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明大义的女性——记陆姓的始祖母、二世祖母

2020-03-05 08:54阅读:
文/赵春万
《德州晚报》1月21日《陆姓先祖的传奇故事》文中提到,陆姓得姓于平原郡的陆乡地名,历史上的平原郡相当于今天的德州市。陆姓始祖陆通(达子)为国捐躯;二世祖陆发(王孙贾)是位少年英杰,他们都是彪炳史册的人。俗话说,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性,陆通、陆发的夫人,也就是陆姓的始祖母、二世祖母又是怎样的人呢?


舍小家顾大家的陆姓始祖母
在《战国策·齐策六·王孙贾年十五》中,王孙贾同齐闵王在逃亡中失散,一人回了家。老母指斥他:你早晨出去不回来,我在家门口等你;晚上出去不回来,我到闾巷口等你;现在你侍奉大王却独自回来,大王望你何异于老母,你有何面目独自回来?
老母对王孙贾的批评教育既亲切又严厉,可谓循循善诱。大家还应注意到,王孙贾母教育儿子的时候,王孙贾母刚刚丧夫不久,且儿子才十五岁,追随闵王逃亡会有重重险象,但王孙贾母毅然鼓励儿子绝不能当逃兵。在老母的指引下,王孙贾重返前线,杀敌报国,建功立业。王孙贾的老母就应该是陆通(达子)的夫人、陆姓的始祖母。可见陆姓的始祖母是位舍小家、顾大家,深明大义的女性。


懂用人之道的“齐孤逐女”
刘向《列女传》中《齐孤逐女》篇说:齐国有个女子,即墨人,是齐相的妻子。她没有了父母,貌相也很丑,三次被乡里赶出,五次被邻里驱逐,过了婚嫁年龄也嫁不出去。
齐国国相的妻子死了,孤逐女求见齐襄王,自报家门说,自己三次被乡里赶出,五次被邻里驱逐,愿见大王陈说道理。襄王正在吃饭,赶紧吐出口中的食物去接见。随侍人员劝襄王不必急着见一个被三番五次赶逐的人。襄王说,你们不懂得,牛叫马不应,不是马不闻叫声,而是牛马不同类。这个女子必有过人之处。于是同女子谈了三天。
第一天,女子问,大王知道国之柱石吗?王答:不知道。女说:国之柱石就是相国啊。柱石不正,栋梁不安;栋梁不安则檐板坠落,房屋就要倒塌了。大王就是栋梁,百姓就是檐板,国家就是房屋,所以对国相的任用不得不慎重啊。
第二天,王问女:我的国相如何?女答:比目之鱼啊。外比内比,然后能成其事,就其功。啥意思呢?就是国相外要调整上下君臣关系,内要调整宗族家庭关系,才能使国家安定。
第三天,王问:我的国相可以换吗?女答:中等人材啊,求这样的人不容易,如果有更好的人当然可以换,只不过现在还没有。我听说贤明的君主用人专一诚恳,所以楚用了虞邱子而得到孙叔敖;燕用了郭隗而得到乐毅;大王若能推诚用相,现在的相可用啊。王说:我用之怎样?女答:从前齐桓公用了善于算数的人,很多有道之士就来了;越王尊重螳螂挡车的勇气,勇士们就来了;叶公好龙,龙就从天上下来了。物有所用的征候,用不了多久。王说:好。于是重用国相,敬而事之,以逐女配相国。
过了三天,四方之士多归于齐,齐国大治。齐国的民众编了歌赞颂逐女。


“齐孤逐女”即陆姓二世祖母
可能有人会问:齐襄王的国相有两位,一是田单,一是陆发,怎么知道孤逐女配的是陆发呢?答案很简单:一是田单年老,二是田单在齐国很得民心,齐襄王甚“恶之”(见《战国策·齐策六》),所以齐襄王不会再给田单配以贤内助。孤逐女一定成了陆发的妻子。
孤逐女是一个不同流俗的人,她以自己的才能赢得了举国上下的尊重,为齐国的大治做出了贡献。
总之,陆姓的始祖、二世祖都是彪炳史册的人;陆姓的始祖母、二世祖母也都是深明大义的人。这就是说,陆姓的“根”是很正的,这注定了扎根在德州沃土上的陆姓,一定会成长为中华民族之林中的参天大树。
(已载3月5日《德州晚报》)
深明大义的女性——记陆姓的始祖母、二世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