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余读写,一起向远方

2020-04-23 23:42阅读:
教育随笔:三余读写,一起向远方
今天是第25个世界读书日,也是临沂枣园小学“三余读写社”成立的日子。
三个多小时的倾心畅聊,有对教育生活的回望与梳理,有对自己内心深处的追问与剖析,有对成长的渴望与表达。有欢笑,为教育与生命里的阳光与温暖而微笑,为学生与自己的进步与成长而欢欣;有哭泣,为曾经的寻找与彷徨、痛苦与挣扎而润湿眼角,为今日的天朗气清、云开月明而泪水涟涟。
一位老师说,他曾经以为“晋级”能够治愈所有的困惑与煎熬,然而真正晋级之后,那些困惑与煎熬不但没有被治愈,反而以一种更加强悍、恐怖的方式反噬;一位老师说,工作七八年以后,他的身体出现了不适,医生说是因为生气所致,他环顾自己的生活,除去工作,再没有其它让他生气的地方,他不想再过那样的教育与生活;一位老师说,他曾经因为班级成绩不够理想而备受煎熬,自己明明很努力地抓成绩,为什么成绩不见起色,自己又这么痛苦;一位老师说,他不愿再继续之前的教育方式,因为那样是在害学生,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给予学生更好的教育……聆听着这些真切的话语,我的心一次次被触动,甚至被刺痛。他们的问题与困惑,不也正是我曾经面临、以及现在正在面临的吗?跟随着他们的讲述,我也不由回望自己走过的教育之路。
十年前,刚刚踏上工作岗位的我,就被幸福与幸运环绕。我的“师傅”胡老师是一位善良美好、责任感强的优秀教师,她对我有许多教导和鼓励,至今只要想到她,我仍会在心头绽放出一朵小花与一抹温暖。我的“搭班”史老师业务熟练、热心周全,
总是在我手脚慌乱的时候给予我自信与沉稳。那时,我们没有办公室,小小的两张课桌拼在一起当作办公桌,安放在教室最后排,我们称为“蹲班”。我时常搬着小板凳去胡老师的班里听课,其他时间,就坐在教室后面,一边备课、批改作业,一边“听”史老师讲课。他们两位老师对我的影响很大,都可以算作我的领路人。他们让我初步知道了,作为教师,我应该做好哪些基本的工作。当时的语文教研员姚老师,对我的帮助也非常大。第一次“新教师亮相课”结束后,他在评课时给予了我很多表扬与鼓励。“你让我感到惊喜,你甚至不像是刚刚参加工作的新教师。你很适合参加讲课比赛。好好努力,你会成长得很快!”他的那一番话语时至今日仍然温暖着我。后来,我做了几年学校的“笔杆子”,大会小会的领导讲话稿、各项材料的计划总结写过不少。一天,我正在校长办公室整理一篇材料,当时的王校长说,“你文笔不错,应该多读书,尝试写点属于自己的东西。”
后来,我调离了那所学校,来到了如今的单位。在这所学校里,我仍然遇见了许多赐予我感动与能量的人。比如,产假结束后的那次讲课比赛,闫老师不辞辛苦地帮我备课、磨课,甚至比我还要上心;比如,参加教师基本功比赛时,缪老师细致入微地教我站姿与形体;比如,那次期末成绩出来后,一边听我抱怨,一边帮我抹泪的姜老师;比如,总是带给我安慰与关怀的刘老师;以及那些与我搭班,无数次帮助我、照顾我的同事与朋友……
而我,仿佛很不争气。参加的那次讲课比赛,只得了二等奖,几近抹杀了我再次“冲锋陷阵”的傲气与勇敢;教学成绩不错,但始终只是中上游,从来没有得过“第一”;“就这样吧,教一天算一天”也曾是我安慰自己与逃避现实的借口。自己也算是自尊的人,而这最可怕。一面感恩于他人的帮助,想要尽可能“报答”,比如以优异的赛课或是拔尖的教学成绩,一面又不得不承认与面对自己知识欠缺、能力不足。当饱满的理想与骨感的现实相撞,除去阵阵刺耳的尖啸,只剩满目残渣与一地鸡毛。
我以为我的教育人生就会一直那样过下去,有忧伤却无处排解,有苦闷也无法宣泄,有痛苦也只能自我消解。我甚至无数次安慰自己,那样也挺好的,身边的大多数老师,不就是那样过完自己的教育人生吗?随波逐流,虽略有怅然无措,但终究是大势所趋,我又何必挣扎?但这种自我安慰,或者说是自我麻痹的效果究竟如何,自己是最清楚的。你愈想掩盖,愈要回避,内心里流淌的汩汩液体,或许是泪,或许是血,却在分明地警醒着你:你是不甘心的,不想在泥淖中沉沦,不愿成为浑浑噩噩的那一个。
幸好,我遇见了那一束点亮生活的“光”;幸好,我抓住了那一棵“救命稻草”——阅读与写作就是那一束“光”与那一棵“草”。闲暇的时光里,我不再追美剧、韩剧与综艺,而是阅读报刊、书籍与杂志,我不再牢骚、抱怨与愤懑,而是轻盈、明朗与开怀。那些网络里、手机中的纷繁与热闹距离我越来越远,而一份发自心底的宁静与洒脱却萦绕身心;那些曾经令自己痛心疾首、可望而不可得的诱惑与筋疲力竭、趋之若鹜的驱赶,变得轻飘、疏远,取而代之的是沉甸甸而厚重的,对于真正的教育的守望、关照与成全。
当一本书的墨香氤氲于周身,那是成长的力量在血液里流淌;当一段文字在轻轻地敲打间撒落纸上,那是心底的渴望在热切召唤。阅读与写作,就是流淌在血液里的成长力量。开始阅读,启动写作,就是在用实际行动回应内心深处的渴望与召唤。三余读写,岁余、日余、时之余,那真是再美好不过的事情了。
一位老师说,另一位老师告诉他和许多其他老师,在期末复习期间,她去我们教室对面的文印室打印试卷,隔着一面墙“听”了我的一节日常课。她专门强调,那是像诗一样美好的一节课。我自然是无法知晓那究竟是什么时候的哪一节课,但我的心立刻被温柔贮满,我的眼睛瞬间被热泪充溢——那就是我想要到达的远方啊,那就是我所渴望的教育的模样,以及我所追寻的自己的模样啊!
或许,这就是阅读与写作的力量——没有脚,却能带你奔向远方;没有翅膀,却能带你展翅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