隽不疑:天子脚下斩“太子”

2019-09-05 00:03阅读:
隽不疑:天子脚下斩“太子”
文/张居明


隽不疑,字曼倩,渤海郡(治在今河北沧县东)乐亭县(今宁津县大柳镇)人。他在天子脚下斩“太子”的故事,历来为人们津津乐道。




朝廷抛来的“烫手山芋”


隽不疑博学多才,熟读《春秋》、《史记》,做了渤海郡的文学官。汉武帝末年被任命青州刺史。


汉昭帝时,齐孝
王的孙子刘泽勾结豪强图谋造反。隽不疑发觉以后,果断地逮捕了他们,并使他们认罪伏法。因此,他被调到天子脚下担任京兆尹(时长安市市长,相当于今天的北京市长职务)。


公元前82年(汉始元五年),有一男子,衣着华丽,自称“卫太子”(汉武帝时,卫皇后所生的太子),坐着黄犊车,带着家奴在长安街头招摇撞骗、欺男霸女、胡作非为。


一日在长安北关十字街,一卖唱老者领着他十七八岁的姑娘被这男子撞见,他看姑娘长得有几分姿色,要她做小老婆。姑娘不从,他就命恶奴硬抢,当老人去阻拦时,被这男子一脚踢在地上,正好碰在路边的石头上,当时断气身亡,围观的百姓马上报了官。


汉昭帝知道后,就令公卿、将军、丞相、御史们去辨认 “卫太子”的真伪,结果谁也不敢说是真是假,怕说错了招来欺君之罪。最后,皇帝和廷尉府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了地方,叫京兆尹来处理这件事。




几句话让假太子“露了馅”


这名男子被带到隽不疑面前后,气焰十分嚣张,高声大喊:“赶快放我出去,如若不然,以后我要灭你九族。”


隽不疑认为卫太子得罪先帝而逃,不受刑而死,即使没有死成,现在自己送上门来,仍然是罪人,而且又犯新罪,理应严惩,《春秋》里也有例证,所以他成竹在胸。


又看眼前这“卫太子”,衣着虽华丽,但举止粗俗、獐头鼠目,没有一点皇家之风,像个山寨版,于是他灵机一动,计上心来,便用墨子的话试探这男子:“染苍则苍,染黄则黄,是哪位儒家所言乎?”男子回答:“孔夫子所言,谁人不知!”隽不疑又问他小时候的老师是谁?他说日子久了,已记不清了。隽不疑问他母后叫什么名字和一些皇宫礼仪。这时,他一会儿支支吾吾,一会儿又沉默不语,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汗珠也不断从脸上淌下来。


隽不疑看看火候已到,一拍惊堂木,大喊一声:“大胆狂徒!你是何人,竟敢冒充卫太子横行霸道、为非作歹?还不从实招来,免受皮肉之苦。”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摄于隽不疑的威严,这名男子终于如实交代了实情。原来这名男子叫成方隧,是夏阳(今陕西省韩城市城南)城里一个有名的地痞无赖。


卫太子在夏阳避难时,他曾与卫太子有过一面之缘,又因年龄长相与卫太子有几分相似,后来产生了假扮卫太子到长安诈骗的邪念,不想在隽不疑面前很快原形毕露了。经过了廷尉验明正身,这名“山寨”卫太子最终被腰斩于长安街头。




仁慈母亲助他彪炳千秋


皇帝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称赞说:“应当重用通晓经典、深明大义的公卿大臣啊!”那些在朝的高官也都钦佩不已,说他是个智勇双全的人。霍去病的同父异母兄弟、大司马霍光想把女儿许配给隽不疑,也被他婉言拒绝了。


隽不疑能够名垂青史、彪炳千秋,得益于他有一位像孟母一样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她就教育儿子要团结别人,遇事避让,不要争强好胜,要学会帮助人。有时儿子被别的孩子欺负了,她也不像别的大人那样去找人家评理,而是给儿子讲“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


在隽不疑担任京兆尹期间,每次到县里审查记录犯人情况回来,他的母亲总是问:“有可以平反的人吗?能让多少人活下来?如果儿子说有很多平反的人,他的母亲就高兴得像个孩子,吃饭也多,睡觉也香;如果说没有能释放的,他的母亲就生气了,撅着个嘴,既不吃饭,也不睡觉。所以,隽不疑虽然身居高官,但在他仁慈母亲的教导下,执法严厉却不残酷。


后来,隽不疑因病离职,死于家中,葬于现宁津县城北二十余里处的大柳镇北。朝廷为其举行了隆重的祭奠仪式。京兆尹继任者赵广汉曾这样评价他:“我可以在臣民之中禁娼之邪,清除不道德行为,但在处理有关国家安危的重大事情上,我和隽不疑相比,还相差很远很远。”




相关链接


“卫太子”是谁?


卫太子刘据(前128年-前91年),汉武帝刘彻嫡长子,汉昭帝刘弗陵异母兄。母为卫皇后。


刘据于元狩元年(前122年)夏立为皇太子,成年后,汉武帝每每巡游天下,便以国事交付于他。卫太子为政宽厚,屡屡平反冤案,深得民心。征和二年(前91年),刘据在巫蛊之祸中被江充、韩说等人诬陷,因不能自明而起兵反抗,诛杀江充等人,汉武帝误信谎情,以为太子刘据谋反,遂发兵镇压,刘据兵败逃亡,最终因拒绝被捕受辱而自杀。


冤案平反后,汉武帝建思子宫以寄哀思。汉宣帝刘询继位后,为祖父刘据追加谥号曰“戾”,重修陵寝,供奉祭祀。


(已载9月5日《德州晚报》)
隽不疑:天子脚下斩“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