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上)

2020-05-06 10:24阅读: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上)
方寸之间见天地
——我的盆景故事


()


打小我就喜欢盆景,希冀拥有自己的盆景。长大以后,跟着父母去上海市区位于华山路小姑父家去串门。记得,亲戚家是个老宅子,有天井客堂和厢房。在客堂后壁石桌上,精心布置了一座有半人高的假山,上面有景有物,小桥流水,曲折盘旋的石阶直达山顶凉亭。山石缝隙处植有绿树青苔,缀以楼、亭、塔、桥,曲径通幽处置放着不少装束为樵、渔、文、童的微观人物,或观景或读书、或对弈或抚琴,所有人物或坐或倚或躺,无不栩栩如生,形象逼真,让人观为叹之,留恋其中。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上)


后来才知道这叫盆景,是老祖宗留下的宝贝。被历朝文人称之为是无言的诗、立体的画、活的雕塑的中华瑰宝。古人有诗赞云:“翠崖红栈郁参差,小盆初程景最奇。谁向豪端收拾得,李将军画少陵诗?”(宋陆游《怀旧》)元刘敏中也赞道:“孤根如寄,高标自整。坐上西湖风景。几回误作杏花看,被梦里、香魂唤省。薰炉茶灶,春闲书永。不似霜清月冷。从今更爱短檠灯,夜夜看。”(《鹊桥仙·盆梅》)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上)


作家梁实秋曾在《盆景》一文中这样介绍:“据说盆景始于汉唐,盛于两宋。明朝吴县人王鏊作《姑苏志》有云:‘虎邱人善于盆中植奇花异卉,盘松古梅,置之几案清雅可爱,谓之盆景。’是姑苏不仅擅园林之美;且以盆景之制作抛誉于一时。刘銮《五石瓠》:‘今人以盆盎间树石为玩,长者屈而短之,大者削而约之,或肤寸而结果实,或思尺而蓄虫鱼,概称盆景,元人谓之些子景。’些子大概是元人语,细小之意。”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上)

其实,我们常说“盆景是立体的画”。盈尺之盆,竟尺之树,包藏乾坤。宛然是缩小版的自然景观,可谓“方寸之间见天地”。盆景虽是文人雅士遣兴解忧的小玩意,彼小中见大,缩地为寸,藏有大文章。老子云:不出户牖而知天下。古盆景一道就是天人合一之道。一盆之景,以抒胸臆。这盈尺之盆就是画纸,竟尺之树就是笔墨。中华文化博大精深,盆景文化也底蕴丰厚。盆景一般有树桩盆景和山水盆景两大类,盆景是由景、盆、几(架)三个要素组成的,它们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统一整体。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上)

去年,有幸参观了苏州留园的盆景园,作为中国盆景五大流派之一的苏派盆景,以树木盆景为主,古雅质朴,老而弥健,气韵生动,情景相融,耐人寻味。盆景园内那些上百盆千姿百态,琳琅满目的各式盆景,让人目不暇接,在大饱眼福同时,也让人似乎感悟到了盆景造型的真谛。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上)

有位盆景大师如是说:盆景创作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成就一件盆景作品少则三五年,多则了十年二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有些经典传世之作,可能是包括创作者在内几代人,毕生的心血。盆景的创作,要“源于自然,高于自然”,达到“神形兼备,情景交融”的艺术效果方为佳作。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上)


可见,盆景创作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不但需要丰富经验,更需要刻苦实践。当然关键是有经验盆景师傅的悉心指导,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不仅如此,还需要制作者对于盆景创作那份悟性,以及锲而不舍的执著追求,以及保证创作过程中有大把精力和资金投入。


(2020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