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务叮咚”:疫情下的行业“自救”与“互救”

2020-06-03 14:34阅读:
前不久,身在北京的旅游从业者雷涛多了一个新身份——“任务叮咚”主理人。
据了解,任务叮咚是在疫情之下催生的一个新零工兼职平台,由29个“休克式”停摆行业的合伙人联合发起,旨在以兼职、零工的形式,帮助疫情之下待岗或失业人群找到与之能力相匹配的短期或长期工作任务。
“之所以起‘任务叮咚’这个名字,更多的是希望给因疫情影响而处于待岗或失业的群体,带去一份希望,线上‘叮咚’一声,就能有一份工作来到你身边。”谈及平台名字的由来,作为发起人之一的雷涛说。
据雷涛介绍,考虑到疫情期间各行业都如履薄冰,平台在此期间是零收费向企业开放,目前已有超过1000家企业发布了约2600份工作任务。
“休克式”停摆 活下来是唯一目标
随着全球疫情常态化发展,疫情之下的民营企业正遭遇着一场大考。旅游、航空、酒店、文化娱乐等行业遭受到沉重打击,许多行业几乎处于“休克式”停摆状态。
有这样一组数据,疫情发生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金融系教授朱武祥曾面向995家中小企业发放了问卷,其中涵盖了旅游、酒店、民宿行业,结果显示,34%的企业只能维持一个月,85%的企业最多维持三个月。
和大多数中小企业相比,旅游行业面临的前景则更加惨淡。“寒冬、腰斩这样的词已经不足以形容疫情下旅游行业的现状,我们像是直接被归零了,几乎所有人都处于待岗或失业状态。”雷涛介绍。
5月29日,作为中国最大的在线旅行服务商之一的携程集团,发布了其截至2020年3月31日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业绩,受到新冠疫情大流行的影响,携程一季度营收下跌近四成,净亏损54亿。
据知情人透露,经营困难的旅游企业基本都处于全员降低薪酬、发放最低工资标准、或轮岗轮休的状态,甚至部分导游、领队因为长期存在“挂靠”关系,没有业务的状态下基本0收入。
2020年,盈利已是奢求,帮助行业和员工‘活下来’是唯一的目标。”雷涛说。
“顺势而为” 副业赚出好生活
问题是时代的声音。任务叮咚作为疫情催生下的一个新零工兼职平台,正是29位行业合伙人,转变思维,顺势而为,实现自救与互救的成果。
据了解,相比于传统招聘,该平台每日发布的任务多为兼职和零工的形式,这些任务既非体力型,又不仅限于专业技术型,大多为“综合能力型”。比如策划、运营、文案销售,甚至吃播达人、艺人经济人等工作内容,薪资多为日结,方式灵活、内容有趣。
“之所以愿意花大量精力去建立这样一个新平台,就是希望行业间‘抱团取暖’的同时,帮助各自行业的兄弟姐妹、甚至更多人提高收入和生活质量,用副业赚出好生活。同时,用工企业也可以不用负担全职雇佣所必须付出的诸多成本,减少企业开支,一起更好的活下来。”谈起29个合伙人搭建该平台的初衷,雷涛有感而发。
新业态往往伴随着新问题,如何保证平台发布任务的真实有效?雷涛介绍,平台会在企业入驻时,严格审核经营资质,并对任务内容进行筛选。所有用人单位必须通过工商注册信息认证筛选,再经由平台工作人员人工核实后方可入驻。
同样,针对各企业发布的任务,平台首先会通过AI大数据进行敏感内容筛选,之后通过人工核实后才允许发放。
除此之外,雷涛表示,“从发起这个平台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咨询专业的劳务关系团队,并保持着非常好的咨询关系,平台会尽力保障每一家用人单位和每一位用户的权益。”
助力共赢 共渡难关
谈及平台目前面临的最大难题,雷涛坦言,“职位和需求不匹配,平台岗位‘供小于求’是当下亟需解决的问题。”他举例说,有时一个优质任务会吸引数百位投递者,比如“寻找吃饭看着很香的主播”这一任务的投递率就高达340:1。
为此,他呼吁更多企业行动起来,提供更多任务岗位,在解决企业灵活用工、获得更多人才选择的同时,帮助到更多疫情影响下待岗或失业的群体,助力共赢,共渡难关。
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稳就业,保民生,仍是当务之急,任重道远。5月28日,李克强总理在答中外记者问时强调,疫情过后,民生为要。怎么样保障那些困难群众和受疫情影响新的困难群众的基本民生,我们应该放在极为重要的位置。
“当疫情结束的那一天,我依然会回归到热爱的旅游业,但‘任务叮咚’会一直办下去,能够帮助更多人获得多一份收入,也不失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谈及未来,雷涛感慨道。
(《民生周刊》记者 王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