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个税起征点,只是走了万里长征第一步

2018-03-11 20:02阅读:
提高个税起征点是好消息,在民意反应强烈,代表委员多次提及后,终于得到了决策层的首肯。
但是,具体提到多少,如何征集,目前还未有表述。
董明珠委员认为应提高到10000元以上,也有委员建议要提至7000元以上。无论是多少,至少都比3500的工薪税要高出许多。
据报道,我国的个税起征点自7年前提过后,就一直未变。
但7年时间,人均收入却普遍有大幅提升,许多大中城市的平均工资早已超过6000,不仅如此,收入的构成亦日渐多元,复杂,如股权,版税,技术所得等等都成为许多人的主要收入来源,但个税依然以工资作为主要征税标的。
如此做法,使本用来调节贫富差距的个人所得税,反而成为工薪阶层的人头税,对于真正的高收入者无法征收,导致流失了大量税金。
这些年来,工薪阶层人数增长不多,同时,为了规避缴税,企业也会想方设法降低员工工资,但在其它方面予以弥补,此举亦减少了缴税的金额。
而以个人而非家庭为标的征收方式,也使得其难以区分真正需要征税的群体。一个人收入可能很高,但若为家中唯一劳动力,且要负担孩子的教育,老人的赡养,还有购房,看病等等支出,那么,他的负担事实是很重的。
此种状况比一个家庭夫妇收入均不高,但无其它负担的情况要困难,所以,对其应该是减免,而非征收高额税收。对后者,则要征税,从而达到调节高收入的目的。
要做到如此,我们要做得相关配套工作还很多。比如我们的社平工资不能只包含公务员,国企,事业单位等体制内从业者的收入水平,而将提供了80%就业岗位的私企剔除在外,对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从业者的真实收入水平选择无视。
不仅如此,真实的收入往往也会随整体经济发展,行业景气程度,个人工作变动,收入状况等等有巨大波动,因此,需要有更为敏锐,动态的收入收集工具,从而保证税收与被征收者的经济状况高度相关,不枉不纵。
对于收入的界定,应结合社会发展,再产业不断升级换代,新经济崛起,新观念层出不穷的年代,紧随社会发展,适时适当补充,使得应纳税群体尽纳,不会刻舟求剑,致使出现出现大批无法归类的漏网之鱼。
其次,由于我国的五险一金费率过高,达到工资水平的4成左右,给企业和个人带来了沉重负担,使得个人可支配收入大幅减少,但缴纳的个税却相当之高,这也制造了新的不公平,使纳税者的负担变相更重,故应有
针对性予以降低,以使劳动者拥有更多获得感。
再次,我们应建立以身份证件为基础的全国联网的个人信息系统,从而对个人和家庭各项收入进行密切监控,使得税收能够最大限度覆盖应征收群体,扩大稅基,增加财政收入,促进公平公正。
但由于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经济发展不平衡,收入地域,行业,人群之间差异极大,导致联网工作推进异常困难,标准难以统一,而家庭总的收入,又涉及个人隐私,若无可靠工具,很可能无法得到准确信息,甚至会充斥虚假,错误信息,从而使决策出现重大失误,所以,希望毕其功于一役,显然难以实现。
至于对于需要减免和抵扣的部分,也应仔细研究,以保证税收能够甄别真正需要的群体,并为之减轻负担,而不会为沦为富裕群体投机取巧之工具。
最后,我们应对富人开征遗产税,用于调节过高的贫富差距,而非对本就负担沉重的工薪阶层反复加码。遗产本就是个人所得之一种。我国无慈善捐助传统,故很有必要通过税收调节促进社会和谐。
综上所述,提高个税起征点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我们还有更多的事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