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9、10)

2020-09-20 07:17阅读:

复老头的博客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9、10)
笔传心曲(小说)
——《心存书香·续篇》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9、10)
(九)疑团
原来当年李岩被诬陷遇害,导致大顺朝覆灭的,始作俑者是大顺朝丞相牛金星。据说,他之所以这样做,一方面是抓住李自成嫉妒李岩的才华的心理,下毒手以绝李岩将来功高盖主的可能;另一方面,牛自己也有野心。
故而,牛在大顺军里四处散布眼线,培植亲信,甚至安插亲信到部队作臥底或细作,即便是李岩和红娘子部队也不能幸免。在内忧外患下,大顺军的失败是不可避免的。
李岩余部来到这紫岩山区韬光养晦、隐姓埋名,当然不敢公开招兵买马、招惹是非,但凡三百年间,仍内讧不断,也出过内奸和汉奸,但始㚵有惊无险,紫岩山寨终得建立。抗日战争时期,有一个名叫汪真的汉奸,失败后不知所踪。
李大爷最后不无感慨地说:适才,看到你提供的画像,眉眼之间很像那个叫汪真的。但又搖搖头:汪真如活着,也该五、六十岁的人了。
但也有个例外,我插话道:就是这个汪真如果有后代。李大爷一拍大腿:对呀,这个我怎么沒想到。
如果真是这个汪真的后代,又流窜到这里作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似乎太巧合离奇了吧。我和大爷又协商了处置办法,打算与山下治安民警沟通后,再开个警民联防会议,决不能疏于防范。
转眼,半天时间过去。下午,李大爷又带着我们去了北门外的鬼愁涧,那只大黄似乎与大爷形影不离,始终在我们四周转来转去,时不时竖起两耳注视远方,好像一位忠诚的卫士。
鬼愁涧地势险峻,两座悬崖相峙而立,形成一道天然山涧,深逾几丈,涧底怪石嶙峋,急流激石,水雾弥漫,发出雷鸣般响声。有人形容鬼愁涧的险峻:鬼愁涧、鬼愁涧,猕猴越不过,飞鸟看不见,神仙摇摇头,连鬼怕朝前。
两崖相距,虽不足十米,给人以近在咫尺错觉,但是如此天设地造的天堑鸿沟,还是让人感到望而生威。两崖之间一座吊桥飞架南北,果有一夫当道,万夫莫过气势,加上南崖高墙壁垒的城墙,足以抵御几万大军。
李大爷在吊桥上指点江山,告诉我这里山岩颜色呈现赤紫,故称紫岩,也有地方称之为赤壁或丹霞地貌的。两侧崖壁半腰上,生有无数崖洞,沿着南崖西去约五百米崖壁上有个藏宝洞,相传是李岩部下当年藏宝的地方,也是媒体竞相报道摩崖石刻发现的地方。崖旁有块盘石突出,孤悬涧上,涯边长着几棵百年松柏和众多古树。

为了方便来客勘察观赏,镇上投资在崖边加装了护栏,增添简易升降设备,配置专业管理人员,现在只能进行保护性开放,非技术专业人员禁止入内。如此神奇去处,不由地勾起我的好奇,决定来日定要一探究竟,来个水落石出。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9、10)



(十)崖洞

第三天,小兰上街去写生,临走将大黄也牵走了。好不容易等到章晗没课,两人相约去藏宝洞看崖刻。一对阔别多时的恋人,终于有了两人单独的空间。
章晗今天打扮得特时髦漂亮:一袭藕色的连衣裙,长辫梢上系一对兰绸,像是两只兰蝴蝶,随着她婀娜多姿的步态,在她背后或胸前欢快地跳跃飞舞。女为悦己者容,今天她的这一身究竟为谁打扮为谁容?我俩当然心知肚明。加上俊俏容貌,青春奔放的魔鬼身材,令多少人为之倾到,也直撩得我心旌荡漾,难以自制。
一路上,章晗像只山麻雀唧唧喳喳个不停,更让人难堪的是,她竟然大胆挽着我的手,惹得满街人朝我俩行注目礼,也立马飚升了她令人难以置信的回头率。
这也难怪,这一年多来在这人地生疏的异地他乡,她没有亲人的呵护,没有朋友的问候,也没有她倾诉心声的对象,更没有她释放喜怒哀乐的空间,岁月的五味杂陈、生活的酸甜苦辣,都得由她自己抗。欢乐时,对着苍天大地,像傻子一样似笑似哭;悲伤时,眼泪嚥到肚子里,只有天知地知。有时,她甚至怀疑自己,这一切牺牲是否值当?
如今,最亲的人来了,还是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曾经的恋人,难道还不允许她恣情地放纵一次吗?亲人来了,心中的愁云和不快,就像那山中晨雾被山风吹散一样,立马风轻云淡,随风而去。
说话间,来到藏宝洞上方盘石前,藏宝洞就在崖下十多米处。为了方便上下,这里临时装置了一个类似北方打井水用的辘轳,下面系个长方形箩筐,一次只容两人上下。崖上崖下联系靠系在崖树上的铃铛,只要下面的一拉栓铃铛的绳子,崖上的人就会把吊篮和人拽上去。
章晗告诉我,这玩意看似原始,却也管用,已经接待了好几批专家学者。原来,紫岩这一带民风盛行崖葬,故这鬼愁涧两边崖壁上有数不清的石棺崖洞。这个崖刻也是今年下葬时无意中被发现的,而恰巧被送葬亲友中一个好事的记者披露出去的。
我与章晗坐进竹篮,在两个大汉的辘轳摇把控制下徐徐下降,山涧的自然美景一览无余:只见蓝天下两道石崖相对而立,崖壁长着岩草灌木,一簇簇映山红、黑黝黝的崖洞,星罗棋布般散落在其中。
脚下湍急的溪流在巨大的山石间翻滚咆哮,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阵阵水沫随着山风飞溅席卷而来,空气弥漫着氤氲潮气。远处木制吊桥和空中彩虹相映媲美,好一幅滚滚雪涛峡谷图!
素有恐高症的我却无心欣赏这绝世美景,甚至不敢朝篮外多瞅一眼,只是情不自禁地抱着章妹的蛮腰,一股温香软玉贴身而来,甚至能感觉到对方的体温和心跳。然而,这一切我却全无感觉,一股恐惧的紧张感充斥着我的全身,仿佛世界的一切全都静止了。


(未完待续)


(2020年9月20日)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