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3、4)

2020-09-17 10:13阅读:

复老头的博客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3、4)
笔传心曲(小说)

——《心存书香·续篇》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3、4)


(三)道中

其实,小兰姓马,是美院中专学生,正逢实习期间外出创作,准备毕业时来个惊世大作。原定行程去某景区速写,去寻找所谓的创作灵感。现在小兰得知紫岩摩崖石刻后,
顿感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认为这个题材无疑蕴藏无限创作契机,也许还能在毕业论文上抜个头筹。
紫岩镇乡政府所在地,在这个方圆不足一公里,一条十字街的小镇,我们挺容易地找到了管教育张副乡长。在张乡长指点下,方知去白塔村的路并非好走,二十公里路班车一天早午两班,其余5公里山路,徒步登山两小时。
虽说是班车,其实就是二十人左右小中巴。虽说是乡路,其实就是山路十八弯。小中巴在盘山乡路左拐右转,就像辆过山车,车厢里没几个人,明显人气不足。
多时,车停到站,呼拉拉上来七八人,分散坐在了车内四处,使本来空荡的中巴顿时热闹起来。车重新启动后不久,刚上车坐在车头引擎盖上的那个身穿黑色体恤小伙子,突然发话道:“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为了解除旅途疲劳,兄弟特为旅客表演一套魔术,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说完便拿出一支红蓝铅笔和一段约20厘米长的细绳,只见他将绳在铅笔上缠了几圈,便要车内的人猜一猜铅笔是否套中绳子。坐在他对面的一个中年人便问道:“猜中如何?”“黑体恤”回答:“猜中有奖。”于是中年人随便猜了一下,竟然一炮就中,轻易就得了10元。
接着中年又猜又中,“黑体恤”接连输了几十元。同车人似乎都认为“黑体恤”手法太烂,瞬间周围麇集了好几个人都要猜,“黑体恤”此时却不干了,声称如此猜不公平,也要定下猜不中的游戏规则。
于是有个干部模样的出面来打圆场,提出先押钱后再猜,猜中加倍,猜不中没收。大家听了都说言之有理,于是推举那干部为中人,“黑体恤”继续坐庄。中巴还在行驶,游戏还在继续,从10元押钱开始,“黑体恤”似乎仍是输多赢少,几轮下来“黑体恤”象似发了狠劲,声称接下他要翻本,提出押钱要从10元提高到50元,继而又从50提到100
那伙人却赌兴越来越高,其中中年人和一个农民模样的似乎特别来劲,不但自己押宝还不断怂恿撺掇旁人上去押宝,手上还时不时是挥舞一沓“大团结”,似乎在向人们炫耀:“你们看,钱很好赢”。
一番混战之后,车即将行至下一站,“黑体恤”突然要求驾驶员停车,那伙人与上车时一样,风卷残云般地走了。此时合车人才惊奇发现参与赌博的竟然都是他们一伙的:包括那个中年人,干部模样的人,还有那个傻乎乎的农民,原先人们还十分同情他,担心老实巴交的他会被骗,谁知他也是同伙。
那伙人走了后,车上的人也松了口气,庆幸乘客都是“老江湖”。但也有人也怀疑:既然没有人被骗,难道那伙人纯粹是自导自演,自娱自乐,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岂不白忙乎了半天?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3、4)


(四)登山

车上有个中年妇女,开始大家也以为她参与其中,肯定也是一伙的,这回却是集体走了眼。细问之下得知,到山里进货的她,本钱被骗数百元。
如此出乎意料的结局,大家方才恍然大悟:那伙骗子做足功夫的演技,其实合伙对付的竟然就是她一个人,一旦得手马上撤离。骗子的手法固然拙劣,只是有了同伙的配合,似乎也演的天衣无缝,自然也能迷惑几个定力不深且有贪念的俗人。
两小时车程眨眼便到了,下车点是个山寨,木寨门上书有“塔下寨”三字,一条长街是个蛮热闹的集市。车上被骗的中年妇女急喉喉到寨中治安点报案,许多乘客也去主动提供线索。
面对七嘴八舌的报案,治安民警马上厘清了作案嫌疑人,基本确定是团伙诈骗作案。但对于嫌疑人相貌描述,却似云里雾里一时难以确认。是啊,群众的眼晴是雪亮的,但毕竟悠悠众口,公说婆说,莫衷一是,让人有点“丈二和尚摸不清头脑”。
没承想,小兰分开众人,拿出速写本翻开其中一页,那个“黑体恤”画像赫然呈现在众人面前,所有乘客几乎异口同声喊道:“就是他!”
接着干部模样、农民模样和中年人的画像一一呈现在人们面前,这些画像虽是匆匆而就,廖廖数笔,却是抓住了人物的特征,惟妙惟肖,逼正程度堪比照片。
有了这些画像,自然锁定了作案嫌疑人,破案仅仅是时间问题。难怪治安民警紧紧拉住小兰的手,连连喊道:“感谢!感谢!”一旁群众也纷纷鼓起掌来。这个小兰做事,真是颇有心机和章法,不可小觑。
得知我们去白塔村,好心民警告诉我们:“山道崎岖,有的险要之处还得攀岩。”随即又劝说我们:“不如走前年刚开发的平安道,但要多绕十里,但安全。”
眼看太阳西斜,再绕道恐怕要摸黑赶路,不如来个“拼死吃河豚”,兴许还能有意外收获。小兰是个疯丫头,登高攀爬自然不在话下,两人拍掌成交。
民警听说我们上山是找章老师,便伸出拇指:“是个好姑娘!”又提醒我们:“山上没有电,电筒、蜡烛不可少。”他还特意将我们带到上山的路口,指着远处一座山崖道:“从这道5里后上山,你看山上那座白塔,其实是个烽火台。”“烽火台?”我不明就里。“就是,古代那个烽火戏诸侯……”民警比划着。文化人一点自明:“就是报警器。”“对,对,山上没电话报警……”
告别饶舌的民警,我与小兰登上山路。一路上果然是风景如画:群山连绵,峰峦叠嶂,山杜鹃一簇簇红;小溪淙淙,山道弯弯,独木横臥山涧上。眼见得,松涛过处如兽鸣,青竹曳生新姿,一座山门突现眼前。

过了山门就是登步道,左拐右转,一步三蹬;有的时候没有台阶,只有石蹬,手脚并用,后人顶着前人的屁股往上爬。道两旁绿树成荫,越往高处树木渐趋稀疏,最后只见石头罕见树,唯余藤条与茅草。


(未完待续)

2020917日)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