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2017-08-11 09:45阅读: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为了爵士音乐节,我们来到新奥尔良(New Orleans),为了听到最接地气的爵士乐,我们找到了法国人街(Frenchmen Street)。 白天在世界最大的音乐节跑趴,可惜这个健康的盛会结束时天还没黑,意犹未尽的我们感觉必须在新奥尔良找个地方与爵士乐再续前缘。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新奥尔良是爵士乐的发源地,但初见它和我想象的并不完全相同。我本以为最富城市特色的“法国区”(French Quarter)一定是个浮动着优雅氛围的音乐博览会,随便推开一家Club就能找到世界级的爵士乐表演。但事实上法国区到了晚上就像是疯狂的东南亚红灯区,最出名的波本街(Bourbon Street)充斥着酒醉的游客,拿乳贴当衣服的舞娘,人们无所事事的四处张望,连续几间酒吧内狂躁的摇滚乐与流行音乐声音交叠在一起,这个地方的夜晚实在是不太讨喜,燥得让人很想逃离。
请理解新奥尔良这座城市,得到“大快活”之名势必要有些牺牲,有关爵士的那些真正的本地传统早已搬离了为旅游业而运转的法国区,转而安身在法国区北面马里尼近郊(Faubourg Marigny)的“法国人街”里。真正期盼高水准现场音乐的人们入夜之后聚集到这条不足500米的夜店街,涌入那些传奇的表演场地,感受真正的新奥尔良魅力。另外请注意,法国人街极难停车,甚至想开车穿过狂热的乐迷都很困难,最好把车停远点儿步行前往。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如果你是在天全黑之后赶来,那很遗憾你已经迟到了,这时候最出名的那些表演场地都已经人满为患了。口碑甚佳的表演酒吧有四间,Blue Nile, The Spotted Cat, The Snug Harbor和 The Three Muses,The Snug
Harbor需要提前预约购票,现场买票几乎无可能;Blue Nile和The Three Muses会比较严格的控制人数,经常要排队等上个把小时还不能走开;The Spotted Cat则是看了一圈之后让我最为中意的一间酒吧,事实上在各种评价平台上它都是第一名,除了很高水平的音乐表演之外,随时能以极低价格入场(有时候甚至免费),而且不强制任何消费让人感觉特别自在。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The Spotted Cat守门的小哥长得特别像缩小版的巨石强森,为人豪爽而幽默,他的风格和这间酒吧给人的感觉特别一致,感觉大概也是我们青睐这家酒吧的原因之一。我先后两次出入The Spotted Cat听了两场演出,第一次进去是免费场,他检查我们护照的时候还不忘逗上一番。当我们第二次来打算听另一场演出的时候,他一下就认出了我们并说:“这场可是需要买票了,5块钱一个人”,我掏出三个人的15块递给他,他看了看退给我5块,挤了挤眼说:“就这样吧!”。在友好而热情的买二赠一之后,他在我们手腕上用水笔花了个怪嘻嘻的笑脸,原来这就是门票了。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包括The Spotted Cat在内的这些场地都不仅演出爵士乐,还会有布鲁斯,世界音乐,以及卡真Cajun风格等表演,我们在The Spotted Cat听到的第一场就是特别有趣的卡真音乐。卡真人是被加拿大政府1755年流放的法裔移民后代,与直接来到路易斯安那州的法国移民(被称为克里奥尔人)截然不同,卡真人后来发展出别具一格的独特文化,其中最知名的两个领域就是饮食和音乐。
Zydeco是卡真音乐的代表风格,是由卡真民歌加入黑人音乐后的产物,因此很多Zydeco乐手都是黑人。其中最有意思的是一种挂在胸前演奏的乐器“洗衣板”(Zydeco Vest Frottoir),这种年轻的乐器由号称Zydeco之王的Clifton Chenier设计创造,如今已经成了卡真文化的标志之一。乐手在食指上套上铁箍,然后双手上下在洗衣板上刮动,发出唰唰的声音,注意仔细看的话会发现挂在洗衣板上的空铁罐、铃铛和木块也都不是单纯的装饰品,乐手巧妙的运用这些小物件发出的不同声响。这种看起来颇有些草根的乐器,没想到演奏起来轻快得要命,Zydeco原本唱的就是卡真民间小调,这么一来显得更加生动有趣。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随着Zydeco乐手忘情演奏,进到酒吧里的人越来越多,逐渐站满了每个角落。由于The Spotted Cat并不提供任何食物,因此人们都倾情聆听着现场演奏,可贵的是虽然地小人多,而且不少人都拿着酒,但所有人都彬彬有礼保持彼此的安全距离,完全不会出现拥挤推搡的情况。听了半小时之后,我们打算上大街上转转,个把小时后再来听后面的爵士乐演出。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在屋里待了这么久后走出来,发现外面街上已经变了个样子,该开门的店都开了门,该出来表演的街头艺人也都就位了,即使走出酒吧也依然被音乐的氛围包围着。在The Spotted Cat的正对面是一间夜里不开门的餐厅,那里的门廊长期被一群爵士乐手占据,他们诠释了新奥尔良的街头表演的极高水准,让路过的人们无不驻足聆听,更有很多High大了的人就在大街上跟着节奏舞动起来。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法国人街的街头音乐表演堪称传奇,最让人动容的热闹场景每天晚上都会如约在法国人街中心的十字路口上演,街角漂亮的蓝黄相间的克里奥尔传统民宅就成了这一场景经典的背景。在这里我看到过齐装满员的爵士鼓号团,也看到彻底过引爆街头气氛的小提琴表演,不变的是这里永远挤满了兴致高昂精力过剩的人群,彻底堵塞了交通,人们狂欢、流汗、欢呼,就像是在参加一场盛大的音乐节演出一般。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夜渐深,所有的酒吧和Club里都人满为患,法国人街热闹得不像是美国的国土,我们辗转回到The Spotted Cat,长期驻场的爵士乐团New Orleans Cotton Mouth Kings已经准备就绪。看得出大部分来法国人街的人,都是冲着爵士乐而来,这场表演吸引来的观众人数远比之前的卡真更多,台前的轮椅上甚至坐着一位至少80岁高龄的老妇人,足见爵士乐的乐迷没有什么年龄界限。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我认为无论是乐手还是现场听众,爵士乐的演奏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会很明显的有个暖场的过程,随着观众逐渐进入状态,乐手也愈发得心应手。两曲纯粹的爵士演奏之后,大叔们开始轮流开腔献唱,原来这个乐团的每个成员都唱功了得,他们声音通透干净,极富磁性,只听了一两句我心中就不禁感概,这就是我们寻找的新奥尔良传统爵士乐!
在国内很难找到水平这么高的爵士演出,即使是有也都是要穿戴整齐坐在看台上欣赏的高雅艺术,然而在这里才能看到传统爵士乐本来的面貌。这是一种高亢华丽的宣泄,是一种娓娓道来的讲述,是充满了即兴感的多变曲调,是和摇滚乐一样容易煽动听众情绪的歌声和旋律,这里的爵士乐和我们之前了解到的那种充满了孤独感的高雅音乐不是一种东西。在这里人们很自然的随着歌声起舞,乐手唱到妙时不乏和观众及同伴微笑着交流眼神,而当情浓之处歌者不自觉的闭上双眼,带给观众一个大家期待已久的高潮曲段,整个表演过程里人们的情绪完全跟随乐手的表现,The Spotted Cat这栋小房子成为了别无旁骛的另一个时空。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在The Spotted Cat能够听到的正是这种充满轻松氛围与参与感的传统爵士乐,而爵士乐毕竟是如今世界上最多元化的音乐类别,如果想要感受一把那种气质高雅的爵士演出,马路斜对面的Snug Harbor是个不错的选择。我本想寻女声爵士演唱,但不巧的是当天票早已售罄,于是只好第二天特意来听了一场爵士打击乐演出。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Snug Harbor的场地也同样不算很大,不过明显比The Spotted Cat装潢更专业和高档,更像是专门的音乐厅。首先上台来致辞的是Snug Harbor的老板,一位留着大胡子的老人,随着他的介绍逐一上台的乐手堪称八国联军。低音提琴是东南亚面孔,鼓手是黑人,操刀钢琴的是一位日本乐手,最后上台的是这次演出的主角,据说是相当有名的创新爵士乐音乐家。开始演奏时我随即发现他使用的所谓“打击乐器”无论外观还是音色都如此的“亚洲”,后来我想起这种有着清脆音色的乐器叫做“木琴”,起源于亚洲、非洲和南美洲。不过木琴的演奏并不难学,而且这种音色单一,变化并不丰富的乐器往往仅担负陪衬角色,如今在这场爵士音乐会中倒扮演了主角,不禁让人有些额外的期待和好奇。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不过随着他演奏了几曲,我感觉尽管舞台中心这位音乐家自信满满,但他的演奏实在撑不住场面,倒是激情澎湃手速超快的爵士钢琴让我大开眼界,血脉喷张。世界上大部分合奏音乐都将就张弛有致,也就是说有的乐器会占绝对主导,而有些乐器则仅仅作为配器甚至可有可无,而爵士乐颠覆了这种理念。它讲求所有舞台上出现的乐器,都要以最绚丽、最高昂、最强表现力来演绎作品,讲求在相互配合的同时尽可能的发挥各种乐器的最大可能性。基于这个原则,眼前的这场表演中绚烂华丽的爵士钢琴逐渐从次要位置跃升为乐曲中的中流砥柱,让木琴声音的单薄显露无疑,在日本钢琴师Solo的时候,其他观众格外热烈的掌声说明很多人的看法和我们是一致的。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当然,对于这场演出的看法仅限于我个人的喜好,经过在新奥尔良的几天音乐洗礼,我感觉有关爵士我还是最喜欢最传统的表演方式。但我依然承认所有音乐上的探索都是值得敬佩的,尤其是对于爵士乐这样历史比较悠久而且严重走下坡路的音乐类型,前不久刚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的《LaLa Land》就探讨了这个问题。
现如今法国人街已经逐渐发展成新奥尔良爵士乐的基地,各种种类的爵士乐都能在此寻到踪迹,虽然比起法国区来同样是灯红酒绿之地,但却显得干净文艺得多。而且除了音乐之外,街边还有两处有趣的创意市集可以闲逛,让因爵士乐而澎湃感动的心可以稍微平复一下。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或许多到过几座美国城市后,会感觉这类市集上卖的都是些莫名其妙的中国小商品,但法国人街的市集并没这么简单。这里聚集了一批可以称为艺术家的人,他们出售自己拍摄的有关新奥尔良爵士乐的大幅照片、风格独特的装饰画、罕见的创意工艺品,甚至有穿着特别仙儿的画家现场激情作画。总体来说这里出售的大部分都是艺术品,而且价格不菲,有好几张照片招贴我都特别喜欢,但一问价格我就只好谢谢不送了。
在法国人街折腾到了半夜,十字路口的街头表演依然还在继续,人们依然迷醉在这温暖的夜色之中,似乎没人想要停下来。我在国内素来不怎么跑夜店,但此情此景竟然让我有些感动,这是一个多么年轻的地方,尽管估计大街上溜达的人群平均年龄肯定超过30岁,但爵士乐的力量让人们统统回归到18岁的状态。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
我觉得新奥尔良法国人街就是这么个奇妙的地方,值得所有自认为年轻的人来感受一下,感受世界级的“夜生活”,感受音乐带来的美好梦境,感受这个爵士之都里的乐手们追求音乐梦想的激情和投入,即使你的工作和音乐毫无关系,你也可以从中获取某种力量。如今我们的城市人除了赚钱之外别无他想,我们所谓的音乐人们在选秀节目和综艺节目上空谈理想和追求,慢慢的我们耳边响起的旋律都是凤凰传奇掏粪Boy李宇春。我的天,当时我想让我在新奥尔良多住个把月,不为别的,只为这里的音乐。
美国两万里—爵士圣地法国人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