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划入中华版图的关键一战,被雍正列为十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奇功

2019-01-21 11:05阅读:
青海划入中华版图的关键一战,被雍正列为十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奇功 (电影《最终兵器:弓》)
在形势大好的情况下,年羹尧一丝一毫不敢松懈,他与岳钟琪等诸将商讨,意欲调兵两万,分四路继续进军柴达木。讨论中,岳钟琪认为,叛军在老巢的部队尚有十万,也就是说近五倍于征讨官军,且青海地区辽阔,便于叛军分散隐蔽,一旦各路官军被诱深入,就会陷入顾此失彼、四面受敌的困境。他建议与其均匀分兵,不如集重兵于一路,直捣叛军老巢。
年羹尧向雍正请示后,对岳钟琪说:“皇上知道你勇敢过人,将命你率一万七千兵马,直捣叛军的青海老巢,想约在四月启行,你以为如何?”
四月说的是阴历,正是塞外草青,便于喂马之时,但岳钟琪的回答却令年羹尧都感到意外:“愿请精兵五千,马倍之,二月即发!”
既然要以寡敌众,必然不能循常规套路,在岳钟琪看来,二月春草未生,但也正是叛军准备不足的时候,这时候发起远程奇袭最容易见效,至于所需使用的兵力,并不是越多越好,五千精兵已经足矣。
青海划入中华版图的关键一战,被雍正列为十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奇功 (电影《最终兵器:弓》)
由于官军在塞外没有固定的畜牧场所和久屯之地,二月出战的现实困难不能回避,岳钟琪的解决之道是效法游牧民族。北方游牧民族但凡出来作战,通常每个人都要带上两匹马,骑一匹休息一匹,骑的一匹被打伤或跑乏了,可以立即换上备用马,甚至如果遇到类似于断粮之类的危急情况,还可以杀掉几匹马,以马肉充饥,这就是为什么要“马倍之”,准备一万匹马
的原因。
年羹尧将岳钟琪“乘春草未生,捣其不备”的方案呈报雍正,雍正看后拍案叫好,下诏授岳钟琪为奋威将军,让其依计而行。
1724年3月2日,年羹尧分兵中、北、南三路向柴达木进剿,其中南路即岳钟琪部。进军途中,岳钟琪部官兵突然看到一群野兽在塞外奔跑,在野外作战方面,岳钟琪具有与年羹尧一样灵敏的嗅觉和经验,他意识到附近可能有叛军的侦察骑兵,群兽狂奔正是被其所惊动,于是立即麾兵急进。不出所料,前方果然有数百敌骑兵,岳钟琪率部全歼了这批敌骑兵以及留守部队,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叛军老巢柴达木河上游地区。
青海划入中华版图的关键一战,被雍正列为十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奇功 (电影《最终兵器:弓》)
3月14日,岳钟琪侦察到了罗卜藏丹津大营所在地,遂连夜出发,直捣其大营,当他们抵达叛军营帐之外时,罗卜藏丹津及其部属还没起床,尚处于衣不及带、马未衔勒的状态。此时中、北两路官军也应约杀到,对叛军发起突袭,叛军猝不及防,仓皇逃散,溃不成军。
罗卜藏丹津发现大势已去,连忙男扮女装,携妻妾随从仓皇逃离,以后又干脆逃到新疆,投奔了准噶尔部。柴达木战役自出师到结束,历时仅仅十五天,成功之速,为草原战史上所少见。雍正得报后兴奋不已,他也把此次战役的胜利视为是十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奇功一件。
青海至此得以大定。应该说,在青海平叛的后半程,尤其是柴达木一役,岳钟琪的表现亮眼,甚至超过了作为总指挥的年羹尧,但打仗就跟下棋一样,往往一开始的谋势最为关键,年羹尧布了一个事半功倍的局,岳钟琪所做的,只是推动和加快胜利进程而已。
战争结束后,年羹尧又拟制了青海善后事宜十三条,它的获准施行标志着中央政府在青海取得了完全胜利。
青海划入中华版图的关键一战,被雍正列为十年以来从未有过的奇功 (电影《最终兵器:弓》)
(节选自关河五十州《雍正大传:朕,就是这样汉子》)
实体书《雍正大传:朕,就是这样汉子》已出版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