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湘:我决定与共产党交朋友

2019-07-09 07:46阅读:
刘湘:我决定与共产党交朋友
(电视连续剧《正者无敌》)
高兴亚是了解川军实情的。刘文辉、邓锡侯、田颂尧三家分掌成都,三军同驻一地,彼此都不能管辖对方,秩序很糟,往往还有白天发生凶杀案却不知道该属谁管的事发生,成都人称之为“三不管”。高兴亚认为成都之兵军纪不严,难成大器,但他也据实告诉刘湘:“你的军队在纪律上比那三不管的地方要好些,可是我见到你的兵,还是害怕,没有安全感。”
刘湘闻言甚为尴尬,尽管如此,他还是很谦虚地问高兴亚,可不可以将自己的军队训练到老西北军那种程度。
高兴亚断然答道:“不可能!”他随手列举了几条练兵的标准,认为川军根本就难以做到,刘湘被说得面红耳赤,沉默无言。
万源之战和“六路围攻”失败后,刘湘痛定思痛,在军中大力推行“新战法”,不过他还是觉得川军作风不够硬朗,若真的和蒋介石刀兵相见,必处下风,于是又想到了冯玉祥及其练兵之法:你说老西北军的练兵标准高不可攀,那我就汤下面,因陋就简一点行不行,就算练不出正宗的西北军,能端出个“准西北军”也可以啊!
刘湘:我决定与共产党交朋友


(电视连续剧《正者无敌》)


这次刘湘联系到了冯玉祥本人,除请其派人入川帮刘湘训练军队外,他还希望能以冯玉祥为桥梁,与北方两大军事巨头宋哲元和韩复榘建立合作关系,以作唇齿相依。
冯玉祥不仅一一应允,还授刘湘以计:同共产党交朋友!
刘湘和谁联盟都可以,唯独对此顾虑重重,犹豫不决。他说:“我跟红军打过仗,现在要化敌为友,如何让我的部下同意,这是一个大问题。再说交朋友不是一厢情愿的事,要双方都同意才行,共产党肯和我交朋友吗?”
冯玉祥知道刘湘抱有疑虑,便向高兴亚(时行冯玉祥的驻川代表)传达指示,让他以聊天的方式给刘湘说明白其中道理。高兴亚依言告诉刘湘:“冯先生说,你是军人,你的军队质量和数量,与他在极盛时期相比,何如?”
冯玉祥的极盛时期,拥有若干方面军,三十二个军,八十一个师,而且全部训练有素,战力凶猛,乃名符其实的中原第一军团,岂是川军能够比得上的。
刘湘:我决定与共产党交朋友
(电视连续剧《正者无敌》)

刘湘连忙答道:“万万不如!”
高兴亚又道:“冯先生的将领都是多年由行伍训练提拔起来的。他本人当旅长有八九年没有升迁,长期扎根于一个旅,与部下有长时间的感情培养,因此这些部下都对冯先生非常尊敬。你与你的将领的关系,比冯先生如何?”
刘湘回答:“我的部属军官,多数是半途来归的,不如多矣!”确实,刘湘的不少嫡系将领,如王缵绪、范绍增,都是从敌方营垒转投过来的,养子就是养子,再养也隔着肚皮。
高兴亚引用冯玉祥的话对刘湘说:“中原大战时,蒋介石以五百万元收买了韩复榘,三百万元收买了石友三,一下子拉走十来万部队。要是蒋介石来挖你的墙角,恐怕还用不着五百万、三百万这样的代价吧?”
刘湘老实承认:“很对。”
刘湘:我决定与共产党交朋友
(电视连续剧《正者无敌》)

高兴亚继续说:“冯先生与蒋介石是把兄弟,一块磕过头换过帖的,表面上他对冯先生非常推崇,即便决裂之后,还称冯先生为大哥。你同蒋介石有这种关系吗?”刘湘自然只能回答没有。
高兴亚随后又提到了冯玉祥对蒋介石的“恩”:“知道蒋介石第一次下野,后来又是怎么上台的吗?”
蒋介石第一次下野,其实是被新桂系的李宗仁、白崇禧逼下台的。之后,冯玉祥认为白崇禧指挥无方,于是约阎锡山联名通电,请蒋介石复出担任总司令,统一军权。这虽然是战事危机下的无奈之举,但事实上蒋介石就是赖此才得以重新上台的。
高兴亚问刘湘:“冯先生对蒋介石个人有着莫大的恩惠。你对蒋介石有这样的恩惠吗?”刘湘又只能回答:“当然没有。”
刘湘:我决定与共产党交朋友
(电视连续剧《正者无敌》)

高兴亚说,冯玉祥对蒋介石这个把兄弟称得上是恩重如山,可是蒋介石却恩将仇报,不择手段地收买冯玉祥的部下,把冯玉祥整得很惨。“蒋介石对有恩于他的把兄弟都是如此,对你,难道还会有所顾忌,不好意思下手吗?”
在高兴亚奉命入川之前,冯玉祥特意关照高兴亚,对着刘湘绝不要多谈革命的大道理,而是要针对他的个人处境,多谈存亡利弊,让他在既怕蒋又惧共之间做出决择。高兴亚讲了这么多有关蒋介石与冯玉祥的恩怨往事,为的就是进入了正题:“冯先生跟蒋介石打交道,吃够了亏,但是他跟共产党交朋友,就从来没有吃过亏。”接着他转述了冯玉祥的原话:“就以浅薄的眼光来看,共产党是与蒋介石争天下,不是与你刘甫澄争天下。现在蒋介石的刀已插进你的心脏,为什么对与共产党交朋友还心存顾虑呢?你是不是怕共产党比怕蒋介石还厉害,你看看我的情况,就知道不会吃亏!”
刘湘听完后茅塞顿开,兴奋异常,他用手在茶几上一拍:“冯先生真知我爱我者。我决定与共产党交朋友。”
刘湘:我决定与共产党交朋友
(电视连续剧《正者无敌》)



本文选自《四川王和他的天下》(关河五十州 著,现代出版社2018年11月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