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教育的影子——读《男生,我大声对你说》有感

2019-04-25 18:25阅读:
寻找教育的影子——读《男生,我大声对你说》有感
初读清浅随心,细品厚重辽远——
当我轻轻合上《男生,我大声对你说》一书时,这个句子便轻巧地溜进了我的脑海。
《女生,我悄悄对你说》和《男生,我大声对你说》是毕淑敏老师结合自身开展心理咨询的案例,专门写给青年男女的心灵之书。而我,作为一名教师,浸润在纷呈故事与清幽文字的同时,更愿意在其中找寻藏匿着的教育的影子。
一、敬业如此美丽和端庄
在《男妇产科医生》一文中,医生描述了卖糖的张秉贵老人活着的时候,微笑着向顾客问好,优美地一抄手,便把顾客要的糖,一块不多一块不少地抓到秤盘里。他由此发出感慨:工作是一种享受,敬业如此美丽和端庄。
我们所从事的教育教学工作,何尝不是一种享受,何尝不美丽而又端庄?
在微凉的清晨,冲着校园里每一只早起的鸟儿微笑;向阳台上每一朵初绽的花儿招手;与每一个提前到校的孩子温柔问好;同孩子们一起打开书本,琅琅晨读,徜徉于广阔无垠的知识海洋。
在明媚的上午,与孩子们一起学习课文——你们是第一次学,老师也是头一次教呢,因而诗意与惊喜在课堂上不断发生;我们一起绘制思维导图——你有你的想法,我有我的创意,我们在和而不同的欢愉里,乘坐着知识的快艇遨游;我们一起练字——你们写得远比老师要好呢,那正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必然,也是“弟子不必不如师”的期翼。
在悠闲的中午,仿佛鸡妈妈带领着一群小鸡仔,在校园里各处转转。于是小鸡仔们认识了紫荆、玉兰、
桂花、杜仲……或者来到阳台,给菊花浇浇水,给天竺葵换换盆,给矮牵牛松松土。孩子们时而叽叽喳喳时而沉默不语,但许多关于生命的奥秘,他们或许潜移默化地知晓了,那深藏的成长的密码,或许也被悄然探寻……
阳光明媚的下午,孩子们静悄悄、全神贯注地听老师读图画书。宫西达也笔下的呆萌野狼和可爱小猪,汉斯·比尔笔下追梦奔跑的小棕熊和为梦飞翔的企鹅,史蒂夫·詹金斯笔下妙趣横生而又神奇无比的大自然……它们手拉着手来到了我和孩子们之间,与我们轻声地畅谈,亲昵地拥抱……
精致,源于热爱——无论对于生活还是工作,均是如此;热爱,所以享受——享受生命拔节孕穗,亦享受成长的磨砺与伤痛;享受,源于敬业——真诚地爱着这份事业,真心地享受着这份欢乐;敬业,所以美丽而又端庄……
二、教育是助人自助的事业
《速递喜糖》一篇中有这样一句话:毕竟这是助人自助的事业,如果本人不奋起变法,所有的外力都丧失了支点。这是毕淑敏老师针对心理咨询而发出的感慨,但放之于教育,同样适宜。
班里大都会有这样的一个、几个甚至更多孩子,家长千叮万嘱,老师苦口婆心,“一定要好好学习啊!”“上课认真听讲!”但孩子自己呢,完全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面对着这样的孩子,难免让人伤心,甚至愤怒。处在八九点钟的太阳一般美好的年纪,你为什么不读书、不学习?这样舒坦适宜的时节里,你为何无所事事、虚度光阴?
曾轻轻走到他身边,用善意的眼神和温和的话语提醒,或者叫他去办公室,平心静气,促膝长谈,甚至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但他仿佛睡着了,怎么都叫不醒。他仿佛倔强的马儿,老师能够将他牵引到河边,却无法让他喝水……
王崧舟老师在文章中说,教育就是用我的光点亮你的光,最后让你自己发光。孩子,为何我的光始终无法点亮你?而你又是否愿意自己发光?
卢梭说,一个人只要自己善于追求幸福,别人将无法使他落入真正悲惨。孩子,是你不善于追求幸福,不惧怕落入悲惨,还是你所追求的幸福我不懂,我所担忧的悲惨是多余?
教师工作是良心活儿,于是我们捧着一颗心来,在无外人监督的教室仍然呈现着一堂堂美好的课堂;教书育人是一场苦苦的单相思,于是我们不带半根草去,在外人难以理解的艰难中,践行着为师者的使命和担当。
毕淑敏老师在另一篇文章《虾红色情书》中写到:头发就是头发,它们不负责承担思想。作为老师,不禁安慰自己:老师就是老师,他们承担不起每一个孩子的未来。
这绝不是丧气的话语。唯有这样的自我安慰,才会让有良知的教师,在教书的道路上不再那么艰涩、生硬、痛楚;唯有这样的自我开解,才能帮龃龉独行的师者,在育人的方舟上不至于悲观、绝望、沉沦。
三、坚守自己对自己的评价
《失恋究竟失去什么》一篇,讲述了一个男青年无法入眠、痛苦不堪的故事。表面看似因为失恋,实则源于其对自我评价的全面失守。
反思自己九年的教学工作,又有多少类似的辗转反侧,亦是同样为着被别人行使了否决权?
平时都在认认真真地上课,只这次回办公室拿了一趟作业本,被查课的主任逮了个正着;仔仔细细地批改作业,偏偏漏掉了一处二次批改,正好被检查材料的领导发现;放学路队一向组织得井井有条,可巧这次有几个孩子开小差,恰好又撞上检评员敏锐的眼睛……于是,各项扣分接踵而来。
焦虑,自己踏踏实实上课时,为什么没有人来查课?迷惘,自己费心尽力批改了那么多作业,为什么领导只看到这个疏漏?压抑,孩子们怎么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真是不让人省心!
在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工作仿佛进入一个死胡同。一边看似认真地讲课,一边警惕着来查课的领导,叮嘱自己时刻表现出美好而敬业的模样;吹毛求疵地要求孩子们对作业一遍遍检查、批改、再检查、再批改,仿佛不是真心关注孩子们订错的效率,只为别再被领导抓住“小辫子”;过度关注“分数”,无论谁,无论何时、何地、为何被扣分,都会让人“抓狂”,劈头盖脸地冲孩子们来一顿“暴风骤雨”。于是,和风细雨慢慢只能留存于记忆中。
只是这样“坚持”了一段时间后,“分数”是高了,幸福感却低了;孩子们的作业“对”的多了,只是自己却隐约觉得错得离谱…
在某些难以入眠的深夜,也曾自我追问与反思:这样做对吗?为什么这样做?还可以怎么做?究竟想要什么?怎么才能实现?
李笑来在《把时间当作朋友》一书中说,浪费生命、虚度年华的人,有个共同的特征——他们拼命想控制自己完全不能控制的,却在自己真正能掌控的地方彻底失控。这说的不正是我么?生命如此美丽,我不愿这般浪费与虚度。
让别人遏制住自己命运的咽喉,当他人掌握着对自己的决策与评价权,难道该毫无抵抗,缴械投降么?不。正如王维审老师在文章中所说,“无论教育环境如何,你都有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的权力。”“在体制下加入一些自己的东西,用为师者的智慧、专业和勇气,抵挡体制纷至沓来的倾轧,为纯真的孩子赢得一个缓冲地带,让他们有可能碰触到教育的柔软。”若真修炼出如此的智慧、专业与勇气,带领孩子们碰触到教育的柔软的同时,或许自己也能触摸到一丝教育的真谛。
成为“我”的主人,坚守住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在梦想的土地,辛勤而坚定地按照“我”的方式播种。不紧不慢,不骄不躁,静待属于自己的花开与果实。这值得我时刻谨记。
不论初读时的清浅随心,亦或是细品之后的厚重辽远,这本书究竟是读完了。不过,一本好书,哪有真正读完的时候。那些灵活的新鲜、清脆的诱惑以及由此产生的情感触碰和自我觉醒,无不令人酣畅。而当它被默默置于书架的角落,安放于心的僻静处,它的光芒并没有消减。只好似夏的灼热被秋之清爽替代,温凉的秋雨与瑟瑟秋风带来的不仅是寂寥,还有更丰盈的收获与更高远的天空。
如果还有一种“阅读”,始于阅读之前,行于阅读之间,忠于阅读之后,那大概就是探寻教育的影子的一颗初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