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损害赔偿范围

2020-05-21 09:47阅读:
timgZWRZJGV2
医疗损害赔偿范围
【案情简介】
王某诉上海市某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患者王某因喷嚏6年余2006815日入住上海市某医院,诊断为慢性鼻窦炎(双),拟行手术治疗。告知原告手术风险后,当日在局麻下行双侧鼻窦开放+鼻中隔矫正术。术后次日,换药时王某诉左眼视力下降。眼科会诊:左眼视力0.1矫正后0.6;右眼矫正视力1.0。眼底检查及裂隙灯检查未见异常。血常规检查:白细胞9.1×109
L,中性82%。据病史记载:考虑原发性近视眼以及手术痛性刺激造成视力下降。817日王某左眼矫正视力0.8,眼部肿胀消失,仍诉视野不佳。某医院将原告送至五官科医院检查视野以及视神经点生理,结果提示左眼视野缩小。823日原告左眼颞侧视野恢复较缓慢,鼻甲无肿胀,鼻腔创面愈合好。当日出院,医嘱眼科复诊。20071215日,王某因左眼视力下降至五官科医院复诊。诊断:左视神经炎(恢复期)。200856日原告在该院眼科复诊。眼底检查:双视盘清,色可,左颞侧色淡。右视野正常。左周边暗区较前缩小。201023日至眼耳鼻喉科医院眼科复诊。诊断为左视神经萎缩。原告认为被告存在严重的医疗过错,造成原告损害,因此提起诉讼。
经区、市两级医学会分析认为:术前患者中鼻甲存在,标志可辨,术后出现左眼视神经损伤与手术有因果关系。患者现在左眼视神经萎缩,左眼颞侧及上方视野缺损<20°,医方未谨慎手术操作与患者目前情况有直接因果关系。结论为本病例属于三级丙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完全责任。法院委托某司法鉴定所对王某的休息、营养、护理期限进行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之损伤酌情给予休息期180天、营养期45天、护理期45天。
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某医院接受患者并治疗,双方形成医患关系,被告应当对患者进行积极妥善地治疗。本案医疗纠纷经两级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明确了某医院在对王某的诊疗过程存在过错,其过错与王某现有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因此某医院应当对王某损害后果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对于本案赔偿标准问题,本案系医疗行为引发的损害赔偿案件,某医院主张按一般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计算残疾生活补助费精神损害抚慰金没有依据。遂依《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判决如下:某医院赔偿王某医疗费7777.29元、残疾生活补助费2088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880元、护理费1800元、营养费1800元、律师代理费5000元。本案受理费5766元,减半收取计2883元,鉴定费7800元,共计10683元,由王某负担383元,某医院负担10300元。


医疗事故律师解析】
本案并不复杂,涉及医疗损害责任的赔偿范围。
医疗损害责任的赔偿范围,也称赔偿项目。《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曾经规定: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扶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2002年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五十条曾规定赔偿范围为:医疗费、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陪护费、残疾生活补助费、残疾用具费、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2003年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对此予以细化,规定为:受害人遭受人身损害,因就医治疗支出的各项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赔偿义务人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因伤致残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费用以及因丧失劳动能力导致的收入损失,包括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被扶养人生活费,以及因康复护理、继续治疗实际发生的必要的康复费、护理费、后续治疗费,赔偿义务人也应当予以赔偿。受害人死亡的,赔偿义务人除应当根据抢救治疗情况赔偿本条第一款规定的相关费用外,还应当赔偿丧葬费、被扶养人生活费、死亡补偿费以及受害人亲属办理丧葬事宜支出的交通费、住宿费和误工损失等其他合理费用。本司法解释的赔偿范围和前面规定有营养费、死亡补偿费等差异,在具体赔偿标准上则和《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有更大不同(见后)。
而根据201071日实施的《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的规定,赔偿范围有所变化: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其第二十二条还对侵害他人人身权益情况下的精神损害赔偿做出了规定。可以看出,其中把被扶养人生活费一项取消了,而因就医治疗支出的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因不与《侵权责任法》冲突,可以解释为其中的合理费用而继续保留。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项,如受害人有被抚养人的,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将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对计入的理解又产生了歧义,最高人民法院另于20101221日在网站上作出关于如何理解《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的答复:《最高人民法院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三款规定侵害生命健康权的,应支付残疾赔偿金、死亡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了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没有被扶养人生活费一项。从立法解释上来说,一般认为《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改变了既有法律和司法解释关于死亡赔偿金、残废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的关系,原来司法解释规定的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并不包含被扶养人生活费,但是现在被扶养人生活费已经被《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的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吸收了。为此,新近出台的司法解释作出这样的规定,使有被扶养人的残疾赔偿金和死亡赔偿金与立法精神一致了,同时也与我们以前的作法完全一致。通俗地讲,《侵权责任法》规定的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等于司法解释规定的死亡赔偿金、残疾赔偿金和被扶养人生活费之和。以上答复虽仅供参考,但地方法院在实践中的做法确实如此。如《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规定,人民法院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审理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纠纷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抚养人的,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计算出被扶养人生活费的具体数额,再与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的数额相累加,以残疾赔偿金或死亡赔偿金的名义作出裁判,被扶养人生活费在判决主文中不再列明。其实这样的做法背离了《侵权责任法》的立法精神。
总的来说,目前人身损害赔偿的范围应依据《侵权责任法》规定,主要有以下几项:一般情况下的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误工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必要的营养费,特殊情况下的残疾生活辅助具费和残疾赔偿金、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以及造成他人严重精神损害的情况下的精神损害赔偿金。另外,在侵害他人(特别是公众人物)的名誉权、姓名权、肖像权等人身权益的情况下,也可能在产生精神损害的同时,造成相应的财产损失,因为公众人物的姓名权、肖像权等可能具有一定的商业价值,未经同意而擅自使用其姓名或肖像就直接影响到其可能的财产收益。具体计算标准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见后)。
本案发生在上海,明确把律师费列入赔偿范围。但就全国范围来看,在其他地区的司法实践中则不一定支持此项请求。合理的律师费当然属于受害人一方的损失,应予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