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缺位”真的是父亲不作为吗?(全心理)

2020-05-28 22:51阅读:
丧偶式育儿,诈尸式育儿,这些“网络新词”,有没有一种熟悉感?
父亲缺位对孩子的负面影响,已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社会现象,成为了大众热议的教育困境。
然而,不论我们带着怎样的视角去看待这一现象,都很难找到一份普世契约,承诺父亲一定会处在父亲本该在的位置上。
当全社会的舆论都习惯了将矛头指向了那些缺位的父亲们时,笔者想从心理学的角度提出问题:我们是否真的可以将父亲缺位一味地归结为父亲的不作为?
先来看一条微博热搜轻松一下
热搜
#爸爸嫉妒女儿作文只歌颂妈妈#
据说,
爸爸(们)的“嫉妒”搭配着视频更真实哦!
看着这位在女儿和妻子面前已经语无伦次的年轻爸爸(他也是一群父亲的代表),有网友不禁要心疼三秒钟,也有网友指出女儿之所以如此,是不是因为在日常生活中父亲缺席太多呢,而也有一种声音在讲妈妈是怎么向孩子描述爸爸的……
这似乎在警醒我们:如今,父亲缺位这个社会现象确实普遍存在,然而,如黑格尔所言的“存在即合理”,究其背后,可能还蕴藏着某种隐匿的合理性。
对缺位的再解读
大众对“父亲缺位”的普遍理解是家庭中父亲角色的缺失。然而,从字面意思来看,“缺位”更直接的解释应该是位置缺失或是地位缺失,因此,“父亲缺位”也可以有另一种理解,即在家庭中父亲位置的缺失。
笔者有意提出“父亲缺位”的两种
不同理解:
父亲角色的缺失;
父亲位置的缺失;
意图更深入地去探讨个问题的根本。
允许笔者作如下区分:家庭角色缺失是家庭现象层面的,而家庭位置缺失是家庭结构层面。在过去,人们过多地将关注点放在了现象层面,而忽视了对结构层面的探究。
恰恰是“缺位”的一词两义,给了我们另一种思考的启示。
试着问这样一个问题:在那些父亲角色缺失的家庭中,存不存在父亲位置缺失的情况,这些家庭是否真正地给父亲留出了角色的位置?
经常会听到从孩子口中说出的段子,“家里我排第一,妈妈排第二,狗狗排第三,爸爸排第四”。虽然是一种调侃,但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父亲们所面对的现实尴尬。
任何角色都需要一个恰当的位置来安放,某种程度上讲,位置是角色的前提。位置都没有了,角色也无从谈起。就如同舞台都没有了,让演员怎么演。
当父亲找寻不到自己的家庭位置时,这将间接导致父亲角色的缺失。并不是说家庭位置缺失一定在先,角色缺失一定在后。
也有一些另外的情况,例如在父亲出现短暂的角色缺失时,家庭很快抹除了他的位置,阻拦了他随后回归家庭的可能。
父亲,一端是角色缺失,另一端是位置缺失。谁先谁后,类似于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
当我们站在道德的高处谴责角色缺失的父亲时,是否也有必要了解一下这些父亲的家庭地位是怎样的呢。
社会大众有没有去深刻思考过,在角色缺失的背后,隐藏了多少父亲寻找不到自己家庭位置的那种无奈与苦楚。
缺位背后的婚姻问题
父亲们在家里没有地位,更准确的说法,或者更真实的现状是:家庭中往往出现母亲和孩子过于亲密,导致父亲与母亲孩子之间出现了一堵无形的墙,父亲被阻隔在了墙的一边,无法去到墙的另一侧。
尤其是当一个女人成为一个全能母亲,情感上不再需要自己丈夫的时候,一个男人/父亲注定在家庭中被边缘化。
这其中也包括了那些拥有较高社会地位的父亲,这些父亲在家庭之外可以掌揽大权,但回到家中,却总会发现孩子与妻子的联结太过于紧密,无法分离,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去介入其中,时间久了也只能任其发展无能为力。
这样的男性在家庭之外,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在家庭之内,却说什么都不管用。
家庭中,最重要的是婚姻关系,其次才是亲子关系,但现实中往往颠倒了过来,亲子关系成了婚姻问题的避难所,女人将情感的重心从丈夫那里转移到孩子身上。
这是需要反思的。
缺位背后的教育问题
心理学研究表明,父亲如果能够适当有效地介入到孩子的教育中,会给孩子带来非常深远的积极影响。
传统观念中,母亲是地,父亲是天,一个孩子既需要脚踏实地,同时还要敢于梦想飞翔,如果没有父亲这片天,孩子很可能会在飞翔中迷失方向。
一个有积极意义的父亲,一定是孩子的榜样,也许他在家中并不需要讲太多的话,做太多的事情,但父亲的正面形象一定会在孩子心中刻下最深的印记。而孩子飞翔的翅膀,恰恰是从这最深刻的印记中生长出来的!
但现实中,父亲们一方面被家庭无形地地排除在外,找不到自己在家中的位置,一方面又因角色缺失承受着社会的舆论压力。
这种恶性循环只会导致父亲离教育的本质渐行渐远,以至于越来越多的孩子在成长中出现了种种不同程度的问题。
当一个父亲失去了家庭的位置,也就失去了家庭的话语权,包括对孩子的教育影响的话语权。
这里也需要提醒母亲们一个重点:父亲在孩子心中的形象,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母亲的话语。
如果母亲对孩子的话语中的父亲形象是不堪的,充斥了大量的不满与指责,即便父亲再努力做什么,都只能是事倍功半。
反之,如果母亲经常在孩子面前有意识地塑造父亲的良好形象,那么即便这个父亲有很多的不足,也会带给孩子积极正面的影响。
父亲在家庭中的话语权和教育权有多少
缺位之下的意识形态冲突
传统封建社会的“男主外,女主内”的意识形态,正不断地被“男女平权”的现代观念的声浪所冲击。
这种思想冲击的背后,伴随的是家庭角色定位的混乱。
过去在儒家思想的影响下,家庭结构是相对固定的,父母在家庭中各自的位置也是稳定而清晰的,如儒家三纲五常中的三纲所定: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规定了孩子规定了须听从父亲,妻子须听从丈夫。
过去遵从儒家思想的封建社会里,即便丈夫在外主事,但大家族式的家庭结构,妻子虽然在家主事,但因为上有公婆的无形约束,旁有妯娌的比较,因而无法擅自将孩子父亲的位置从家庭结构中抹除,这样也就保证了父亲位置的稳固,将一个父亲的位置保留在孩子的精神世界中。
当今的整个社会提倡男女平权,这极大地推进了文明的进步,但同时也带来了不可避免的认同混乱。
男女平权,伴随着一种隐性的女权主义,一部分女性开始挑战父权,表现出强势,争取更多的社会话语权,与男性的竞争也越来越意识化。
这是社会文明发展的趋势,具有积极的影响。 但另一方面,女性的强势打破了旧有儒家思想的家庭结构框架,导致了一种新的可能性,女性或将成为一个全能的母亲,或将拒绝成为一个母亲。
一个全能的母亲会同时霸占父亲的位置,完全将孩子揽为己有;
一个拒绝成为母亲的女人,根本不想要一个孩子。
不管面对这两种女性意识形态的哪一种,都让男性在家庭结构中拥有父亲位置这件事情变得不可能。
与此同时,当家庭中的父亲位置被排除,父亲形象变得模糊,致使父权陨落时,这直接导致男孩对父性的认同出现困难,进而成年后的男性从内心深处拒绝成为一个父亲。
不论孰对孰错,可以预见的是,新旧两种意识形态的冲突会一直持续下去,并不以个人意识为转移。
对缺位的新思考
我们必须承认,作为拥有社会属性的人,始终是需要找寻一个位置安放自己的,不论是在家庭中,还是在家庭之外。我们需要以某种社会地位来标定自己,地位的背后是这个人的存在价值。
一个在家庭中找不到位置的父亲,会加倍转身在家庭之外的地方找寻一个用来锚定自己价值的位置,或是在自己的工作中,或是在自己的社交圈中。
试想,一个父亲自身的价值感,在家庭之中找不到,在家庭之外却可以找得到,这个父亲会做何选择。
答案不言而喻。
位置决定角色,如果不想看到父亲角色缺失,那么夫妻双方就都需要思考这个问题,即父亲位置在家庭中是否有缺失,这个位置是否明确而清晰。
每个家庭都有着各自的具体情况,虽然有一定的共性,但更重要的是每个家庭自身的关系结构的独特性。因此,不能一概而论,也不可以偏概全。
对于父亲缺位,需要避免任何不了解实际情况就轻易去评判的行为。
写在最后
结合心理工作中的经验,希望可以给正处在父亲缺位困扰中的爸爸妈妈们分享一种新的打开方式。
一个妈妈多对丈夫说:“我想,我是真的需要你。”
多对孩子说:“去找你爸爸,他说了算。”
一个爸爸多对妻子说:“我想,能为你做些什么。”多对孩子说:“有什么想要讲给我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