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2020-05-13 16:00阅读: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南京的记忆

在我的《家庭回忆录》里,有过我童年的回忆:那里曾记录我家租住的上海龙华路8601号里发生的人和事,以及我曾与房东亲戚家女孩那段短暂的美丽邂逅,后来她随父母举家去了南京,从此劳燕分飞、人海两茫茫再无音讯。但是,南京这个城市却深深烙在了我的记忆深处。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南京,简称“宁”,古称金陵、建康,石头城。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我一生中和你相遇相依相拥不下七次。你是东吴、东晋、刘宋、南齐、南梁、南陈六朝的古都。诸葛亮出使江东时,曾对孙权说:“秣陵地形,钟山龙蟠,石头虎踞,此帝王之宅。”于是,自从孙权在石头城建城开始,南京便翻开了你历史的一页。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南京你又是英雄辈出的地方,从那个联蜀结盟、北拒曹操的孙权开始,无数像西汉开国皇帝刘邦、一代书圣王羲之、民族英雄岳飞、巨富沈万三、到明朝朱元璋、天王洪秀全……无数草莽英雄、能人俊杰在南京历史长卷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更有曹雪芹笔下的《红楼梦》写尽了人间悲欢情愁,成为一代传世之作;伟大革命先驱孙中山开创近代民族民主主义革命,为中国革命建立了不朽功勋。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为此,王安石在《南乡子》诗中赞你曰:“自古帝王州,郁郁葱葱佳气浮。四百年来成一梦,堪愁,晋代衣冠成古丘。绕水恣行游,上尽层楼更上楼。往事悠悠君莫问,回头,槛外长江空自流。”毛泽东那首《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更是大气磅礴,烁古耀今,堪称当今吟颂南京的佳作名篇。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我与南京初识,还是在1981316日。那次我与同事蒋寿昌到南京油脂化工厂、南京炼油厂出差。趁着四天工余我俩遊玩了南京名胜古迹一一我们在廖无游人景区里抚摸明孝陵高大石驼石马,仰望灵谷寺映入蓝天的塔姿,揣摸无梁殿神秘架构,在长江大桥桥头堡三面红旗下拍照留念。我俩还在新街口观赏繁华街景,在熙熙攘攘夫子庙领略南京板鸭风味……记忆深处南京那千般妩媚,万般柔情,如同一位热情待客的主妇,让每一位来客,宾至如归,受宠若惊。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1984328日与供销科长冯连运去兰州化工厂,近十天的旅程从北京、呼和浩特、兰州、到南京,在中国北方绕了个大圈。早春二月,北方依然冰封大地,风雪搅天,再次踏上南京土地已是柳绽绿芽,生机盎然,使人倍感亲切,毕竟是生我养我的江南土地。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1985529日随车去中华门外南京油脂化工厂办理运货,记得回程车行至溧阳旧县村附近发现一根半轴断了。待到第四天去杭州东风汽车制造厂买回半轴修好车,到家已是凌晨时分了,四天里没睡过一个囫囵觉,感觉去南京的千里之路好辛苦。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19851225日与蒋光宝到上海、湖北沙市联系化工油脂业务。期间到南京参加27日南京油脂化工厂业务座谈会。蒋那时刚提升为供销副科不久,上任伊始便解决了我悬而未决的人手不足问题。谁知,一年后我也调离了从事十三年的采购工作到劳动服务公司任职。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1986514日,又随车到南京油脂化工厂运货。第三日回程途中,驾驶员“小老王”竟会清晨打瞌忡,车子慢悠悠地向路边靠去,差点撞到一个军人。幸好及时叫醒了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19861020日,又与同事蒋光宝参加南京油脂化工厂订货会议。会议期间两人在南京玄武湖畔合影留念。后来蒋辞职下海后不幸中年早逝,这张在玄武湖畔的合影,成了我寄托同事哀思的念想,不由地让人唏嘘万分。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1997818日,单位安排我到江苏钟山康复医院疗养,疗养院地处南京中山门外。四天疗养时间,我不止一次地到中山陵散步,到就近的美铃宫小憩,南京的山山水水又一次留下我的足跡。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南京,后来又有许多少次机会坐火车亲近过你,也曾站在长江轮上眺望过你,南京啊,望见你的曼妙身影,往事又一次涌上心头:秦淮河让我想起杜牧那首:“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莫愁湖又让人联想起郭沫若题写石刻:“古有女儿莫愁,莫愁即得不愁。如今天下解放,谁向苦难低头。”据说,历朝历代像这样吟诵南京山水古迹的诗词不下1500首。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南京,你有多少动人的传说,又有多少脍炙人口的故事,你的音容笑貌让人痴迷留恋,难以忘怀;你的秀美倩影让人魂牵梦萦,挥之不去,我要在心中永远把你吟唱:江南美最美的是你,蓦然回首你还在红尘的梦里。江南美柔情似水,你在江南的唐诗宋词里。江南美最美的是你,一点一滴分分秒秒在我的心底……


婺州怀旧:南京的记忆



(2020511)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