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州怀旧:家厨的变迁(下)

2019-11-07 09:42阅读:
婺州怀旧:家厨的变迁(下)
家厨的变迁
(下)

那时煤饼还得凭票供应,按规定三口之家每月只能买50公斤。因为限量供应,所以大家都很节约。即便如此,有的家庭煤饼还是不够用,快到月底的时候就没有煤饼可烧了,只好向亲戚朋友求助,或者高价向有节余的人家购买。
由于烧煤做饭效率较低,那时家家户户吃晚饭都比较晚。下午下班买好菜回家,再生好煤饼炉,天就快黑了。等烧好饭时往往已是晚上7点多钟,所以那个时候的饭,是名副其实的晚饭


婺州怀旧:家厨的变迁(下)



另外,那时搬煤饼也是一件很费力的事。因为煤饼很重,有的人住的楼层又很高,特别是老年人,每月都要为搬煤饼而发愁。一俟周日(那时只有单休)早上夫妻俩拖着从单位借来的双轮车和木箱,到位于胜利街四牌楼煤球店(原电池厂对面)购煤饼,此时离开门尚有半小时,但购煤者已经排起了长龙。
待到开票后又要到店内排第两次队,等候拿输送带上的煤饼。所谓煤饼也叫蜂窝煤。圆柱形煤饼的直径约90毫米、高度约75毫米,有12个空洞。由煤粉和黄泥按比例混合由煤饼机械压制而成,其煤泥比例实际随意性甚大,如运气不好黄泥混入太多,煤饼发火力就差。


婺州怀旧:家厨的变迁(下)


待到将煤饼运回搬上楼,就是吃中饭时候了。如果碰到季度末或者排队有人夹塞(大半都是煤厂熟人),那就连中饭也甭想吃了。自家的煤饼摆平了,还得兼顾父母家和丈姆娘家的煤饼,又得重复昨天的故事——买煤饼,家庭琐事就是这样没完没了,来回折腾,不知何时能一了百了。
有时为了一次买足一车煤饼的数量,还要到我母亲或丈母娘家进行调挤。其实烧煤饼时的煤气空气污染重、腐蚀性也甚大,那时人们没有环保意识,我家那些木箱箱角锁扣等装饰镀镍配件,开始铮亮光鲜的配件,因为煤气腐蚀没一年便全部掉镍生锈。


婺州怀旧:家厨的变迁(下)


19888月,我到单位劳动服务公司任职,居家也搬至旌孝街178号一栋五层宿舍。翌年,终于分配到单位液化气(俗称煤气)配额,凭票供应罐装煤气。于是厨房和浴室装上了万家乐燃气热水器和煤气灶,还到高中老同学章彤的三动工具厂买来了优惠价抽油烟器。
液化气灶用起来很方便,火候容易控制,煮炒蒸烤都挺方便的,还免受土灶的烟熏,煤灶的烟尘与煤气呛鼻。
但烧煤气有利也有弊。我家的居家在五楼,每次去单位灌气,早上要把空罐提到楼下送单位空瓶集中点,下午将充气好钢瓶用自行车驮回家。最吃力费神的是将煤气罐扛到楼上,有时和妻子一起提上去,要不就一人抱上去。由于长期不干体力活,要把一个几十斤的煤气罐搬到五楼,现在想来还真有点让人抓瞎恐惧。
到了2000年前后,电价降了,后来又实行了峰谷电价。我家也第三次搬家,住上了百平米二臥二卫,厨房也大多了。于是,用上了微波炉、电磁炉,买了电炒锅,后来又增添了电饭煲。就这样液化气灶就基本上退居二线,只有到了停电,或电力较弱时才配上用场。
电磁炉用起来比液化气灶更方便,更更安全,只要摁几下开关就搞定了。有了电磁炉之后,特别是冬天腊月,吃起火锅就不必一定上火锅店了。同样,有了电饭煲之后,更给生活带来便捷。电饭堡有定时预约功能,想什么时候让它做饭,它就做饭。饭熟之后,它也能自动关闭,进入保温状态。可以说,电饭煲解放了我们,让我们做饭不必再守着它,不敢远离它。


婺州怀旧:家厨的变迁(下)


前年,我家又在温州翻修旧居,厨房装修后更是焕然一新。厨房和餐厅用玻璃推拉门隔开,厨房四周墙壁上贴了瓷砖,显得宽敞明亮。厨房还装上了集成橱柜,通上天然气管道,燃气灶、欧式抽油烟机、电饭煲、消毒柜、电烤箱、冰箱等现代炊具一应齐全,煮饭炒菜实现了燃气化和电器化,不再需要换气扛煤气罐,既干净卫生又省力,完全告别了烟雾缭绕的呛人岁月,过上了清洁舒适的养老生活。
四十四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回想起那些没有煤饼盼煤饼,后来有了煤饼又羡慕罐装液化气,有了液化气又觊觎管道煤气的日子,颇有计划赶不上变化,思想赶不上现实的感叹。形势发展经常出人意料,乱花渐欲迷人眼,使人难以适应。


婺州怀旧:家厨的变迁(下)


据说,现今还出现了智能炒菜机器,只要加入食料配料,定下程序,烹饪的一切都有机器人完成,如此匠心造物,教普天下厨师情何以堪?


婺州怀旧:家厨的变迁(下)


是啊,现在的厨房与之过去,何止天壤之别,简直一个天上,一个人间。抚今追昔,凡经历过去苦日子的人无不感慨:有幸赶上现在的好日子,真是做梦也想不到!我家厨房的变迁,不仅仅是一个家的发展变化,也折射出时代的发展变化。
世界在巨变,社会在发展,中国走进新时代。如今,国泰民安,百姓丰衣足食,生活就像芝麻开花,节节高,越过越幸福

20191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