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东西—水城的船上祭

2018-11-30 10:58阅读:

日本的祭五花八门,尤其是到了炎炎夏日更是各路神仙各显其能的时候。有山的地方拿山做文章,有古寺的地方拿古寺做文章,而九州的水城柳川最出名的祭是围绕水进行,这在日本不多见,如果碰巧遇到了不可错过。

柳川的“沖端水天宮祭于每年5月3,4,5三天举行,这活动说来也很简单,基本就发生在柳川自古以来的核心地带,也就是领主立花家族家宅“御花”旁边的那条东西向河道里,沖端水天宮这座神社就在河岸边。大部分人初到达这里的人都会选择在火车站附近的码头乘人力船,这也是柳川旅游的一大噱头。船夫撑着小船带着游客经过一系列错综复杂的河道,头顶上掠过一座座石桥,而最矮的石桥就在“御花”通往水天宫的必经之路上,当你看到桥下有人趴在船上穿过石桥,而船夫则上演纵身从桥上面跑过去跳回到船上的绝技时,也就距离祭的主会场不远了。


这条不到200米的河道两旁集中了柳川大部分旅游设施和景点,称为冲端商店街,其中包括数家标志性的柳川鳗鱼饭店家十分值得尝试,当然在沖端水天宮祭举行的时候也不用去吃昂贵的鳗鱼饭,因为河岸边会摆满了贩卖各种小吃的“屋台”,有趣的是这些摊位出售的食物没有一家是相同的,却集中了九州北部所有你能想到的街头小吃。这些店家承载了很大程度的节日气氛,这座小城里的居民似乎倾巢出动了,聚集在两侧岸边悠闲的吃吃喝喝,这种热闹相信这座小城也不是天天都有的。






沖端水天宮在河道拐弯的地方,着实不是一座规模多大的神社,但对于柳川这座水城来说是最重要的神社,祭举行期间更是香火非常旺盛,毕竟是这场祭的主办人。这场祭的主角是沖端水天宮旁河道里停着的“三神丸”号,仔细看这其实并不是“一艘”船,大型的木质舞台和后台是由下面至少六艘小船承载的。这略粗糙的结构让人不禁捏把汗,要知道除了上面的建筑之外,还要搭乘二三十位表演的人,不过想想这场祭已经年年不断的进行了140年了,这担心也就着实多余。



随着夕阳西下,身着传统服饰的男孩儿女孩儿都上了船,摆开了阵势,原来方才还在岸边和父母吃吃喝喝的孩子就是这场祭的主角,女孩儿弹奏三味线,男孩儿吹笛,叮叮咣咣的开始演奏起来,周围的人群也逐渐往船两侧靠拢。一番热身之后,一位蓝衣吹笛少年起身,拿起随携带的竹条,伴随着同伴的伴奏开始奋力的敲打眼前的四面鼓,这些鼓摆放并并不算紧凑,因此少年尽可能的伸展身体,每一次挥动竹条都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乐曲随之变得铿锵有力起来。这种表演形式名为“水天宮囃子”,也叫“荷蘭囃子”,对于日本人来说,能觉出这调子里有种异国曲风,而对于我来说,感觉这恰恰就是日本的音色啊。





看了一会儿以后,开始明白了这些少年演奏的规律,其实船两侧围坐的吹笛少年都同时也是鼓手,他们会按顺序逐一上来敲鼓。在这些蓝衣少年之中,有个金发碧眼的孩子特别引人注目,他的父亲是个“老外”,就一直站在我旁边注视着儿子的表演,尽管我觉得当事者自己不太在意,但我们由此隐约感觉到一些九州北部独有的西方氛围。

少年们敲打个大概十分钟时间,就纷纷撤到船头坐下,把舞台让给本地的舞台表演团队。这部分演出的内容和我们猜想的很不相同,跟“祭”并没有什么关系,而且也没有什么宗教氛围,甚至连严肃都称不上。如果说前面的演歌节目还有板有眼,让人觉得有些艺术气息,演到后来则成了一出“古装话剧”,我觉得对于日本人来说这大概就相当于东北人看刘老根大舞台那种风格,完全是用最直接最通俗的方式愉悦大众。




这出戏演的是一家人之间发生的婆媳闹剧,凶悍的媳妇,弱鸡的丈夫,刁钻的婆婆,加上一个发花痴的妹妹,就算听不懂日语也能明白台上是在演些什么。台上的这种幽默或许在游客看来显得有些粗俗,但这确实就是流传在日本民间的,人们喜闻乐见的大众喜剧,很多本地人都驻足在河边认真观看,开怀大笑,让初夏的柳川充满了质朴的欢乐气息。


演出告一段落,我才发现原来这戏还是“连续肥皂剧”,紧接着少年们重新回到自己演奏的岗位,在他们接下来的敲敲打打之中,三神丸缓缓的朝着东边移动,大约移动了整个河道1/3的距离就停了下来,然后继续方才的那一套表演,肥皂剧也进入新的剧情。如果想追剧,或者赢得一个好的位置拍照,一定要找一张节目单来看一下,里面明确写出了船每次会停在什么建筑前面,这样就可以提前去占据前排位置了。

随着夜色渐深,不知不觉台上的乐队换了成了一批青年人,大部分都约摸20来岁,与先前的少年团比起来显得更为端庄沉稳,但依然还是水天宮囃子标志性的曲调,细听之下其实船在前行,后退,停止之后会有不同的曲调。




每每看到日本的青年人积极投身于民族传统表演或祭之中,我都会隐隐觉得感动,我始终觉得那是我们民族如今缺失的一部分,我们从小被教育以自己是一个中国人为自豪,但我们自己又真的懂得多少所谓的传统?又有什么机会亲身参与到传统活动之中?而这些传统活动还剩下多少变味儿了多少呢?这些年轻人脱去身上的褂子,其实就是普普通通的日本人,他们生活在如今最为现代化最富裕的国家和社会之中,但依然能摇身一变为民族传统代言。我喜欢日本的饮食,喜欢日本精致干净的建筑,喜欢日本别具一格的艺术品,但我从不羡慕这些事物,但此时看着这些人认真的神态和奋力敲鼓的身姿,说句实话我觉得有点妒忌。



不知道为啥,少年组打鼓的都是男孩儿,而青年组则大部分都是女性,其中掺杂了几位很难说是“青年人”的大叔级人物。如果说那些日本妹子的动作可以用行云流水、优美帅气来形容的话,大叔的动作则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每一击发出的声音格外清脆透彻,提高的声音分贝也把这场祭带到高潮。在情绪最为高昂之际,一位大叔居然激动得把手里的竹条敲断了,在围观人群的掌声中他拿来同伴的竹条继续演奏,看起来依然那么认真和执着。



相较在日本更为常见的那种满城到处走的“巡游式”祭,沖端水天宮祭活动的范围也就是那不到200米的河道,加上沿途到处都是屋台小吃,参加这场祭简直就是太过轻松写意,几乎就是在河边随意席地而坐着吃吃喝喝,一个美妙的夏夜就过去了。这一切都像是旅途中一个不经意的小小插曲,但却认真详实的让人感觉到这座城与这些河道、那些历史的深厚羁绊,这就是日本这些“小地方”的魔力,历史和现实有时候只是一线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