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创新院四年 -- 抗战的一半

2014-12-01 16:51阅读:
这几天看了霍炬和庄表伟的两篇回忆录,也勾起了我那苍白、贫乏的回忆,决定也来写一篇。但是打开博客后却又不知要如何开始,感觉是技术写多了,已经完全不懂得如何去写一篇正常一点的文章。于是也请各位看官多多包涵,本文极有可能文不对题,语无伦次。
一、感恩的开始
至今还记得很清楚,2008年10月,我入职了在当时还如日中天的盛大,在创新院成立的前夕。面试时老郭和大年一致的告诉我,创新院很快会成立,会有这样那样的条件和待遇,我对此表示欣赏和赞同,因为我想拥有这样的环境已经好久好久了。之前在IBM,虽然做的事情并不无趣,同事关系融洽,工资也不低,但是从任何方面来说,都远不如盛大创新院,就算是如今,我依然认为当年的创新院的环境是最好的,没有之一。
入职不久后我们等来了创新院的开院仪式,大年慷慨陈辞了一番,大致是说盛大会用创新院来扶持、孵化所有优秀的项目,提供足够的人员与资金,优秀的项目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好的项目我养你十年又何妨』。我非常喜欢这样的调调,也觉得自己没有来错地方,老板的气魄是足以成事的,开院仪式时已经有了50多位同事,而我刚入职时只有12位,足见创新院对人才的渴求与重视,办事的效率也是非常之高。至此也算是完全融入了这个集体,可以开展一番事业了。
二、峰回啊那个路转
我敢说,在创新院没有人比我换过更多的部门了,虽然我私底下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换得太快,就在每个部门都难以有所建树,懂点皮毛又难以精通,可能后续也没有什么机会去再进一步学习了。
刚搬到华佗路时,我的位子在三楼产品发展部,很快的被搬到二楼家庭项目部,在那里过了颇为快乐的一阵子,最后又被搬到了一楼。当时我的上司是小雨哥,我们关系不错,有一次我跟他提起,已经从三降到一了,是否很快我就得出去了,虽说只是玩笑
话,但是却变成了现实。
当然了那时搬出创新院大楼并不是离职,而是去了投资部,参与移动项目的投资评估,我还记得很清楚,那时候和tinyfool一起每周要看5~10个项目,给出评估意见,而且我们各自手里还有其他项目在做。也是那个时候,让我认识到了投资的圈子,认识了很多内部外部的投资人,认识了很多优秀的创业团队,其中有一个还是我亲手带的,这是我在盛大成长最快速的时候。
带了一阵子创业团队后,突然间有了一个让自己都震惊的预感,可能马上要有大事发生,要离盛大更远了。果不其然,接下去的一次调动就直接把我派到了北京。那时候北京创新院还没有落成,我落脚在位于石景山的华友世纪。我并不在乎自己在哪里工作,但是我相当在乎自己的工作性质和目标,很可惜的是,似乎转到了这一步是没有目标的,每天都在忙,却不知道在忙什么。
我记得在北京时,我手里有4个项目在同时进行,乐Pad,华友的项目,WOA,3A广告,说句不负责任的话,当时这4个项目没有一个是我做完的,WOA和3A都只跟了个开头,写了一点点代码就交给了别人,华友的项目跟本就没落实过,乐Pad跟了比较久,也有起色,但是毕竟这并非盛大自己的项目,而是与联想的一个合作项目,非常的受制于人,项目做到最后,参与项目的人全部离职,就连联想的相关人员也都离了职,那个时候我第一次产生了想马上回上海的念头。
随后我联系了王立,那时候电子书已初俱规模,而且我也在乐Pad项目中学习到了很多硬件,产线相关的技能,认为自己能够用胜任电子书的工作。经过一番沟通之后,我被救回了上海并加入了电子书项目,直到最后的离去。
整整四年,抗战都完成了一半了,我也算是各处游历了一番,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呢...
三、你认为你在创业?
创新院的性质到底是什么?我曾经不止一次问自己,也问过身边的人,我得到的答复几乎都是『创业』或者『孵化』。于是就要从几个方面去看这事了。
首先还是说环境吧,公司里面几乎要什么有什么,一个食品柜子就放在附近,只要走几步路就可以享受到美食,也有坐上去超爽的按摩椅,还有桌球和各种运动。我时常见到有同事边吃着瓜子边写着代码,或是干脆抱了个笔记本躺在按摩椅上,打个桌球甚至是去外面打个篮球更是司空见惯,请记住,我说的这些都是在上班时间。虽说我觉得这是好事,是福利,我也很喜欢享受,但是这是创业吗?当时我带领着一个创业团队在他们租下的小办公室里工作,哪有什么吃的,每天我都陪着他们吃包子,院内的人可能不知道这一段往事,但是当年做投资的朋友都称我『包子王』,更不用提还有娱乐活动。娱乐是必须的,但并不代表应该用上班时间来打球,过于理所当然了。所谓的创业,那是全部人员拼尽全力在往前飞奔,而不是做一休三,到了后来好多人都只学会了享受,却忘了自己本来该做的事。
其次再说说人吧,我知道创新院内很多人都是自己创过业,做过CEO,对技术,对行业,对商业都有着非常独到的见解,也有很多人是一方术业有专攻,在开发或是其他方面算得上行业领袖。不管从那方面说,就两个字『牛人』。究竞有多牛,我想我并没有发言权,很多人对于我来说都是高山仰止。但是这样的一群人在一起,并没有做出太多的事情来,至少对于外界来说,耳熟能详的项目就那么几个。有能力的人却没有做出相应的事情,原因何在呢,于是再提一些个人观点吧,还是大家都太牛了。我时常会听到有人说『这个东西核心已经完成了,随便找人做个界面吧』,于是问题就来了,这个随便找人做界面,通常一找就没有了下文,直到项目被砍掉。大家都不愿意去做那些看上去比较low的事情,总认为自己高大上,该做核心的东西,而周边就找人随便搞搞吧。其实创新院也并没有太多的编制来供大家招聘一些产品,设计,或者运营人员,很多项目都直接变成了无解。而创业是怎么一回事呢,其实并不需要全体都是牛人,但是要有人能做事,全部的事情都要有人可以承担,而不仅仅只拥有技术。
还有的就是事了吧,也就是所谓的项目,好的项目有很多,比如说bambook,teamhost,everbox,1Q84fm,麦库,切客等等。但是现在除了麦库还半死不活的存在着,还有哪个呢?Bambook是让我很心痛的,很负责任的说一句,我们一开始的那一代质量是非常过硬的,但是后面由于costdown,直接down掉的并不是成本,而是质量。换过头来看看现在的投资人都怎么说,大部分人说的都是『你可以一年不赚钱,但是你必须做出用户量』,很明显的,用户量怎么来呢,靠的就是质量,以适当的宣传推广配合之。而盛大的一惯做法就是产品不足运营补,这个在以游戏为主的游戏部门或许可以这么干,但是对于创新院却完全不适合。一个全新的产品,甚至全新的理念,一切都是运营基础,游戏有bug大家可以忍,甚至可以去利用,但是App质量不佳的话,得到的下场大多都是直接被卸载,电子设备就更不用说了,拿在手里把玩一阵子若是不爽,你跟本不会买下它。还是回到创业一题,只考虑成本而不考虑质量的创业,会有哪个投资人愿意接招么?
整整四年,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项目起起落落,而自己后面提的一些项目更是直接被拒,直到最后离职,才自己又把它做起来,看着我现有的资金和资源,不由得也感叹,若是当年能在创新院做成这事,会比现在好很多很多吧。抗战是成功的,而我们倒底是成功还是失败?
四、无言的离开
分别是为了以后再相聚,我总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很喜欢创新院但是却又不得不走。当斗争这种事情降临到自己头上,而我又不愿意横生枝节,只能选择离去了。具体的事情不想再提了,只是没有想到,创新院这么好的环境,到了后来也养出那么几个比起官场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能人』
还记得离开时,好多人请我吃饭,老庄,Neo,tinyfool,老白,峰哥,老钱,无一例外的都没有问我为什么要离开,也许是早就知道了会有这一天吧,吐槽很欢乐,但也是每吐一句就一阵心酸,我们明明可以做得更好,但是却在欢乐中虚度了光阴,我也一直在说,我的盛大四年,做过的事情不少,做成的不多,唯一还欣慰的,就是交到了那么多朋友,平时有事无事还是可以一起喝酒吹牛,真有事了大家也都愿意帮一把,盛大这黄埔军校的美誉也是实至名归的。
五、思考
离开后很久,我都在思考这么一件事情,就是创新院该怎么做,或许我替古人操心了,但是我并不想重蹈覆辙。创新院的人大部分都有比较丰富的经历,不论过去是成功、是失败,总会有总结,有心得,还有热情,他们是一群狼。但是这个环境,却把每个人都养成了羊,然后当养的人发现事情不对,把羊放出来再让他们做狼的事情,怎么还能做得了?月圆下的一次变身还得经过28天残月的酝酿,并非一蹴而就。说到技术,说到项目,曾经的盛大都是非常领先的:当时所有人都还只知道用电视机只能看电视,盛大就有了盒子,当时的圈圈还有K掉QQ的可能性,当时语音聊天并未流行,盛大就有了EzTalk这样的牛B玩意,但是哪个做起来了呢?上回和霍炬聊天时,我们都很心痛,拥有如此资源的EzTalk居然被YY语音给干掉了,这到底都是为什么。
再说说职业经理人的问题,也许后期是要建立分院,也许是大年看到了创新院的管理过于扁平过于弱化,请来了相当多的职业经理人,他们带进来的是流程,是制度,是团队的规范化,同样也带来了斗争。这是我最不喜欢的东西,职业化并非坏事,但是斗争却会直接毁掉很多东西。
最后再说一下钱的问题,作为创新院本身,一开始并不会有资金上的任何问题,但是从创新院孵化出来的项目,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很多人都在自己的项目基础上寻求拓宽,但是却又得不到相应的支持,最后资金断裂,创始人没有信心了,项目也就完蛋了。短期内盈利的压力压垮了很多人,另外也有49/51这种奇葩的股份比例来『支援』创业,这种情况下,资金若是不断,那才是奇迹了,有多少人被搞得无法再行融资。而我们现在再往外看,几乎没有任何的投资人会要求『短期内盈利』的,也跟本不会有49/51。
成功的前提是什么,无非是找准一个方向,不顾一切的坚持下去。有人曾总结说『坚持,不要脸,坚持不要脸』其实也是说的这个意思,但是反过来看创新院是如何对待项目的呢,说不上坚持,但是却要脸,第一版绝不往外放,绝不第一时间开设论坛。的确是有脸了,但是却错过了第一时间与用户交流,听取反馈的时机,创新院从来不输在技术上,但是却输在时机上。同样的再提一下Bambook,提一下盛大手机,我们曾经非常有机会做到国内第一,让kindle跟本无法进入中国,也非常有机会让小米手机跟本做不起来,但是我们却没有做到。
整整四年,我们错过了多少东西,有多少梦想胎死腹中,回头看当年的兄弟们,看当年的项目,多有唏嘘。当现在看到其他的创业团队在做某些事情时,我常会说一句,『嘿,这事以前我们创新院干过』。
六、不想结束的结束
正如老庄文中所说,如果有可能的话,我也不想离开创新院,纵然是走到尽头,感情还在,就算一时离去,也还有峰回路转,也正如我在2013年又重回了盛大,是为了什么而回去的呢,其实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冥冥之中那份感情吧,当然这次是彻底把Bambook『处决』了,也见证了创新院历史上的最后一天。
打着创新和创业的旗号却做着不那么创业的事情,或许对于大年来说,他要的只是梦想,他愿意带着我们一起去追梦,但是这个社会无疑是现实的,又有多少人能把梦想变成现实呢?或许在后期的巨大的资本压力中,大家都已经忘掉了初衷,一心投入到追名逐利中去了。虽然只有四年,但是梦想不曾磨灭,还有力量和热情,抗战是八年才获得了胜利,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