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书的代表作竟来自于肚子痛,所以写好草书要不正常?

2020-04-08 21:38阅读:
很多出名的艺术作品都是出自无意之间。
梵高的《星月夜》(The Starry Night)创作于精神病院,王羲之的《兰亭集序》写于酒酣之后,而今天要讲的《肚痛帖》,则来自于张旭一次偶然的肚子痛。
我们先来看看《肚痛帖》的原文:
忽肚痛不可堪,不知是冷热所致?欲服大黄汤,冷热俱有益。如何为计?非临市。
翻译过来就是:
我突然肚子痛的受不了,不知道是受冷还是受热。我打算服剂“大黄汤”,无论受冷还是受热都能治。(不过现在家里没这些药)怎么办才好?我家又不靠近市集。
草书的代表作竟来自于肚子痛,所以写好草书要不正常? 《肚痛帖》
我们再来看看这字——
开始写“忽肚痛”的时候行笔还算稳健,甚至把这几个字看作行书也未为不可。
到了“不可堪”,我们就能感觉到书写者有点急迫了,估计是痛得比较厉害了。但张旭觉得今天写字的任务没完成,所以还在坚持。
张旭开始自我分析:到底是着凉了还是上火了?不管他,先服一付“大黄汤”再说!
在分析病因的时候,估计肚子那是一阵痛似一阵,所以字也写得急如暴风骤雨,数个字连绵,一气呵成。
写道“冷热俱有益”时,张旭感觉已找到治病的良方,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所以行笔又缓了缓,规矩了些。
可忽然他又发现虽有良方但家中无药,远水解不了近渴,再加上肚子又越发痛了起来,于是匆匆写完“如何为计?非临市”,立马就把笔一扔,十有八九是去蹲点去了。
——以前有很多人翻译到“冷热俱有益”就不翻了,还有的把最后一个
字翻为“床”字,牵强的解释为“估计当时张旭不在床边,肚子痛得想去床上躺会儿。”但将该字视为“市”字,就合理多了,除了我之前说的“我家又不靠近市集”外,还可理解为“采购”之意,意为“这药又不是临时能买得回来的”也说得通。
看到了上面的内容,可能有些人就觉得写草书很容易——人家拉肚子都能写成名作,估计“我也能行”。
其实我们仔细看的话,哪怕是最后两行,张旭在急不可耐的情况下,笔法也遵循了草书的规矩——这说明张旭已到了“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境界,绝非一味求快乱写。
可惜我们现在很多所谓的“书法家”,在还没有达到“不逾矩”境界的时候,为了彰显个性或者成名,就开始放飞自我了,结果反而像邯郸学步的人一样,自己该怎么走路都忘了。
《肚痛帖》原迹已失,目前我们能看到的,是明代按照北宋嘉由三年(1058年)摹刻的版本重刻的碑文,现存于西安碑林。
另外要提一句的是,西安碑林还有现残存六块据说是张旭草书《断千字文》,以前没被人重视。想学习张旭草书的,《断千字文》也不失为很好的范本。
草书的代表作竟来自于肚子痛,所以写好草书要不正常? 《断千字文》拓本部分01
草书的代表作竟来自于肚子痛,所以写好草书要不正常? 《断千字文》拓本部分02
草书的代表作竟来自于肚子痛,所以写好草书要不正常? 《断千字文》拓本部分03

本文为《趣说汉字书法史》系列文章,每天只需1分钟,就能得到受用一生的艺术素养。请加关注,看之前文章获得更多有趣的知识,及时提示更新。转载请标明出处,欢迎出版社与我联系。
草书的代表作竟来自于肚子痛,所以写好草书要不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