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尤物——铜镜之美

2017-12-07 08:59阅读:
古代尤物——铜镜之美
□刘冬 李晗艺 宫凯
《旧唐书》中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可见铜镜是古人必不可少的生活用具,铜镜文化也已融入到社会生活当中。铜镜背后的纹饰,更是浓缩了当时的文化特征和审美情趣。“清冶铜华以为镜,莹光如水照佳人”。如果把古人生活用具拿来比较,那铜镜绝对当属尤物了。
在德州市博物馆展柜里静静地躺着几面铜镜,她们背面的纹饰映照出怎样的绝伦魅力?让我们一起去探索找寻。
●唐朝鼎盛:神秘的瑞兽葡萄镜
铜镜最早出现于四千年前的齐家文化,从商周时代起,大多被当作祭祀礼器,战国时期流行,到唐代制作工艺到达顶峰,这也是由于唐代政治上的强大和经济上的繁荣,使铜镜艺术进入了鼎盛期。
我们欣赏铜镜,主要是看背后的纹饰。从史前到春秋时期的铜镜,基本没有花纹,或者少有几何纹。而到了战国时期和汉代,铜镜的纹饰多出许多新奇的纹样——各种山字纹、神兽纹、或云雷纹等不一而足。唐代以后,铜镜迎来了崭新的繁荣期,一改神怪满镜的局面,更注重于写实,各种花鸟鱼虫、麒麟海兽等祥瑞之物和吉祥的图案出现,让我们看到了那个时代人们的真实情感和人文情怀。
唐代最夺目最多谜的铜镜,当属瑞兽葡萄镜。瑞兽葡萄镜又称海兽葡萄镜、海马葡萄镜。其中“海兽”的样子“似马非马”,充满了神秘色彩,究竟为何种动物,至今也没有一种准确的说法,所以被中外专家学者称之为“多谜之镜”。海兽葡萄镜的神秘还在于背后的独特纹饰。将海兽纹与葡萄纹联系在一起是何种寓意,让人难以捉摸。近年来,海兽葡萄镜身价不断攀升,逐渐成为各路藏家热捧的对象。
古代尤物——铜镜之美
这件位于德州市博物馆第一展厅的唐代六瑞兽葡萄镜,直径14.2厘米,形制为圆形,镜沿较高,兽形钮
,镜背分为内外两区,中间有一凸棱间隔,内区高浮雕六只瑞兽追逐嬉戏,瑞兽之间有缠枝葡萄纹,外区高浮雕瑞禽及缠枝葡萄纹,口沿铸一周缠枝花草纹。铜镜制作精良,其纹饰制作工艺精细,构图完美,纹饰清晰,六只瑞兽生动活泼。唐代瑞兽葡萄镜的出现,也表明了当时葡萄纹已盛行,有浓烈的盛唐文化色彩。这面铜镜展示了唐代较高的铜镜技艺和审美眼光,以及艺术包容性。
●宋代转折:流露出更多文人气质
如果说唐代是铜镜的鼎盛期,那宋代便是铜镜制造的转折点。
在中国古代,家中有铜镜的多为皇室贵族,特别是在春秋战国至秦,铜都不是寻常人家所用之物,老百姓只能以水为镜。而到了宋代,铜镜逐渐普及,并成为寻常百姓的生活用品。比起唐代的铜镜构图的无拘无束,雍容华贵,宋代的铜镜则出现了一些流露文人气质的人物故事、山水楼阁等纹饰,多注重实用,轻装饰,素面镜也逐渐多了起来。
古代尤物——铜镜之美
这件铜镜位于博物馆第一展厅的宋元通柜,是一面以人物故事为主的铜镜。直径13.3厘米,镜面为圆形,球形钮,镜背铸许由巢父故事图案。此款图案故事镜最早出现于唐代,流行于宋、辽、金时期,衰落于元代。
许由巢父故事纹饰体现了宋代的文人气质,也算是宋代铜镜的典型代表。据晋代《高士传·许由》记载,许由、巢父是传说中唐尧时代有名的隐士。巢父隐居在山中,不谋求世俗的利益,因筑巢而居,人称巢父。许由字武仲,阳城槐里人,“为人据义履方,邪席不坐,邪膳不食”。两位隐士共同创造了一桩千古佳话:许由洗耳的故事。此故事被后人所推崇,成为了隐居不仕的典故。通过铜镜背后的故事纹饰,我们也感受到了古人淡泊名利,悠然自得的隐士情怀。
宋代铜镜除了在纹饰上与唐不同,连铜镜的合金成分也出现重要转变。唐代铜镜在制作中加入了微量的银,而且含锡量增多,使得唐代铜镜呈现银白色光泽,而宋代铜镜则含锡量减少,含铅量增多,为黄铜色泽。宋代之后,铜镜文化便逐渐衰落,到明代中叶,特别是玻璃镜推广以后,铜镜最终被完全取代,退出了历史舞台。
中国的青铜器是被世界公认的顶级艺术品,而铜镜更是将青铜铸造工艺推向顶峰。所以铜镜的价值,绝不可低估。然而不管历史如何更迭,时代怎样变迁,一切与美有关的事物总是历久弥新地保留下来。就像尤物般的铜镜,它们在方寸间展示着最为生动的艺术美感,承载着几千年的人文内涵,静静地散发着属于自身的独有魅力,耐人寻味。
(本文文字和图片内容均由德州市博物馆提供。市民每周二至周日9:00-16:00可持身份证免费入馆参观。)
(已载12月7日《德州晚报》)
古代尤物——铜镜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