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古今官员自费对比见优劣
古今官员自费对比见优劣


古时官员不该自费的要自费,今日公雾元该自费的不自费。
说起官场、官员,是有股欲罢不能、罢了不休的愁肠,今天且来说说官员们的花销吧!
在古代,就是那个被称作黑暗的封建时代,官们的开销很多是要自费的,有的自费项目好像还有点不近情理。

委任状得官员自己花钱买。《资治通鉴》卷275记载:“旧制,吏部给告身,先责其人输朱胶绫轴钱。”告身,就是委任状。唐末的委任状是用素绫纸裱轴的,被委任的官员就要自己付出朱胶绫纸价钱。

在今人看来,委任状,不就是今天的一张任职通知的纸吗?就那样一张纸,还要官员自己出钱买,真有点不可思议。诚然,那时的委任状用的纸,没今天的造纸技术发达,成本也高得多。无论成本贵贱,是多是少,凡得者要相应付出,也算是按市场规则办事,因此是公平的。由此可见,古代官场的杂支费可能很少很少。

参加宫廷宴会要自己掏腰包。《石林燕语》卷四记载:《唐书》言大臣初拜官,献食天子,名曰“烧尾”;五代之时,不特方镇入朝买宴,唐明宗天成二年(927年)三月,幸会节园,群臣买艳,则在朝之臣亦买宴矣。

也就是说,大臣们在皇宫里偶尔叼圣恩陪皇帝吃了回饭,都得自己掏腰包!而且这在古代历史上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

看来,那反动的皇帝老儿对官员们还是相当抠门的。你到我皇家来吃饭,就像进宾馆聚餐一样照价埋单。其实也不是皇帝老儿抠门,家天下,全天下的财富都是他家的,但他也知道他家的每一分钱都是天下纳税人献出来的,不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不勤俭持家,一时激起民愤,他就没家了。

多如牛毛的候补官员需自费。清朝时的北京城里,候补官员多如牛毛,而且当时规定不得实缺就没有固定俸禄,所有的开销完全自费。
候补官员们如果家境富裕的话,日子还能勉强凑合,家境一般的候补官员为了能在高消费的北京城过生活、等差事,还要充门面、打点人情,“漂”着寻找机会,只能到处借钱维持。
这个群体虽是“官”了,但是日子过得实在艰难,很多“官员”硬是穷到临死也没得到个实差事,一直就是“自费”着。甚至,有的还“自费”候补得发病发疯。
据当时的《点石斋画报》记载:林某不知何许人,捐有候选通判,侨寓京师宣武门外铁厂内,在部投供有年,选期尚杳,欲加捐海防新班,又以阮囊羞涩,有愿难偿。自是朝思暮想,陡患疯狂。


如今没有皇帝老儿了,也没朝廷了,只有公雾元了,事情变得好办多了。财富都是大家的,只要有权动用大家的,何乐而不为?于是就狂吃、猛喝、狠送、猛杂支,什么车马费、出国考察费、招待费、特支费,一哄而起,没完没了,干掉了财政收入中很大的一个比例数字。

说到此,想起周恩来总理,身为总理的他,到人民大会堂办事,茶杯里的茶叶是他事先装在荷包里自个儿带来的。在他老人家身上确有古代皇家的优良传统。但是,此后一批又一批出自“无产阶级”的公务员们,也许是曾经穷怕了,或是反封建反得比谁都彻底,既没有登临天下的气慨,更无胸怀天下的雄才大略,有的只是公务员就得消费公费的小算盘了。

别说那些假借出差、考察、交际、接待的胡乱花费了,就连公雾元的公共食堂,也要拨一大笔纳税人的钱去补贴,美其名日生活补贴。其实在他们的工资福利账号上,这些花钱的由头早就有了。外面一盒最普通的快餐,如今在广州要156元了,而在很多公雾元的食堂里,几块钱一餐就把小平同志提出的四菜一汤标准贯彻得不折不扣。

一滴水,可以照见太阳的光辉,同样可以照见庞大的躯体如何吞噬纳税人的钱粮的丑陋。
事到如今,不如学学皇帝老儿,把公费吃喝、接待等等一律砍去。公雾元如果要往上走路子,套近乎,你也得自己去埋单。你正大光明的工资福利收入干不成这一套,去权钱交易、贪污受贿来搞这一套,正好名正言顺地治你个腐败罪。

唉!真是的,不是说历史是进步的吗?怎么现在的公雾元抱大腿的作为还赶不上封建官僚抱皇帝老儿的大腿的风格高呢?!
(1536 1112
古今官员自费对比见优劣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