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冬落基山—路易斯湖山雪徒步

2018-10-26 09:39阅读:

赶上60年来同时期,班夫最大的一场暴雪,让我们期冀的深秋美景荡然无存,班夫毫无预兆的提前进入了冬天。尽管这让我们错过了很多景点,但也得以在很多地方都没来得及关闭的时候,看到了大部分人看不到的绝美冬景。

在这到处都有可能或已经被封路的时候,通往路易斯湖(The Lake Louise)的路始终保持着畅通,或许是因为财大气粗的“路易斯湖费尔蒙酒店”就坐落在湖岸边,或许也是因为路易斯湖始终是阿尔伯塔省旅游的一张名片。在工作人员的交通导引下,我们抵达一路覆盖着暗冰的停车场,在旺季早上9点这里就会车满为患,但昨天夜里的大雪封路使得停车场里一半车位都还空着。
无论天阴还是天晴,路易斯湖的水都呈现着一种经典的蓝,只不过晴天时这种蓝不仅存在于眼中,也存在于镜头里,而阴天的时候照片较难记录下这种现场感。游玩路易斯湖可以轻松愉悦,在湖中泛舟,到酒店里用餐吃下午茶都会留下经典的回忆,然而我们在这里休闲了一下午之后,最终捂不住自己户外狗的本性,决定走一走那条通往山顶茶屋的Lake Agnes徒步道。幸得两位下山的同胞提醒,大雪之后最好穿上冰爪上山为妙,于是次日我们整理了装备重游这里,在一片浓重的乌云之下踏上了上山的冰雪之路。



我们是第一次穿冰爪走山路,很快就证明这的确是必要的,因为整条上山步道完全被冰雪覆盖,很多地方因反复融化、冻结而变得非常滑。这条Lake Agnes Trail单程3.8公里,夏天走个来回再快也要
3个小时,这冰天雪地之下要安排出整整半天时间才足够稳妥,尽管这条路难度其实并不算高,只是下雪的时候平添了额外的难度而已。
起初的一半行程比较平淡,几乎是行进在林线之下,穿梭在全身披挂着白雪的茂密针叶林中,目光从哪个角度都几乎无法穿透这些密林,不妨放慢一点脚步,一方面保留体力面对后面更陡峭的路段,另一方面也好好感受一下冬季落基山针叶林的风情。风景的峰回路转是在第一个明显的360度转弯处,那里是第一个鸟瞰路易斯湖的观景点,尽管也只能看到湖的小小一角,但很多体力不济或没穿防滑装备的人往往走到这里就往回折返了。

沿途第一个大家都会统统停下脚步的地方叫做Mirror Lake,这是一个迷你的山顶冰川湖,在夏天时会呈现出极为纯净的碧蓝色,并且由于群山环抱湖面少风,使得平静的湖面经常映出附近完美的山峰倒影。如今尽管还没到传统意义上的冬天,但几场雪后使得整个湖都结了冰,周围一片深达1米的积雪,别有一番趣味。人们纷纷坐在湖旁的木栏杆和雪堆上,凝视着结冻的湖光山色,拿出包里的吃吃喝喝,稍作休息准备后半段路程。

离开Mirror Lake,不久就会来到一个岔路口,一边直接通往茶屋,另一条上山的陡路通往The Beehive这座山峰高处,从岔路走出来的一位身配熊铃,全副户外装备加拿大大姐告诉我们上面风景好极了,鼓励我们绕远走了Beehive这条路。走不了多远就已经接近了林线边缘,视野开始开阔通透,而且天也更加晴朗的,事实证明这条路上的风景无疑是路易斯湖最经典之处。
一座座山峰逐一出现在雾影绰绰的山谷对面,这些山峰其实最高的也就是3000来米,但大雪之后却呈现出了5000米的即视感,这大概是冬天的落基山脉地区的一大特点。比较有趣的是,此刻天空中有一片圆形的浓云始终窝藏着太阳,阳光从云的边缘溢出,呈现出七彩的光晕,使得中午就具备了傍晚和煦平缓的光照效果。



这一段攀爬尽管并不轻松,但景色足以让人忽视这些辛苦,一路的风景是极为壮丽的。 山里的天气瞬息万变,薄雾极快消散了,显露出路易斯湖,以及蜿蜒曲折的加拿大一号公路。顺着路走个二三十分钟,就会来到Little Beehive,这是The Beehive山的一个山顶平台,从路边的巨岩转入平台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这是一路上视野最好的地方。这个平台实际上是由一片古老的岩石构成的,如今这里铺满了厚厚的积雪,让人有些不确定哪里踩下去是安全的,并且从人们踩出的足迹来看本日到这里来的人还并不多。


站在那块凸出岩壁的岩石上面,即可拥有山谷的180度全景,那景色将是让人毕生难忘的。路易斯湖的湖水从这个角度看会显得空前的蓝,远超在湖边时的色泽,大概是因为此时看不到湖面反光的缘故,但这种颜色,正是落基山冰川湖特有的魅力。眼前的这种景象,最妙的地方还不是这湖水,而是即便是在银装素裹之后,眼前的画面依然富有层次和色彩变化。在班夫即便是针叶林也不都是同样的深绿色,原来松柏也可以是黄色和红色的,它们一片一片的铺陈在犹如刀削斧凿出来的山壁上,让人忍不住要多看一会儿,看清楚眼前这几十数百平方公里内的种种细节。

Little Beehive再往前走是Big Beehive,但其实此时的景致已达极致,我就没有继续多走那来回的2公里山路,而是折返继续寻找Agnes tea house,让人欣慰的是我们并不需要远路返回到当初那个三岔路口,走不多远就有另一条岔路可以让人不走回头路的抵达Lake Agnes。

Lake Agnes同样也是一个静逸奇美的山顶湖,湖边有着形态严峻锋利的山峰作为背景,但湖面已经有一半结了冰,让水中的倒影景色略逊了几分。尽管这里是一处迷人的景点,但人们依然会用Tea house来指代它,湖边的木质茶屋自从1901年就坐落在这里了,起初它只是个让Hiker休息的木棚子,1905年开始出售茶,有趣的是如今这座著名的茶馆是由家庭经营的。




Lake Agnes Tea house可谓是个简陋但温暖的小店,我们到时屋里堆了很多货物而基本坐不了几个人,不过看起来对于大部分到这里的游客来说这都不是问题,大家还是比较喜欢坐在外头,即便是在温度零下的时候,人们依然愿意挤在狭窄的门廊下聊天喝茶晒太阳。这家店的菜单都写在黑板上,看了直接告诉服务员即可,有热汤,有各种热饮,以及布朗尼和坚果能量条等可以选择。说实话我觉得这里给人的Feel远比饮料是不是真的好喝重要得多,说实话我就对我点那杯加棉花糖的热巧克力的味道没什么深刻印象,但一想到在这里喝一杯是100多年来登山者到此的一个传统时,这杯热巧克力似乎就笼罩了一层迷人的光环。



在茶屋小憩起初有点局促喝别扭,因为这环境是在算不上精致和享受,但当你占到一个靠边角的超级景观位置的时候,却一再想把在这里的时间延长一点。小屋的一面冲着一望无际的山谷和倾泻几十米的一道瀑布,另一边则是唯美的Lake Agnes,想想100多年前决定建造小屋的Canadian Pacific Railway公司的那些老板们,当初是怀着一颗如何骚柔和矫情的心建造了这栋建筑来服务当年前来爬山的有钱人们。
十分可惜的是我们没有办法沿着瀑布另一边通往Plain of Six Glaciers的路下山,因为路口处有工作人员写的警告牌,建议大家不要尝试从这里下山。心存残念的我甚至还跑去问了一下茶屋的服务生,她也建议我还是打消去冰川的念头,那条路非常陡非常滑,冰封后极为危险。下山的路往往感觉走得很快,沿途看到有些没有穿冰爪的人简直就是一路滑着下山,深深的叹服这些人的坚强勇敢,也再一次要感谢那对当初建议我们买冰爪的夫妻。
冬天的班夫就是这样充满了不确定性,一场大雪可能会让平日简单轻松的路变得举步维艰,例如此刻同路的标志性景点“梦莲湖”就提前进入季节性关闭了,而后我们也经历了一系列被关闭的景点,以及因风雪无法看到真容的不幸经历。然而大雪却也带给我们很多不同寻常的景色,或许这才是加拿大这个国家能展示给我们的独特之处,于是我们就尝试着努力去感受这提前到来的班夫的冬天,也同样一次次发出了由衷的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