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全国政协委员林绍彬:必须明确乡村医疗公益事业地位

2020-11-11 17:19阅读:

民生周刊

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杂志法人微博

关注
乡村医生与民办教师一样,为国家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没有跟民办教师一样转为公办身份。各地乡村医生的待遇差别比较大。

一身白大褂,一个药箱,24小时待命,长期以来,乡村医生充当着我国农民健康的守护者,奔波在农村第一线。
但是,人才匮乏、设备经费不足等问题长期困扰着他们,有些乡村医生无奈辞职或者转行,也有人依靠务农种地、兼送快递等方式维持,乡村医生“招不来、留不住”等问题凸显。
“这是个老大难问题了。”谈到村卫生所的发展及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全国政协委员林绍彬说。多年来,他一直坚持调研,为乡村医生群体化解困境鼓与呼。
民生周刊:您一直关注乡村医生,根据您的调研,乡村医生的境遇近年是否有所改善?
林绍彬:应该说有所改善,但效果不是非常明显,而且各个地区情况有差异。经济较发达地区,乡村医生在待遇、绩效等方面都有所改善。经济条件较差的地方,乡村医生待遇还是没有保障,病人较多的时候可以维持,病人少的时候收入就很少。
对待乡村医生,每个地方的政策也不一样。对村卫生所,有的地方列入乡镇统一管理,有的地方各干各的,按照健康管理、疫苗接种人数给予补助。一般来说,列入乡镇统一管理、给予统一待遇的会比较好。
村卫生所的发展,是一个老大难问题,需要国家深入开展调研,在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工资待遇、社保等方面进行规划。
民生周刊:这些年,乡村医生出走、辞职、转行的不少,您怎么看?
林绍彬:乡村医生与民办教师一样,为国家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没有跟民办教师一样转为公办身份。各地乡村医生的待遇差别比较大,待遇不好的地方,就留不住人才。
乡村医生所做的工作属于公益事业,比如,在疫情期间他们都在疫情防控一线,为村民做体温监测、进行入户宣教等。
我希望,对于乡村医生国家有一个统一的政策及规划,这样,地方政府才会为乡村医生的工作买单。
民生周刊:乡村医生在队伍建设方面存在哪些问题?
林绍彬:最大的问题还是人才问题。乡村医生人员数量及质量不高,人才队伍后继乏力。以东南沿海某县级市为例,全市有13.3%的行政村为乡村医生“空白村”,现有乡村医生中45岁以上的占比高达49.7%,持大专及以上学历的仅占5.2%,持执业医师或助理执业医师资格证的仅占12.9%。
还有一个是经济问题。随着城镇化水平提高,部分农村人口日趋减少,导致乡村医生靠医疗服务获取的收入减少;实施乡村卫生一体化后,村卫生所使用的药品必须由卫生院统一采购管理,限制了原有“以药养医”模式,乡村医生收入锐减。
乡村医生还是半医半农的体制外人员,虽然养老保障问题初步得到解决,但失业、工伤、医疗等其他社会保障问题尚未解决。
乡村医生医疗工作、生活、学习条件参差不齐。他们工作的地方,有的要自己花钱租赁,有的是村里统一安排,千差万别。加上医患关系紧张、工作压力大、住房简陋、信息化建设滞后、孩子教育困难等,大大挫伤了他们的积极性。
民生周刊:那么,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稳定并壮大乡村医生队伍?
林绍彬:首先,要明确村卫生所的定位为公立事业单位,彻底改变乡村医生的身份。
目前,我国部分地区已将村卫生所定位为乡镇卫生院的派出机构,乡镇卫生院与所辖村卫生所为同一法人,实行“七统一”的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管理,村卫生所房屋建设、设备购置、正常运行等经费参照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由县级财政保障,取得了可喜成绩。
但是,全国还不平衡,建议加大力度予以推进。
其次,要提高村医合理待遇。提高乡村医生岗位津贴补助标准,并实行政策倾斜,争取逐年递增,适当提高在偏远山区服务及工作年限满20年的乡村医生的津贴补助标准。
建立科学的乡村医生最低工资保障线,探索实行乡村医生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制度,乡村医生基本工资和基础性绩效工资由县级财政全额补助。
建立村卫生所收入分配与村医绩效工资动态增长机制,从村卫生所医务性收入和考核后获得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收入结余中,提取较大比例作为奖励性绩效工资,并制定绩效考核激励机制,体现多劳多得,优绩优酬。
再次,要加强村医人才队伍建设。各省份应制定乡村医生后备人才培养实施规划,县级政府通过订单定向培养、向大中专院校或社会招聘等形式,提前做好村医人才储备,保障空缺岗位及时得到补充。
最后,要改善村医工作、生活、学习条件。尤其是对一些尚未解决村医医疗用房及设备的村卫生所,各级政府应该拨出专款予以及时解决;对于孩子就学、配偶就业困难的村医,提供优惠政策,允许其户口落在城镇,享受城镇居民同等待遇,解决其后顾之忧。
民生周刊:除了让乡村医生留得下,还要让他们干得好,怎样提升村医的服务能力,进而提升乡村医疗水平?
林绍彬:各地应该针对村医的工作特点及当地病人的需求,制定规范化的培训计划,给他们提供专业的培训。要实现带薪培训,很多村医不愿意参加培训,就是因为参加培训影响绩效,所以要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
此外,加强村医继续教育,定期组织村医到乡镇卫生院开展临床实践,通过多种形式切实帮助乡村医生提高服务能力和技术水平。
《民生周刊》记者 罗燕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