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数字化转型的下一步是什么

2017-12-07 06:48阅读:

如果翻看近17年来世界财富500强企业的名单,榜单中已更迭超半数的企业名字,着实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那些昔日的巨头,在如今商业与技术日新月异的时代,当过去累积的经验再难奏效时,总充满着各样的困惑与焦虑:我们的系统将被时代淘汰了;我们太贵了,竞争力正逐渐流失;坐拥巨量数据资产,对用户没有足够了解;新冒出的潜在竞争对手们,以新商业模式冲击着原有认知,如Uber、Airbnb和阿里巴巴等新兴互联网公司一方面身为行业佼佼者,另一方面却分别未曾拥有一辆汽车、一处房产、一点库存……原先这些是难以想象的。
往日的“巨象”们面临新时代数字化大潮的冲击,要么遭淹没,要么得以转身,挽留一命待后续“有柴可烧”。事实上,企业们并非没意识到当下已至改变的临界点。Harvard Business Review Analytic Services study 2016数据显示,有72%的企业认为未来三年内,他们很容易受到数字颠覆的影响,受到来自新进入者,新技术等创新性力量的“进攻”,以原有武器根本无法适应新的竞争。
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正试图借助新的助力,希冀企业的时日能绵延流长。他们考虑得更多的是,有关如何重塑客户关系、是否能优化或改变现有商业模式和通过新技术的引进为自身赋能等等。 IBM C-Suite Study 2016数据表明,全球83% CEO们正利用新兴技术,以采用新的营收模式。许多身居公司高层管理者也都将技术视为增加价值的手段,比如移动、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等是他们认为能在短期内引领未来的新技术。
尽管传统企业意识到外界环境已发生剧变,并知悉需要做出改变,但由原点到达实现改变后的目的地,这其中怎么走,如何去都是挑战。
IBM企业咨询为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构建“总框”
蒙牛集团是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代表之一。
日前,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张平,在IBM人工智能与数字化重塑创新日的活动上,分享了一路来蒙牛由千万级营收到百亿级营收的背后,企业做出的改变与调整。
张平谈到,1999年蒙牛成立最初,还只有3700万元收入,到2005年,营收已涨到100亿,2016年该数值已经跃升至538亿元。这其中,他最大的感受体会是,当年营收未过百亿时,原先的零散数据,用一些小程序辅助手工,
即可应对。但随着营收逐年增长,超过300亿元时,“再靠过去手工零散的系统根本无法应对系统化的管理”,他说,“何况蒙牛的愿景是,2020年业绩要能做到500亿、600亿,甚至要能做到1000亿元。”在此目标下,他认为数字化转型是必经之路,否则企业难持续发展。
从2006年,张平说自己开始有朦胧的意识,觉得蒙牛应该走数字化之路,到2013年制定战略真正实践数字化转型,再到2014迄今已成功搭建起数字化平台,他谈到近些年转型过程中自己的心得体会,这里我选择了几点集团层面的经验之谈。首先,数字化转型是“一把手”工程,需要将转型上升至公司发展战略的高度,再由全集团共同协作;其次,企业转型既要有长远、整体的规划,基于大体框架再逐步按照每年去实施;再者,数字化转型需要与流程的再造和优化相搭配。
据张平介绍,数字化转型后,蒙牛产品周转率明显提高,提升了30%到40%,库存明显下降。月结天数提前了两天,还有提升空间。核算人员下降了25%,单据的流转效率也提升了36%。最终经营分析报告显示,今年一年就提前了8天。同时,客户满意度、促销费用的效率都在提升。整个共享中心做下来之后,最明显的感觉是运行效率持续提升,还积累了大数据,内部控制效果显著提升。
而贯穿蒙牛数字化转型始终,并支持其数字化战略的规划和落地,张平提到非常重要的一点是,选择IBM作为合作伙伴。
针对蒙牛,IBM基于该公司发展战略和企业现状,为其制定了数字化变革的发展规划。同时,IBM为蒙牛提供了T系统与整合方案,利用分析工具,对物料、产品的核心指标进行信息化实时管理, 实现了质量数字化的分析与决策、物料在流转过程中通过层层赋码和关联,形成完整的产业链追溯链条,最终实现产品最小单元的追溯,将每包产品在流通环节都进行跟踪和质量管理,打通了蒙牛从奶源、运输、仓储、生产到销售端到端的全流程。
下一步是数字化重塑
数字化浪潮或许比想象中来得更凶猛。各行各业都存在各异的具体挑战,这些问题能大致归类为五个方面,即在数字化颠覆大潮及成长乏力的情况下寻求新的增长点、发挥数据价值,寻求创新、结构性降低成本,提升竞争力,投资增长性领域,打赢人才竞争战役,企业流程和系统转型。
面对这股颠覆性的大潮,身处之中的公司更应见微知著,为后续即将来到的革新抢先一步排兵布阵赢在未来。尽管蒙牛已通过数字化转型收获了公司效能的提升,但张平觉得还能做得更多,蒙牛的下一步是数字化重塑。
张平提到的“数字化重塑”与IBM的理念是相契合的。
IBM人工智能与数字化重塑创新日的活动当日,IBM大中华区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的总经理麦俊彦,为企业应对当今的挑战,提到他们能制定的明确的战略执行路线。

IBM大中华区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的总经理麦俊彦
主要是从四个方面做好准备:
1、进行涉及业务多方面的全面数字化转型;
2、通过多触点改善客户全生命周期体验,重塑客户互动模式;
3、重新构架核心流程,企业需要多种且针对自己业务特点,利用认知分析技术深入洞察,定制开放灵活的自动化流程,以推动业务发展;
4、利用云的灵活性和敏捷性优势,实现公司基础架构全面上云,支撑公司业务数字化转型和应用云化。
这四项规划建议,实际已远非用过去所谓的数字化升级改造能概括形容,而是要求企业从商业模式到业务流程的颠覆性改变——数字化重塑。

具体来说,IBM认为传统企业数字化之路大体划分为三个递增的阶段:首先是数字化,这可能就涉及手机、电脑等终端的数字化创新;然后,数字化转型涵盖的范围更广泛了,不仅局限在终端领域做的应用或开发,而是涉及整个企业,从业务场景、业务创新、业务革新的变化,让数字化概念能贯彻到行业整体转型中去;再者就是数字化重塑,这里需要能让客户重新认识自身企业文化、产品线、产品质量、产品服务,最终得满足客户体验,产生颠覆性改变。
基于这种理念,IBM日前发布了新一套解决方案“地平线系列-1”,包括数字化重塑、Watson流程再造、认知和自动化流程外包、新一代企业数字化核心应用平台、微服务和云迁移、认知企业自动化等系列支持企业数字化重塑的服务。
拆分来看,“数字化重塑”服务是帮助企业设计新的用户体及相应的企业数字化战略;“Watson流程再造”通过将认知、云、区块链、物联网等技术,与IBM行业专家相结合,实现企业业务流程再造;“认知及自动化的BPO(业务流程外包)”是对大型企业的业务流程外包改造,基于流程自动化,区块链,认知技术等,以数字方式实现端到端改造;“新一代企业数字化核心应用平台”指IBM与SAP S/4HANA和Oracle等合作的企业云平台;“微服务和云迁移”是把服务按小的模块为企业提供,同时便于其向云迁移。
麦俊彦向36氪例举了目前已落地的重塑案例,比如福特和Under Armour。前者近几年从汽车公司转型为移动服务提供商,背后有IBM提供分析支持,这意味着福特的C端用户去哪加油、去哪买东西、这段路程如何驾驶等等都能获得个性化的体验。

Under Armour则是由服装企业,演变为物联式健身公司,有服装,有运动,还有所有的健康数据,以数据推动新的体验。
未来企业数字化重塑延伸的想象空间,或许如IBM大中华区副总裁、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高级合伙人赵亮
所描述的航空公司场景案例那般,他说道:

IBM大中华区副总裁、全球企业咨询服务部高级合伙人赵亮
比如航空公司现在既能让你自己选机票,订座位,还能保证如果航班晚点,航空公司能利用好它的生态圈,帮你安排车、食品、酒店,帮你自动改机票,安排好下一站转机时全套的服务,甚至告诉你现在另一个城市的天气如何,我们这座城市天气未来4个小时会怎样。这是种理念性的改变,而一切改变需要提前做好规划,这里会涉及到方方面面,包括企业文化、流程、重组、应用、开发,包括系统的管理,还有云要怎么改变。“只有规划定好,才能知道企业当中谁能进来这个局里跟你一起玩。”
帮企业数字化重塑,IBM为什么能行?
事实上,有关重塑与颠覆,我们看到年轻的互联网公司对原有行业的整合和重构,它横向的理念和思路相较传统IT更偏纵向、行业里的试图颠覆,似乎更为彻底;另一方面,就中国市场而言,随着中国一些IT公司承接越来越多数字化转型项目,拥有除咨询方案和蓝图规划以外更多的实践落地案例,还包括如华为、阿里等大公司,声称自己的咨询做了很多内部落地。
如此种种,对试图为企业带来数字化重塑的IBM来说,都是竞争对手的潜在威胁。
在赵亮看来,IBM咨询每年都面临着竞争,对手既有固定的那些,也有很多小玩家涌现后又消失。但GBS业务之所以能作为IBM重要的营收来源,并且活得还不错,一个重要的方面正是基于IBM的行业经验,这种经验是持续累积的。
他举例说道,“如果你把数据交给IBM,IBM会派一堆老银行专家,在银行里游走了二三十年的,说这个系统是做总账的,你应该归属到哪,要不要动,你这个系统是做产品的,要归到哪,你这个数据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这种积累当我们把它落到系统里,第一我们省时间,第二我们省人力,第三我们省成本,银行花10亿做一个项目,花15亿让IBM在短时间内、高速度做完是不一样的。”
这番话或许能够理解为,相比很多其他咨询公司,IBM的“武器”之一是拥有各行业经验,是既懂互联网又懂传统行业痛处所在的结合体,能帮传统企业把数字化转型和重塑的战略,实时落地,比如告知那些客户,AI技术在其行业是如何发展的,国外应用得怎样,有哪些坑和槛能得以避免……
据IBM官方介绍,公司目前在全球拥有50个IBM 体验式设计工作室(iX Studio),86 个创新中心, 55个交付中心。企业咨询团队已拥有125000位资深咨询顾问,覆盖制造、零售、汽车、快消、旅游、保险、电信、金融、交通、能源、政府、医疗等各领域。
落地实践方面,IBM GBS迄今已帮助世界170多个国家的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和重塑,主要合作伙伴有宝马汽车、通用汽车、福特汽车、沃尔玛、雀巢、三一重工、华星光电、蒙牛乳业、太平洋保险、北京移动等等国内外领军企业。
IBM自身也在过去10年间,完成100多次收购,实现朝云平台和认知计算公司的转型。财报数据显示,IBM GBS 2016年财年收入已突破170亿美元,占总营收超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