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为什么在成人的世界里,你感觉不到情绪(蒋勋)

2020-11-24 18:08阅读:

主播亚新

长江经济广播 全时财经频道 FM100.6 AM1125 频率副总监

关注
01 喜怒不形于色的儒家文化

青少年的时期我们很容易动情,可是到长大以后,我们常常告诉自己:我们是理智的.我们不应该让自己的情感随便流露。 譬如《中庸》说:“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意思是指你的喜悦、愤怒、忧伤、快乐,都不要表露出来,这就是中庸之道。 这是一门伟大的哲学。可是有时候我会反问自己,如果一个人的生命,他所有的喜怒哀乐,从来都不能流露,这个生命会变成怎么样的状态?
如果一个人总是让人不知道他究竟是快乐还是不快乐,当他看到一片盛开花海、满天繁星,也许会激动,可是却压抑住他的情感,这会是怎样的生命情境? 儒家重视人类的情绪,希望不要太过泛滥,主张节制。可是我担心在这样的文化里,一个人的感情长期被压抑,到最后变成不习惯表现。那么最后他的快乐不能跟别人分享,他的忧伤也不能跟别人一起分担。
有个讲话很直的西方朋友曾对我说:“每次看你们东方人的脸,总觉得你们好像面无表情。” 我觉得这有点侮辱东方人,于是问他:“你是什么意思?我们当然也有喜、怒、哀、乐啊!” 他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西方人对情感的表达比较直接。我们的快乐、忧伤比较形于色,总是会直接表现出来。 在东方,传统上往往认为“含蓄”、“内敛”才是好的。于是我们节制感情、收敛感情:可是我担心的是,社会的礼教是否在不知不觉中,把我们所有的情绪都压抑了?
02 冷漠的现代人
成人的世界里,有一种恐怖。那个恐怖是:你感觉不到情绪。 我很希望在大人的世界里听到“唉呀!那个夕阳好美!”。或者是“啊!我看到海了!”有时候我们旅行坐游览车,当车子转
个弯,大片的蓝色海洋跳到眼前,会忍不住惊呼出来。可是,当我们拥有社会某个阶层或某个身份时,我们会不敢表现这种情绪。这种“不敢表现”的文化长期累积,就变成一种生命的遗憾。
这种“遗憾”是我特别想要说明的。因为美是一种分享,美是世界上最奇特的一种财富,愈被分享,就拥有愈多。 在一个能分享美的氛围里,你会感觉到一种很满足的快乐。因为经由别人的惊呼,你看到了满天繁星;经由别人陶醉的呢喃,你看到了夕阳;经由别人的欢唱,你看到了花的开放——美是可以被感染的。 也许在现实生活里,我们有时候忽略了美在教育上的重要性。然后慢慢地大家愈来愈不觉得美感的培养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所以人变得害羞。我说“害羞”的意思是,我相信美的种子还在人的心里面,只是被社会现实掩盖了。
有一次我跟一些四五十岁的老师、校长们谈美。我问他们:“你们一生当中,曾经写过诗给别人,或曾在日记里面偷偷写过诗的朋友举手。” 我发现每个人都举手了。然后我问:“你们什么时候写诗的?”他们就笑起来了,说“大概是在十五六岁吧,第一次谈恋爱,爱上一个人,可能是在日记里,而那首诗也从来没有寄出去过。”二十几岁之后,他们再也不敢去碰诗了。因为诗跟成人的世界,好像是无关的。
03 人与人之间需要诗意
但是中国有一个朝代,大家都在写诗,大家都用一诗表现自己对生命的热情,那就是唐朝。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时代,所有的语言、文字都变成了诗。考试也考诗,在官场上也都用诗对话。
唐代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 一个大官的轿子,跟一个骑马的人撞在一起。这个大官非常生气,觉得这个人怎么搞的,不守交通规则,撞到我的轿子。 这个人就说:“对不起,对不起,因为我在想一首诗。想着想着,就有点迷糊了,撞到了你的轿子。” 大官就很兴奋地说:“你在作什么诗啊?' 这个人就说:“有一个句子我一直不能决定,应该要用‘僧推月下门’还是‘僧敲月下门’?安静的月夜,和尚要推开庙宇的门,照理讲和尚回到自己的庙里,因为没有人替他开门,所以不应该敲门。而门有重量,所以要用推比较合适。可是我又觉得,敲这个字在声音上比较轻巧,因此用敲字的话,在画面上一显得四周声音更宁静。所以我就不能决定到底用推还是敲。”
这个故事就是“推敲”的来源。而故书中的人物,大官就是当时的大诗人韩愈,骑马的人就是年轻诗人贾岛。
每次我读到这个故事都很有感触。我们居住的城市常常有车祸,但我们很难想象,车祸发生以后的两个人本来要解决问题,竟然谈起诗来了。 韩愈跟贾岛之间的对话,让我们感觉到,生活里如果多了“诗”这个东西,能把很多的争吵、对立,冲突,变成美好的转圆过程。
打开收音机,打开电视,或者拿起电话,你会听到声音,你会听到语言,然后你会想:语言跟诗的差别到底是什么? 如何在现实生活中,保有听见美好声音的可能?“僧推月下门”或者“僧敲月下门”,让我们脑中浮现了一个画面,如果能常常思考这样的画面,我们不会急躁,不会慌张,不会焦虑,而是多了从容自在。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