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7、8)

2020-09-19 09:05阅读:

复老头的博客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7、8)
笔传心曲(小说)
——《心存书香·续篇》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7、8)



(七)古堡

别离两年的章晗没有多大改变,只是人瘦了结实了,看上去更似窈窕淑女,秀色可餐,显得妩媚动人,让人不可仰视。
感觉与众不同的是,通过两年下乡历练,章晗更加成熟干练,操办家务似乎就轻驾熟,没多时两碗香喷喷、还撂着个荷包蛋的面条端上了桌。看着我和小兰狼吞虎嚥的吃相,章晗不觉笑靥如花,抿着嘴兀自偷笑。
期间,李大爷和章晗有一句没一句地唠嗑,无非是张家长李家短,还有学校那摊事。言语中我似乎感觉到,老人对村里大小事务异常熟悉,处事果断,决非常人。而章晗对他却尊敬有加,好像学生见了老师一般。
饭后我与李大爷一番交谈,证实了我的判断。原来大爷正是这个村子的当家人,而且还是学武世家,一身功夫惊人,而这个白塔堡的居民都师承李家拳,而章晗还是李大爷的关门弟子。
难怪一路走来,种种怪异跡象:奇怪符号、城堡、白塔……今天终于显露出某些端倪,难道这里隐藏着一个绝世的机密?
李大爷对我提出的种种疑问,沉吟片刻,终于松了口:这个保留三百多年的秘密,今天终于可以大白于天下了。而我们三人却瞪大眼睛,竖起耳朵,脸露惊讶之色,听李大爷讲那古老的故事……
原来这个白塔村的村民,匪夷所思竟然是明李自成大顺朝子民的后裔。确切地讲,是李自成麾下制将军李岩部下的后裔。
李岩原名李信,明朝河南开封府杞县青龙岗(今开封杞县黄土岗)人。原为明王朝天启丁卯年举人,后投奔李自成,被封为大顺朝制将军,后被牛金星诬陷,李岩惨遭冤杀。
此时李岩夫人红娘子正率领一支人马远在中原一带征战,侥幸逃过了李自成的迫害。李岩惨死的消息传来,红娘子悲愤填膺,立刻打起了为夫报仇的旗号,开始与李自成为敌,同时又反击满清。虽是两面受敌,但因红娘子调遣有方,她的部队还是接连取胜。
到后来,李自成失势,清兵攻下西安,直驱中原,大军压头,红娘子被迫撤向湖北一带,将人马并入南明巡抚何腾蛟麾下;然而,不久之后,清兵南下,屠扬州、陷南京,南明很快烟消云散,红娘子也在激战中失去了下落。
曾几何时,红娘子麾下其中一部辗转来到这里,相中这天设地造般断崖地势:后山平安路未造桥前有一道山涧叫鬼愁涧,深可几丈许,上设吊桥。这样前有断魂崖、一线天,后有鬼愁涧天险,可确保山上安全无虞。山顶天然平坝可以男耕女作,休生养息,安居乐业。
后来,又陆续在崖边建起白塔,其实就是瞭望台,如有官兵来袭,可以启动烽火报警,山下塔下寨可预作防守准备。后来,又在山上建立城堡,增加武备,训练士卒,垦田戍山,保境一方。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7、8)



(八)遊村

我与李大爷相见恨晚,一见如故,大爷邀我暂住他家,抵足而眠,方便秉烛长话。而小兰与章晗作伴,想必也有说不完的悄悄话。
翌日,晨雾散尽,太阳升起,白塔村像是揭开神秘面纱的美女,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我们眼前。今天恰巧章晗有课,便由李大爷引路,陪同我们遊览观瞻村容景观。
章晗的学校,就在她住所近旁,其实就是村原先的祠堂。殿堂权当教室,厢房兼作办公和臥室,另一间作厨房。大爷还告诉我,老教师大老陈的家就在不远处的街上,与这里相距只几家店面。
堡内一条直街几家商铺,大都是杂货和饮食店。李大爷告诉我,原先这里人来人往很热闹,后来年青人外出打工,留下老人看家带孩子。这里没有正规学校,孩子大了要上中学,只能举家搬到山外镇上去。
岁月沧桑,世事难料,可以预见未来这里的居民只会越来越少。按照乡镇长远规划,不久的将来,这里将被开发成旅游景点。已有个别农家,集资筹办农家乐和民宿,以应付那些日益增多的上山寻宝探古的游客。
由于历史的原因,白塔村大都姓李,崇古尚武,性格豪放。男孩子从小喜欢舞枪弄棒,拜师学艺,李家拳在这一带享有相当名气。过去,李家拳秉承祖训,只传男不传女,现在时代不同了,女孩也能挑大梁,章晗是他收的第一个女弟子。她学艺仅一年多,略通拳法,刀法器械已趋娴熟,现在如论格斗三、四个人近不了她身。
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想不到,章妹竟有这等好功夫。没承想,她到这个穷山僻壤支教,倒是真支出个名堂来。我不由地感叹:是金子总会发光,是彩蝶不论它飞到哪儿,都有它生存的空间,都有鲜花盛开的地方。
说话间,不觉从李大爷家的南门,边说边走来到另一头的北门,整个堡区大约纵横不过一华里,独东西方向没有门,整个城堡并不想像中的那么大。北出城门就是通往鬼愁涧吊桥方向,过了桥就是被称之为平安道的下山之路。小兰说去北城门口写生,我与大爷便信步走进一家茶馆。
待到双方奉茶之后,我便将来村途中,中巴车上发生的那档骗局告诉了他。李大爷狐疑地摇头:不像是本地人所为,难道另有他人?
接着,我又拿出小兰报案时提供的画像,李大爷辨认了许久,最后对哪张黑体恤画像凝思沉吟起来,嘴里还喃喃自语:难道是他?”“好像又不太像……”
最后,李大爷手捻胡须,说出一段更加令人震惊的历史,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指点迷津书新篇。




(未完待续)
(2020年9月19日)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