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了知情同意书,医院也要承担主要责任

2019-08-13 21:05阅读:
timg
签了知情同意书,医院也要承担主要责任


基本案情
张某、胡某育有子女三人,其中次子小张因高考压力过大导致精神异常,后经诊断为精神分裂症。200611月、2009年4月,小张两次至某精神保健院入院治疗。200912月, 精神分裂症再次发作,用剪刀刺其伯父。因其家庭困难无力治疗,其父张某找到村书记要求予以帮助。201011日榆树镇派出所与张某共同将小张送往该精神保健院治疗。在办理住院手续时,院方要求张某陪护,张某予以同意,并在知情同意书上签字。住院第二天早上7时许,小张发病跑出病房到精神保健院院内,用健身器材及石块等砸打其父张某,张某无力独自将小张拽回病房,即要求院内锅炉工暂时帮忙看护,自己上病房楼找医生护士,但未找到;张某返回时见到小张还在精神保健院后院,其又上病房楼找医生护士,仍未找到。 精神保健院的医
生、护士正在吃早饭,张某寻找医生、护士未果,返回时不见了小张。其回病房楼时遇见了当日值班护士长,并向护士长报告了情况。张某随即拨打110报警,后张某随民警到精神保健院外多处进行寻找未果。20101月9日,该精神保健院通知张某来院办理了出院手续。20105 月30日,Y县公安局确认患者小张在某水库溺水死亡。


该精神保健院认为,小张患精神分裂症四年曾先后两次在我院住院治疗,201011日,公安机关与其父张某再次将 其送入我院,称其由于院外不坚持服药,病情加重,要求住院治疗。当时在甲型流感流行时期,为了避免新入院病人携带病 毒传染住院患者,我医院按照《传染病法》和政府对传染病防治要求的有关规定,采取新入院患者由家属看护,在看护病房 观察一周,然后才能住封闭式病房的制度,并签订了知情同意 书。在入院第二天早晨7点半左右,患者父亲见到护士长后说 患者不安心住院,企图外跑,要求协助约束患者,护士长立即 随其家属来到后院,没有发现患者,就一直在医院内四处寻找, 并协助家属到其他地方寻找,但仍然没有发现。201019 日,我院通知患者家属办理了自动出院手续,此后其家属未再 与我院联系。这一事实表明医患双方的医疗服务合同关系已经终止,故小张死亡与我医院之间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法庭经审理认为,小张患精神分裂症后,曾于2006年和 2009年两次到被告处入院治疗。201011日小张由于病情复发,有危害社会的危险性,故延庆县大榆树镇派出所会同其父将小张送入精神保健院再次入院治疗。故此,小张与精神保健院自201011日起形成了医疗服务合同关系。作为院方 有责任为患者小张提供必要的医疗服务。另小张系在其父张某 看护过程中走失,张某亦存在一定过错,故减轻该精神保健院 30%的责任。


医疗纠纷律师简析
在案例中,对原告方最不利的证据可能就是那份张某签 知情同意书 了、而该精神保健院也正是以受害人家属签署了知情同意书,医院方已经将住院治疗的风险提前告知患者家属,并经患者家属同意为由,抗辩医院一方对对方溺水死亡的损害后果并不存在过错。然而,裁判的结果却认定精神保健院的诊疗行为存在重大过错,并判令医院方承担主要赔偿责任,这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原本欲证明医疗机构已履行相关注意义务的知情同意书,恰恰反证了该精神保健院推脱责任、未尽到充分的注意义务。在本案中,由于小张由病情恶化,其行为影响了周围人的安全,而小张的法定监护人无力控制其行为,才将其送至精神保健院,这种疾病的特性性要求医疗机构除了对患者进行治疗外,还需履行必要的看护职 对这种特殊患者的看护职责是成立相应医疗服务关系的必然内容,对此,即使医疗机构通过知情同意书转移了相关的看护职责,也不能免除其应尽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