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完美的房子

2020-05-12 19:01阅读:
世界上最完美的房子
今天你妈妈或许能吃上你妹妹做的蛋糕。这是我与哥哥的共同好友在哥哥微信动态下的留言。
“哈哈,你想错咯。我今天一大早只把自己送来妈妈家了。”这是我的回复。
今天是母亲节。我想过为妈妈做蛋糕,或是买一束鲜花。之前妈妈查体,血糖略有偏高,需要控制饮食,我便打消了烤蛋糕的念头。考虑到妈妈家的那一束鲜花还算鲜艳,便没有再买。我很不会买礼物,也不喜欢逛街,便只把自己送到了妈妈面前。
“妈妈,我来啦!你闺女一大早蹭饭来啦!”一来到妈妈家,我便吆喝起来。
“哎呦,俺婷婷来了。赶紧来吃包子吧,这是你哥哥买的。”妈妈开始张罗着给我拿包子。我边吃边与妈妈聊天,就像平时那样,平淡,温馨,美好。
饭后,妈妈领着正正(我的小侄子)去小区里广场玩了一会儿,我领着童童(我的大侄子)在周边商铺买了几件衣服,顺便去了集市,买了些新鲜的玉米、豌豆和水果。我们差不多同时回家。
妈妈说:“我出门遇见了你王姨,她问我,怎么过的母亲节。我说,我闺女天刚亮就来给我过母亲节了。哈哈哈。”我们一起笑,然后坐在沙发上,吃着刚刚煮好的豌豆和玉米,继续聊天。聊老乡亲、新邻居家的陈年往事或是新鲜事,聊孩子们乖巧懂事或是调皮捣蛋干出的那些乐事,都是些家长里短,但聊得不亦
乐乎。
妈妈是一个勤劳、善良、能干的女人。而对我影响最为深远的,是她的善良。她充满善意的言行,无时不在影响着我,春雨无声滋润万物般的,教我也去做一个善良的人。最近一些年里,我越发觉得自己与妈妈相似了。我们的许多观念和做法总是不谋而合,对待一件事情,悲忧,喜乐,总是那么贴合。或许,这就是母女之间的心有灵犀,也是让我在母亲节这天,两手空空,只把自己给妈妈“送来”却底气十足,只觉幸福而无愧意的原由。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妈妈想我,却又仿佛不敢告诉我。她总说,婷婷,你忙就是。而我,竟然就真的沉浸在自己所谓的忙碌之中,把陪伴妈妈当作了可有可无的小事。甚至前段时间妈妈身体不适,我也是两天后才知道的消息。期间跟妈妈通话,她笑得很清脆,说自己正躺在卧室的窗台上晒太阳。直到周末,我才知道,那次通话时,她已经在医院开始接受治疗,准备手术。
那日,听完医生的诊断,我从医院办公室出来,看到妈妈正站在走廊的一角,安静地眺望不远处的祊河。我偷偷观望着那幅画面,第一次觉得,我的妈妈不再是那个年轻的妈妈了,她好像开始老了……也是在那一天开始,我决定为生活做一些减法,减去那些不必要的付出与辛苦,再做一些加法,将陪伴、孝敬父母,真正地做好。
妈妈恢复得不错。去医院复查时,我将车停在地下车库。待复查结束,我却似乎迷路,找不到车了。我心疼妈妈跟着我一起在车库里绕来绕去,妈妈只一个劲儿安慰我,别着急,她一点儿也不累。在向一位服务人员问路时,妈妈还不忘夸我,她的女儿聪明又孝顺,这次迷路纯属意外情况。
妈妈似乎真的觉得我很聪明,即使我常告诉她,我在高中时,是经过多么艰难的学习、多么努力的付出,才不过考上了一所普通本科院校。有时,听到她的夸奖,我也会在心里想着,你这样夸孩子聪明,是不科学的,容易让孩子形成固定型思维模式。想到这些,我也会偷偷笑出来——很多人都觉得她的女儿傻乎乎的,但是她的妈妈却认为她如此聪明,这样好像也挺有趣的。
再次去医院咨询。哥嫂网上预约挂号后,临时有事,我来陪妈妈去。爸爸也想一起去。妈妈说,不然就他们俩一起吧!爸爸心慌了,他说,他可弄不好,去到医院,看到那些窗口和屏幕,就感到迷迷糊糊的。我笑得很轻松,心中却有一股沉重与甜蜜在涌动。等待叫号的过程中,爸妈坐在我的前面,他们逐渐变白的头发就这样近距离地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的那样年轻的妈妈,那样勇敢的爸爸,他们似乎在不知不觉的岁月里,慢慢变了模样。
他们笑意盈盈地从诊室出来时,我也感到愉快。妈妈说,“还是你爸爸细心,连食谱都问医生要来了。”爸爸说,“那当然了,不然我来干什么的。”然后他们一起夸那位医生,耐心,细致,周到。我想,我也要向他们口中的那位医生学习。
回地下车库的路上,妈妈聊起了上次迷路的事情,我们一起笑。妈妈又夸我聪明,我没有反驳,只在心里乐开了花。爸爸说,有闺女陪着真好,要是他自己陪妈妈来啊,估计现在还在晕乎乎。我说,爸爸妈妈快看,那些月季,开得可真美!
与爸妈欣赏着美丽的花儿,微风中,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轻声低吟:有人说,为母则刚,当父母老了,为子亦刚。他们那个走出家门就可能迷路的孩子,那个对人群与热闹有些许抵触的孩子,那个对明天与未来略微感到模糊与惶恐的孩子,慢慢,清晰地,找到方向,变得从容,愈加勇敢。我想,是因为爱。
前段时间,附近有几个不错的楼盘开盘。老公想要再换一套更好的房子。几番商议过后,我们决定放弃。还是按照之前的计划,直接搬去那套已经装饰完毕的房子。那套房子并没有新建的楼盘那样精致华丽,但在我心里,却是最完美的房子——就在爸妈小区对面,步行只需几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