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2020-05-07 11:18阅读:

复老头的博客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方寸之间见天地
——我的盆景故事
()

制作盆景第一步的立意选材是关键。1965年,我和我的同学插队到金华瑯玡徐村,农闲时与农友到乡村附近的山上砍柴,或者扛把山锄去挖柴楂(树桩),在那个缺钱少柴的年代,其目的纯粹为了解决烧柴短缺。那时,为了省事不管什么楂头,见了就挖,从没想过这是什么树种,什么造型。许多年过去,才知道这些不起眼的柴楂竟然是创作树桩盆景的好材料,更有城里人专门去农村上门收购的,据说一个造型好的楂头居然售价不菲。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1975年进入单位后,工余之时就到位于市区人民广场龙喷水花鸟市场淘宝,见到心仪的树楂和奇石就买回家,自己动手制作盆景。当然,这些没有章法的习作,纯粹属于随心所作,终是难以入流的初制品。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记得,为了制作山水盆景,曾趁着单位去桐庐瑶琳仙境旅游时,托同事阿吉哥带回一块约十斤重的上水石;并有同办公室共事一年的蒋领导,送我一些斧劈石料,为后续制作山石盆景打好了基础。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我六十年代初转学到“金华一初”,同班有个同学赵谷云。许多年后知道,赵曾担任过金华盆景协会的会长。2000年同学聚会说他在侍王府工作,2017年赵竟然离我而去,让我无比惆怅。寻找多少年的盆景大师,那知,竟会与我擦身而过无以赐教,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何不教人抱憾终身。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2005年,退休后的我满怀激情,正当磨拳擦掌为我的盆景养花故事再续篇章的时候,却因温州儿子成家生女,金华家中老人年迈急需照顾,为了家人只得耐下性、放宽心,舍小搏大,在金婺两地来回奔波。于是,花儿盆景这档事也就此搁置,余下盆景用三轮车拉去托人照看,最后也不知所踪。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一晃,又十五年过去了,夫妻俩也进入老年行列,对于家事人事渐渐“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自己照顾自己。后来,老人们相继离世,孙女也长大自主上学再也不用接送。静下心的我们,又尝试着再操旧业,再去收拾那些养花莳草的旧爱好,重温那些未了的盆景梦。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其实,做盆景说难也不难,那些个微型盆景,仅一株小铁树、或榕树、或文竹皆可成景,虽小巧玲珑,却绿意盎然,放置案头,别有情趣;如说难也真是难,那些大师级的盆景,盖不经历一番呕心沥血,千雕万琢的创作之路方成大器,其中能脱颖而出、出类拔萃者,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当然,我们不是大师,也不指望此生在盆景上能有大成就。百姓眼中的盆景,只求“小树未盈尺,乍看皆是景”,看似赏心悦目、怡然自赏即可。最大的收获就是当我们完成一件作品,沉浸在成功后喜悦中,浑身疲惫离你而去时,才能真正体会到是何等的乐事?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是啊,当你进行盆景创作时,你是否想到:这是对你自然洞察力的一次模拟测试,也是对你身边美学观的再度审视,归根到底就是给你丰富的人生世界添光增彩——为自已的幸福感和成就感打分。有人说:“幸福,其实很容易,看淡了一切都美丽,看重了一切都是痴迷。想要的多了,是负累;奢望少了,会满意。微笑的眼睛,才能看见美丽的风景;简单的心境,才能拥有快乐的心情。”此话正是一言中的哲理。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诚然,当我们在欣赏和制作中国盆景时,真正触摸到中国盆景文化博大精深的脉博那一刻,方才真正认识到:盆景将中国山水和美丽自然景观,以独具慧眼审视和高超技艺创作,浓缩到盈盈尺许的盆内,让人们足不出户便可以不同角度静静欣赏,这就是“缩龙成寸”、“小中见大”盆景真正魅力,也是中华民族勤劳智慧的体现,这是我对盆景艺术的一点感悟。


婺州怀旧:方寸之间见天地-我的盆景故事(下)


故而,亲爱老年朋友们,对于每次成功与失败并不那么在意,成功,证明你有一次获得了人生的真谛;失败,你得到了人生的锤练。只要快乐每一天,你便是生活的最强者。

(202057)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