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州怀旧:山西太原的回忆

2020-06-14 16:19阅读:
婺州怀旧:山西太原的回忆
山西太原的回忆

最近,整理家中老照片时,无意中翻出一张四十年代旧照。照片中一对并肩佇立、玉树临风的兄弟,正是青年时代父亲和伯父兄弟俩的合影。
伯父是两航起义人员,曾为中国航空事业作出过贡献,起义后便定居山西太原。五十年代,我父亲结婚所在的上海龙华路租住地,记忆中伯父曾来造访过。


婺州怀旧:山西太原的回忆


我家
1960年随厂迁居金华后,19775月伯父伉俪曾来过金华,逗留期间由我和弟弟陪同去双龙游玩,这段经历曾由我写成那篇回忆博文《双龙雨色》,并在新浪网博客上公开发表。从此,山西太原在我心中便多了一份牵挂。
说起山西,因居太行山之西而得名,简称“晋”,又称“三晋”,古称河东,省会太原市。山西东依太行山,西、南依吕梁山、黄河,北依长城,与河北、河南、陕西、内蒙古等省区为界,柳宗元称之为“表里山河”。
对山西更多的认识来自《杨家将演义》等古典小说和众多抗战影视剧里:雁门关、平型关、娘子关、宁武关,雄关漫道真如铁;中条山,吕梁山、太行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忻口战役、阳明堡战役、太原会战,无不惊天地泣鬼神。


婺州怀旧:山西太原的回忆


《水浒》里那个蛮和尚鲁智深大闹五台山的故事,再次让人知道了山西、知道了五台山。更有慕湘那部《晋阳秋》小说,这是他创作长篇小说《新波旧澜》第一部,之后又陆续出版了《满山红》、《汾水寒》、《自由花》。这是一部描写山西牺盟会、抗敌决死队抗战的故事,也拉近了我与山西距离。


婺州怀旧:山西太原的回忆


1970年正是我下乡的第五年,我与几个知青合伙养蜂,因不能外出放蜂而宣告失败。创业、前途两茫茫,不知路在何方?心情苦闷之际,便萌生去意,70年元旦曾作《清平乐·农友》词一首:“山高路远,隔断行人眼。不是险道同心干,举首长叹艰难。 金兰坝高危峰,疾风方知劲草。今日整装待发,难忘旧昔同农。”
于是,1970年底遂修书一封寄给山西的伯父言明将远去山西他乡,伯父旋即汇款五十元欢迎我去太原。不料此事不知为何被父亲知晓,次年一月嘱我退款了事。至于如何洩密,估计是伯父将我的苦恼转告了父亲,一场未遂的逃亡计划就此付之东流。假如没有父亲阻拦,那个年代即便去了山西,又将奈何?


婺州怀旧:山西太原的回忆


亲戚中有幸去过太原的唯有大妹和上海大姑妈家的美珍表姐。大妹是19834月与单位领导的夫人去长治出差,特意转道二百里外的太原。期间还去晋祠遊玩并合影留念,然后返回长治,据说买上海车票就排队一晚上。美珍是丈夫在五台山服役时去探亲的。


婺州怀旧:山西太原的回忆


令人终生难忘的,还是1969年山西伯父家的长子伟德来金度假那一次。那是一个盛夏的傍晚,天气炎热,由我和小弟宪明陪同伟德到金华的大溪洗澡,同行的还有邻居阿龙。意外总是不期而至,就在洗澡结束回程路上,走在最前面的伟德突然脚一滑,失去重心的他就此滑入溪中的深沟。幸好水沟不宽,在我和阿龙施救下,伟德安然无恙,我们却吓出了一身冷汗。
岁月沧桑,星转斗移。山西太原伟德夫妇再一次来到金华已是2005824日。远道的客人受到热情的款待,这次为期四天的金华之行,也许是周家最值得纪念的欢聚,不但观瞻了日新月异的婺城,还品尝了南市街的特色小吃小龙虾。更令人惊奇的是,前脚刚送走了伟德夫妇,转眼后脚又迎来了伯父家次子来自深圳的伟民,真教人有点喜出望外。
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如今拼凑过去点滴记忆碎片,何不叫人暖在心头,喜在眉头。是啊,数十年光阴,弹指一挥间,再次相见不知又在何年何月?
古人说的好:“海内存知己,天涯如比邻。”无论我们相隔多远,即便是关山重重,万水千山,只要兄弟情谊在,这份血脉就永远不会被阻断。


婺州怀旧:山西太原的回忆


山西,梦中的山西,那个令人向往的遥远地方,有着我们的兄弟姐妹。是啊,山西是个好地方,让这首“人说山西好风光”的民歌,随着我的思绪翅膀再次飞向山西,去续完这段未竟亲情故事
(2020613)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