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11、12)

2020-10-05 09:55阅读:

复老头的博客

博主很神秘,什么也没有留下~

关注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11、12)
笔传心曲
——《心存书香·续篇》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11、12)

(十一)崖刻

唯有章晗微笑安祥地看着我,并十分自然妥帖地将我的头按在她的柔软胸脯上,像母亲抱着自己儿女一样。此时,似乎这个千年难得的艳遇令她感到十分陶醉,甚至暗中祈祷时间不要过得这般快捷!
随着一声铃声,吊篮终于降到了洞口,一道连筐绳索将我们拉进洞
去,两个村民将我们扶出了吊篮。顿时,一个偌大的洞窟展现在我们眼前。
这个所谓的藏宝洞,是坊间一直在紫岩山区传说的故事:相传李自成兵败前,曾由牛金星将搜括来的财宝分散藏匿某省大山各处,而紫岩乡便是其中一处。其实,紫岩藏宝洞之所以会成为众矢之的,并为历来各大势力所觊觎,其原因还缘自民间流传的一首民谣:紫微当头,岩开石裂。藏东露西,宝出仙界。有人说这是首藏头诗,头四字合起来便是紫岩藏宝
这里所有岩洞,唯有藏宝洞洞库最大,且又是天然形成,故成为历代盗宝人盗挖的首选,三百年间不知有多少批盗贼来过这里探宝,几乎将这里搜了个底朝天,但全都无功而返。
章晗告诉我:崖刻的发现也富有戏剧性,据说有个采药人在帮他人下葬时,曾冒险攀岩采集洞口崖壁上的石斛。无意中看到被泥土和植被覆盖的文字遗存,那些似画非字、似篆非隶的文字,虽年隔久远还能依稀可辨。”“后来,章晗指点几处崖壁:除去泥土覆盖后又发现了几处。
我举着手电在崖壁间仔细端祥,几处文字经前几批专家考古挖掘整理,有的还用红颜料重新构勒塗描,显得异常醒目。在章晗帮助下,我将所有崖刻用相机拍照留存。
文字信息量很大,合起来计有数百字,有的因年代久远,残缺不全,无法辨认。但所有文字的确如媒体所说,非现有文字可查。却很像古代原始的象形文字,表达什么含义却茫然不知。
转眼,日当正午,我和章晗席地而坐,拿出随身携带的干粮,应付了事。期间,章晗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始终不离我的左右。
饭后,我俩坐在洞口岩石上,相互依偎着窃窃私语,章晗照例问候了钟芳和翰翰的近况,言语中流露了无限的爱恋和想念,还回顾了先前三人那段难忘的友情。阵阵山风袭来,吹散了她额前刘海。我帮她理了理头发,问道:章妹,这几年让你吃了不少苦。
没事,只要邹哥心中有我,我也心满意足了。小妮子免不了要调侃一下。
难道,这两年就沒遇到过可心的人吗?我关心道。
章晗用树枝在地上胡乱边画边说道:像邹哥这样优秀的,上哪儿找?她抬头看我一眼接着说:如随便找,倒有一个。章晗大方地说。
谁?
就是李大爷家的孙子。
原来,李大爷有个上大学的孙子,去年暑假回家,和章晗一起拜师学艺,练拳脚功夫。小李文雅谦和,行侠仗义,又加上学识渊博,一来二去,竟然俘获了章晗几分芳心,很是得她的好感。但好感归好感,但凡上到谈婚论嫁,还是远开八只脚。


小说:笔传心曲-《心存书香·续篇》(11、12)

(十二)辨字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一个下午很快过去,就着夕阳西斜,我给章妹拍了几张靓照。并在她摆弄下自拍了俩人的合影及紫岩峡谷风光。
一连几日,我足不出户,一头扎进辨认崖刻怪字的甄别工作。鬼愁涧拍得崖刻胶卷,是章晗特意托人去镇里照像馆冲洗的。
我面对着照片上的奇怪蝌蚪状文字,像走进神奇的符号王国,顿感束手无策;整理那一大堆象形文字,又像特工遇到难以破译的电文一样,又觉搔心挠肺般难受;有时,也会天真地幻想,如果有一天能像李少白醉酒写蛮书,提笔醮墨,一挥而就,那该有多惬意!
据说,唐朝当时有一番邦来使,用外语提交国书。大臣们蒙了:此书皆是鸟兽之迹,臣等学识浅短,不识一字。 杨国忠一看,双目如盲 ,满朝文武,无一人认得,惹得龙颜大怒。幸得李白识得蛮文,不但翻译出外使国书,还用同样外文回书,使龙颜大悦,还为国人争回了点颜面。
为了配合我的工作,学校也适时调整章晗工作,让他这段时间专职照顾好我的起居,能集中精力,心无旁骛地攻关。当然,有佳人陪伴,心情舒畅,精神倍爽,美滋滋地享受一番贵宾般的待遇。
山下,终于传来了好消息,说是打掉了那个专门在中巴车上作案的诈骗团伙——这是来山上参加联防会议,那位塔下寨治安点民警说的。通报人巧不巧正是给我们上山指路的,那位饶舌的民警。
真是一回生、二回熟,那位民警看到我马上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这次破案,首功还是邹教授和小兰提供的画像。并介绍道:我叫何山,有事尽管招呼。接着又说:可惜,这次跳窗跑掉一个首犯。
谁?大伙不免追问。
就是那个黑体恤,民警不无遗憾地说。说着又从公文包拿出一份资料。原来这个黑体恤名叫汪彪,二十多岁,居然还是个惯犯。
资料显示汪彪的父亲果然就是汉奸汪真。看来他多年隐名埋姓,行踪诡异,却始没有忘记紫岩这块土地,也许他把复仇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
而汪彪果然没有辜负他父亲期望,小小年纪已经劣迹斑斑,流窜作案多次,有的还属大案:多年前发生在龙江塔舍利子盗窃案与他不无关系,省博物馆商代青铜器失窃与他也有关联,是省市挂号的通缉要犯。这次他流窜到这里,决非是为了小小诈骗这么简单?
加之,汪彪生性狡诈,从小学就一身功夫,攀爬窜房不在话下。要想将他轻易拿下,可能不那么容易。大伙分析,汪彪应该是冲着崖刻而来。
小兰这几天也显得忙忙碌碌,不是写生便是采风。她和大黄似乎也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无论小兰到哪儿采风,大黄便屁颠屁颠地跟随在后,颇通灵性的它似乎什么都懂,只要小兰招呼,没有大黄办不到的。
(未完待续)
(2020年10月5日)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