硬,货如轮转了。40多万元转动10多次,不就等于四五百万元的总量投入了吗?
接下来,福寿乐保健品厂在章总的带领下,又打了一场不足四年的解放战争,连战连胜,征地建起了新厂房,购买了新设备,生产面貌焕然一新,员工队伍也日益壮大。经济战场的胜利,意味着财富在不断增长。当财富向他靠拢时,他首先想到的是共产党人的宗旨,就像他从来不允许员工叫他“老板”的称呼一样,最多只是叫他“章总”。这个“总”就是“总揽全局”的“总”,就是这支造福人类健康的钢铁队伍的总指挥,同时也是带领大家一道致富的总舵手。于是乎,每个员工都将自己的现金入股,公司再按员工工龄长短、贡献大小给与一定数额的配股,员工们几乎都成了公司的股东。从一个厂的基础上升为福寿乐保健品公司和药业公司。全体“老板”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有形无形资产迅速达到2亿!这是建厂七八年后达到的一个高度。企业也成了广东省、广州市的纳税大户,并赞助了希望工程,赞助全国、全省、全市的老年和少儿艺术团体,赞助了的各种名目繁多的公益慈善事业……章总也成了闻名全国的慈善家。
他毕竟是从事过新闻和宣传工作的,深知舆论的重要性和形成强大舆论的技巧,无需更多的时间,“福寿乐”这个为中老年人健康而特制的保健品和为儿童打造设计的“小精明”菇王口服液,就在经济腾飞的珠三角扶摇九天,并迅速向全国许多省市挺进,北京、成都、武汉、西安、浙江、江苏、福建、湖南等等都可以清楚地看见福寿乐和小精明的身影。
公司的员工,不仅年年可以分红,而且月月有奖金拿,工资福利不错,住有居所,行有车接送。市场经济和生产营销方式与集体主义利益共享的分配方式,正营造着一个前所未有的中国社会转型期的有特色的社会主义和市场经济相融的一个老共产党员心中的“桃花源”。
桃花相映红啊!
#壮丽70年,我爱我的国#商殇诡异(长篇小说连载)第一章高利贷核弹升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