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

河南通许:村医集体辞职一年后

2020-11-11 17:23阅读:

民生周刊

人民日报社《民生周刊》杂志法人微博

关注
通许县正着手开展乡村医生“乡聘村用”工作,逐步实行乡村医疗卫生服务管理一体化,统筹配置管理乡村医疗卫生资源。

38岁的周金强,是河南省通许县朱砂镇陈寨村的乡村医生。
2019年7月,他在《朱砂镇全体乡村医生辞职报告》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同时摁了红手印。包括周金强在内,朱砂镇共有36名村医签了辞职报告。
彼时,这份村医集体辞职报告,将通许县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全国庞大的乡村医生群体的生存现状受到社会广泛关注。
几天后,通许县政府做出回应,表示迟发的乡村医生公共卫生服务补助将很快到位。
如今,一年多时间过去,周金强等乡村医生现状如何?相应补助是否能及时到位?他们是否还坚守在村医岗位?近日,《民生周刊》记者到通许县进行了走访。
补助按时发放
见到周金强,是在朱砂镇卫生院的会议室里。戴眼镜,身穿条纹西服,一副知识分子的模样。
尽管还不到40岁,但周金强已经从医近20年,一直在陈寨村做村医,目前每个月的收入为4000元左右。周金强家还有两亩地,平时种些蔬菜和粮食。
周金强的妻子要照顾3个孩子,再没时间和精力外出打工,一家人的担子都落在了周金强一人身上。
他告诉记者,自从去年集体辞职事件发生后,县里再未迟发过相关补助,“都是按时发放的”。
根据《朱砂镇全体乡村医生辞职报告》,全镇36名村医之所以集体请辞,是因为“工作压力越来越大,上级拨款越来越多,到村医手里的钱却越来越少,工资发放不到位,上级层层克扣,现在村医已经生活不能自理”。
当时事发后,通许另一个发生村医集体辞职事件的大岗李乡一名李姓村医向媒体表示,他们主要想反映的问题是县里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发放不及时,“2018年的钱拨得有点慢,按指印、签辞职信,是希望有关部门能重视。”
周金强当时也是同样的想法。“我们村医开会时碰到一块,商量着
给院长增加点压力,就都签字了,想让这笔钱尽快拨下来。钱长时间拨不下来,我们周转不过来。”
周金强坦言,他当时没想到集体辞职事件会造成如此大的反响,但他至今依然觉得,村医这个群体,应该受到更多关注和关心。
去年辞职事件发生后,曾被媒体重重包围的通许县卫健委主任王伟,在与《民生周刊》记者谈及村医目前的困惑和面临的难题时表示,乡村医生老龄化严重,村医缺口将越来越大。同时,村医生活补助偏低,普遍反映年满65周岁以后退出村医岗位每月300元的生活补助较低。

2019年受到广泛关注的村医集体事件发生地朱砂镇,如今村医们已恢复正常工作。图/郭鹏
收入差距
10月29日,记者采访当天,在朱砂镇卫生院会议室与周金强并排坐着的,是去年同样在辞职信上签了字的油坊寨村村医来志林,他今年53岁,已从医30年。
与周金强相比,来志林穿着朴素,收入也比周金强低许多,当村医的月收入为1000元左右。
同在一个乡镇做村医,收入差距为何如此大?据了解,目前,我国乡村医生的收入大多来自三方面,一是基本药物制度补助,二是村卫生室一般诊疗费,三是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资金。
2019年集体辞职事件中,通许村医主要反映的问题,就是县里迟发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资金,而这,是当地村医收入的主要来源。
事实上,这笔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补助资金,类似于政府购买服务项目,并非福利性地“白给”村医,而是要由村医提供包括村民健康管理、健康教育、预防接种、0—6岁儿童健康管理、孕产妇健康管理、老年人健康管理、慢性病健康管理、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管理、肺结核患者健康管理、中医药健康管理、传染病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报告和处理、卫生计生监督协管等共计12项服务。
村医如果完成上述任务,按照相关要求,村民每人每年60元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40%支付给村医,也就是每人24元。
王伟告诉记者,村医干的活都是政府购买服务,签的都是《政府购买村卫生室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协议书》。他认为,村医没有工资,村医的收入就是政府购买服务的费用。
王伟说,周金强和来志林两人收入的差距,是由各自所在村庄的人口等条件决定的。周金强所在的陈寨村有村民3100人,而来志林所在的油坊寨村仅1300人。“人口多的村就没问题。比如,一个村有2000人,一个村民60元的服务经费中40%补给村医,算起来一年就是4.8万元。”
但是,由于早些年有村里同时存在多名村医,比如周金强所在的陈寨村有5名村医,来志林所在的油坊寨村有4名村医。因为村医非公职身份的特点,当时通许县尊重村医的意愿,让他们继续留在村里当村医。
这就意味着,村里每年的公卫补助、基药补助要按照村医的数量和工作量来进行分配,“所以,村医的收入因为人口基数不同,收入也就不同。”

朱砂村卫生室,就医的村民不少,但室内医疗环境较差。图/郭鹏
养老困境
对于村医来说,穿上白大褂是医生,脱下白大褂就是农民。
来志林家有10亩地,其中5亩今年种了大蒜,一家人全靠这10亩地的收成和他当村医每月1000元的收入。
尽管生活不易,但来志林并不考虑外出务工。他说,自己已经习惯了守家守业,至于年老后的生活他也没有过多展望。
因为未能缴纳职工养老保险,如今,我国多地对年满65周岁自愿离岗的乡村医生,每月给予300元生活补助。对此,来志林希望,今后能提高标准。
“他们在村里很受村民尊重,幸福感很足。”朱砂镇卫生院院长于兵说。
王伟告诉记者,通许县正着手开展乡村医生“乡聘村用”工作,逐步实行乡村医疗卫生服务管理一体化,统筹配置管理乡村医疗卫生资源,引导符合条件的乡村医生自愿与乡镇卫生院签劳动合同,纳入乡镇卫生院合同制人员统一管理,依法参加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乡镇卫生院缴费部分纳入正常支出范围,县级财政予以补助,逐步解决乡村医生身份和养老问题,进一步提高乡村医生待遇。
目前,通许县乡村医生具有执业(助理)资格人数共188人,符合“乡聘村用”人员143人,而这里面并不包括53岁的来志林,因为他已经超过了乡聘年龄。对此,来志林感到十分失落。
而周金强符合乡聘条件,他很高兴,因为这可以解决他的养老问题。他向王伟表示,希望尽快落实乡聘村用政策。
在通许县一间村卫生室,记者看到不少村民聚在卫生室里下棋、聊天,水泥地面在一阵脚步过后,烟尘飞扬,旁边则坐着几位正在输液的村民。
据王伟介绍,为便于村医开展医疗服务,提升群众就医环境,通许县正在建设22个公有产权标准化村卫生室。
去年,通许县村医集体辞职事件发生后,国家卫健委扶贫办主任、财务司司长何锦国表示:“村医的问题是存在的,但正在解决中,我们在制度设计上也做了妥善安排。解决村医待遇问题,我们是有信心的。”
《民生周刊》记者 郭鹏

我的更多文章

下载客户端阅读体验更佳

APP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