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答好新时代服务“三农”考卷

2020-10-15 17:53阅读:

民生周刊

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杂志法人微博

关注
中华全国供销合作社第七次代表大会9月24日在北京召开。
作为国家推进“三农”工作、直接为农服务的重要载体,供销合作社的作用不可小觑。
曾经辉煌的供销社在广大农村的恢复和重建,对农民来说,意味着什么?供销社自身会有哪些改变?
曾经的 “金字招牌”
对1980年之后出生的多数人来说,供销合作社或许是个陌生的词。然而,供销合作社的历史可不短,偌大的中国农村,靠供销社的“统购统销”运行了几十年。
1950年,中华全国合作社联合总社成立,统一领导和管理全国的供销、消费、信用、生产、渔业和手工业合作社。1954年更名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
1958年以后,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与国家商业部两次合并。供销社将民间个体商业户全部纳归管理,计划经济时期的紧缺物资,如煤油、火柴、卷烟、白酒、白糖、食盐、布匹、化肥,一律由供销社独家供应,棉花等关系国计民生的农产品也由供销社独家收购。
“供销社是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在那个物资相对匮乏的年代,供销社依靠集体统购统筹统销的政策优势,对保障老百姓生产生活需要、维护基层社会稳定发挥了重要作用。”北京一位退休高校教师评价说。
改革开放后,市场经济大门打开,各种小商小贩、商店门脸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供销社从“唯一”变成了“之一”,失去了垄断地位。农村的买卖逐渐活跃起来,供销社在激烈的竞争中逐步失去优势,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供销社的真正衰败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至本世纪初,国家实行供销社体制改革,供销社的工业、商业企业大多卖给了个人,供销系统受到重创,基层经济实体大多已解体,职工走向了社会。
“为农、务农、姓农”
党的十八大以来,供销社不断深化改革,加快构建扶持乡村发展的长效机制。河北、浙江、山东、广东4省是2014年4月国务院批准同意供销合作总社开展改革的试点。
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于2015年全面启动。2015年3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关于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把供销合作社系统打造成为与农民联结更紧密、为农服务功能更完备、市场化运行更高效的合作经济组织体系。
“继续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
制定供销合作社条例。” 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明确表述。
“以前供销社处于左右摇摆状态,往行政上靠,还是往市场上靠?”河北省供销合作社理事会副主任郭志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2012年河北开始再造供销社,以产业为主导、以功能为导向,突破传统的工作格局,实现三个转变,即从传统流通领域向现代农业适应的综合经济、从偏重经营向组织经营、从单一社有资本向混合资本转变。以这种改革思路,河北省供销系统领办了农民合作社1.5万家,专业型农民合作社联合社1700多家。
“依托区供销社建立了区农业合作社联合社,两块牌子一个班子,并下设农业中心。”上虞区供销合作社副主任俞建军说,供销社的创新主要表现在推动合作制改革、城乡网络建设、农村电子商务等方面,并创新金融服务体系,建立区资金互助会,提供资金互助、融资配套、风险补偿等金融服务。
截至2019年底,全国供销合作社系统开展电商业务的企业达3437家,自建电商平台1306个,其中农产品为主导的占90%以上,全年实现农产品电商销售额1413.9亿元。
据了解,截至2019年底,农村综合服务社现已发展到42.5万家,比2015年增加6.4万家,为村民提供日用消费品、文体娱乐、养老幼教、就业培训等服务,村民足不出村便可享受与城里人一样的便利生活。
“供销社可以将农产品统一收购经销,同时对接农民需求,服务农村,重点发展农产品、化肥、农药的仓储和零售业务。”武汉市新虾稻粮油公司副总经理陈美接受《民生周刊》采访时说,“另外,供销合作社可以通过城里的配送点和配送渠道,将产品直接配送到乡镇和村里的销售终端,不仅能有效降低物流成本,还能从源头上保障食品安全。”
农产品流通是主业
9月24日至9月25日,中华全国供销合作社第七次代表大会在北京隆重召开,其中出现了一个新提法值得关注。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对供销合作社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围绕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巩固党在农村执政基础,继续办好供销合作社。供销合作社要坚持从“三农”工作大局出发,牢记为农服务根本宗旨,持续深化综合改革,完善体制机制,拓展服务领域,加快成为服务农民生产生活的综合平台,成为党和政府密切联系农民群众的桥梁纽带,努力为推进乡村振兴贡献力量,开创我国供销合作事业新局面。
供销社在广大农村的恢复和重建,对农民来说,意味着什么?如今,供销社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市场竞争,一些电商企业早已在农村完成布局,“为农服务国家队”供销社需要找准自己的优势,需要找准农民的真正诉求。
前不久,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理事会主任喻红秋透露称,农产品流通是供销合作社的传统主营业务,全国供销合作社系统始终把提升农产品流通服务水平作为深化供销合作社综合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积极创新产销对接方式。2019年,全国供销合作社系统实现农产品销售额18580.8亿元。
“要使供销联社成为农民自己的组织,必须先把基层社改造成为名副其实的合作经济组织,再自下而上地组建联社,逐级按章程选举理事会、监事会,这是一项牵动面大、运行起来非常艰难复杂的工程。”有专家担忧。
湖北省社科院院长宋亚平分析认为,供销社当前面临“政企不分”“各自为战”严重、“历史包袱”问题突出、“主体角色”异化明显的客观困难以及严峻挑战。他认为,供销社改革的阻力主要来源于供销社系统内部,思想上要统一到“决定”上来。
《民生周刊》记者 张兵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