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坟》《五典》曾有 三皇五帝是真

2017-09-13 19:52阅读:
《三坟》《五典》曾有 三皇五帝是真
毕宝魁
中国有五千年不间断的文明史,众多文献资料支撑着这种观点。但在前此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帝国侵略,清政府多次战败,战败的结果便是割地赔款。我们被欺辱了一个半世纪左右,便有些失去自信。于是便出现对中国三代前的历史怀疑甚至否定的观点。我在十几年的阅读和思考后,感觉到三皇五帝都是真实存在过的。之所以说三皇五帝真实存在过,是因为记载他们事迹的《三坟》《五典》之书真实存在过。
我在撰写《古文观止译注评》时,需要对所有的文字进行注释和解读,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新的感悟,其中最重要的有两点:一是左丘明对于中国文化传承的贡献巨大,以前没有引起人们的高度关注;二是《三坟》、《五典》之书在春秋中叶依旧存在,那么三皇五帝就是真实存在过的历史人物,三皇五帝时代就不仅仅是传说而是历史真实。下面我们通过两篇文章中的具体文字来证明后面这一点。
一、楚灵王和大臣子革的对话
《左传·昭公十二年》中《子革对灵王》的一段文字可以证明当时楚国就有《三坟》《五典》《八索》《九丘》之书。
《左传·昭公十二年》:“王出,复语。左史倚相趋过。王曰:‘是良史也,子善视之。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古文观止译注评》现代出版社2017年版80页)
周代史官有左史、右史之分,左史记事,右史记言。倚相是左史,负责记事,他能够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是很正常的。既然这里记载的如此明确,楚灵王说倚相能够读这些书,说明楚国有这些书,没有书读什么?故这几句话证明,《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这些书此时在楚国还是存在的。根据众多资料可以知道,《三坟》是古代三皇之书。《五典》是古代五帝之书。《八索》是记载八卦之书,其实就是《易经》。《九丘》是记载九州地理之书,其实就是《尚书·禹贡》,《禹贡》记载大禹治水分天下为九州,并以大山大河为标志记载九州的位置,山即丘,是恒定不变的,故曰“九丘”。当然,九丘也可能并不是《禹贡》,这不是我们讨论的重点,可以忽略。后两种书的存在没有疑问,但《三坟》《五典》则一直有不同说法。
《左传》是可靠的历史文献,不能怀疑,那么这段话的可靠性就不容置疑,结论就是鲁昭公十二年的时候,楚国还有《三坟》、《五典》、《八索》、《九丘》这些典籍。鲁
昭公十二年是公元前530年,春秋进入末期。最起码,在非文化中心的偏在南方的楚国还有这几部书。
二、春秋中叶的柳下惠读过《三坟》《五典》
《国语·鲁语上》有一段文字,后人加的题目曰《展禽论祀爰居》,是很有意思的故事。有一种海鸟名叫爰居,到鲁国东面城墙上逗留两天(一说三天)不离开,有百姓报告给执政者臧文仲,臧文仲派人祭祀这两只海鸟。柳下惠听说后,认为这样做不对,因为祭祀是国家大典,一定要对国家有特殊贡献的人才能进行祭祀。于是,柳下惠说了这样一段话:
昔烈山氏之有天下也,其子曰柱,能植百谷百蔬。夏之兴也,周弃继之,故祀以为稷。共工氏之伯九有也,其子曰后土,能平九土,故祀以为社。黄帝能成命百物,以明民共财。颛顼能修之,帝喾能序三辰以固民,尧能单均刑法以仪民,舜勤民事而野死,鲧障洪水而殛死,禹能以德修鲧之功,契为司徒而民辑,冥勤其官而水死,汤以宽治民而除其邪,稷勤百谷而山死,文王以文昭,武王去民之秽。(《古文观止译注评》现代出版社2017年版104页)
这里一口气列举柳下惠以前十八位有贡献的历史人物,即烈山氏、柱、弃、共工氏、后土、黄帝、颛顼、帝喾、尧、舜、鲧、禹、契、冥、汤、稷、文王、武王,这些历史人物几乎都见之于其他文献,是可信的。
柳下惠之死大约在公元前621年,臧文仲之死在公元前617年,那么这件事之发生便一定在柳下惠死之前。柳下惠是从哪里得到这么丰富具体的历史知识呢?柳下惠当过鲁国高官,他有机会阅读鲁国国家图书馆或者太庙中的文献,他是阅读过这些文献且有超常的记忆力,才能够如此熟练地说出这些古圣先贤的历史功绩以及所享受的祭祀待遇。那么,是什么书能够记载这么丰富的历史资料呢?只有《三坟》《五典》了。因此,柳下惠时代,鲁国还保存有这两部历史书籍是可信的。
孔子是否阅读过《三坟》《五典》不得而知,但是他见过上面《鲁语》中记载的那段文字则是可以断定的。《论语·卫灵公》:“子曰:‘臧文仲其窃位者与!知柳下惠之贤而不与立也。’”明确说臧文仲知道柳下惠的贤良而不给他建功立业的机会。如果没有看到臧文仲令部下“书之三策”中的一策,孔子是怎么知道“臧文仲知柳下惠之贤”的呢?孔子距离臧文仲和柳下惠的时代起码在半个世纪以上,如果不是亲眼见到那段文字不可能下这个判断。
通过《左传·昭公十二年》中楚灵王和子革的对话,可以确定在当时楚国保存有《三坟》《五典》。通过《国语·鲁语上》中柳下惠关于古代先圣的一段议论,可以推知他是读过《三坟》《五典》的,当时的鲁国应该也有此二书。这样,在春秋后期依然存在《三坟》《五典》两书是可以相信的。既然此二书存在,所记载的三皇五帝的历史便是真实的历史记录。因此,三皇五帝时代是信史,至于难以具体描述则是必然的情况。不能因为没有具体记载就否定其真实性。
还应该指出,《三坟》《五典》和《尚书》在当时都是存在的。《三坟》《五典》的文字艰深,故能够阅读的人很少,所以楚国的倚相能够阅读讲解就很了不起,算是奇缺人才。而《尚书》在官学中都有,一般学者都能阅读。所以《尚书》流传下来而《三坟》《五典》则失传了。
按:本文发表于9月11日沈阳日报第6版《国学堂》
��D�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