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伦 · 巴菲特答 Ivey MBA 和 HBA 学生问

2017-12-14 11:29阅读:

沃伦 · 巴菲特答 Ivey MBA HBA 学生问


2008 3 31 日,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上午 10:00 - 12:00
(以下译文仅选择了 5 个问题,其余省略。)
提问:您如何看待中国股市?
巴菲特:中国股市?我不知道股市将怎么走。上一次,我去中国,人们都围着我问关于股市的问题。中国有 A 股市场。中石油等公司,在 A 股上市的同时,也在境外上市,这些公司 A 股的股价是境外股价的两倍。(当时,中国投资者不得购买港股或美股。)本来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现象。如果你知道对中国投资者的限制将解除,你完全可以做空 A 股的股票,并同时相应做多境外上市的股票。
话说回来,中国股市有其特殊性,12 亿人刚接触股市,而且都有很强的投资冲动或很重的赌性。据我所知,中国的股市很狂热。A 股的中石油市值一度超过 1 万亿美元,跻身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美孚是全球最大的公司,市值才 5000 亿美元,中石油的市值是美孚的两倍。
在中国,许多人刚刚接触股市,对股票特别狂热。我相信,无论买什么,价格说到底还是由价值决定。中国股市似乎无视这个规律。20 年前,科威特同样上演过类似的一幕。整个社会,富裕起来了,都涌入到一个巨大的市场之中。这不是我的打法。
我的打法很简单,
我只是用 5 角钱买 1 元钱。我买入之后,市场疯涨,那正好帮了我的忙;市场疯跌,我只要接着买就好了。我利用市场的疯狂。这些东西,本 · 格雷厄姆在《聪明的投资者》第 8 章中都讲了。
举个例子,你从价值出发做投资,你与另一个人合伙做生意,他叫市场先生,我们假设你们开了一家麦当劳,各占 50% 的股份。每天,他都给你一个报价,要和你交易股份。当他听到负面的传闻时,他就报价很低,你可以买他的股份。有时候,他可能看到附近的汉堡王失火了,或者看到你们这家店顾客很多,他特别兴奋,开价很高,你可以卖股份给他。如果你有这样一个合伙人,你希望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肯定希望他是个精神病。他越蠢,你赚得越多。
我不想和头脑冷静、心态平和、明智理性的人合伙。我希望和情绪波动剧烈、时而大喜、时而大悲的狂躁抑郁症患者合伙。股市基本上就是这么回事。市场是你的仆人,不是你的老师,只要想明白了这个道理,你能赚很多钱。
你不能听市场先生的话,以为他肯定是正确的。市场先生的话,你要听,但是听的时候多留心,我抓住他犯傻的时候,就扁他一顿。股市就这么回事。
我不知道走极端的中国股市能持续多久。我不知道市场明天、下个月、明年将怎么走,我只知道,最后,股市的价格一定回归价值,至少是回归价值区间。在回归真正的价值之前,股价多高多低都有很可能,但最终一定回归真正的价值。
提问:没钱投资的话,怎么赚钱?募集资金是不是很难?
巴菲特:我靠的不是募集资金。我 11 岁的时候买了自己的第一只股票,3 股 Citi Service 的优先股,投入了 120 美元,是我用 5 年时间攒出来的。我从 6 岁开始攒钱,攒到了 11 岁,我攒下来的钱能买 3 股股票了。
我 11 岁的时候,已经读了很多关于投资的书。在那以后,我一直买卖股票,但仍然没找到自己信奉的投资理念。那时,我读过一本很有名的书,是 Edwards 和 McGee 写的,讲技术分析的。我对这本书里面的统计数据很感兴趣。许多种不同的投资方法,我都研究过。
到了我 20 岁大学毕业的时候,我已经有 9,800 美元了,一部分是赚的,一部分是攒的。我大笔投资的第一只股票是 GEICO,我从自己的所有资产中拿出了四分之三买 GEICO。我特别看好这家公司。我只是一直研究这家公司,心里一点不着急。我总是享受投资的乐趣,从年轻时到现在,始终如此。无论钱多钱少,都可以享受投资的乐趣,我喜欢打这个比赛。
我年轻时,没想着说一定要发大财,才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或者让自己的子女过上更好的生活。1954 年,我去为本 · 格雷厄姆工作。1956 年,我回到了奥马哈,那时我大约有 175,000 美元了,我觉得,有了这笔钱,我可以下半辈子不缺钱花了。我回到奥马哈两个月之后,我给 7 位投资者管理资金。我那时很年轻,才 21 岁,别人觉得,这么年轻的人哪会管钱。
让投资者知道持有的股票,只能碍事。我对这 7 位投资者说,我们以合伙的形式投资,每个合伙账户都投资同样的股票,但是我不告诉他们持股情况。我管理合伙人的钱,就像管理自己的钱一样。只有合伙人获得了良好的收益,我才能拿到报酬。我选择了这样的形式,我以为这就定下来了。
然而,在那之后,更多投资者加入了进来。1961 年,我要管理 11 个合伙账户。我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自己的卧室工作。所有的支票都是我自己开,每买一只股票,都要写 11 张支票。我一个人申报 11 份税单。1962 年,我们成立了合伙公司。再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不过,再后来的事,也不是我事先计划好的。我只是每天做自己喜欢的事,和自己喜欢的人共事,以最符合逻辑的方式做事。我们也是这么经营伯克希尔哈撒韦的。我们把伯克希尔当成合伙公司经营。
我怎么可能花完几十亿、上百亿的钱?拥有 6 个大房子,请一群人维护草坪,还不够烦的。车库里停放 20 辆豪车,有什么用,也是自寻烦恼。各位想想就明白了,你们的生活都比当年洛克菲勒的生活好很多。想看超级碗,打开电视就能看。洛克菲勒想看的话,在路上花很长时间才看得上,他也没有空调什么的。
各位的问题不是如何发财,而是找到自己最喜欢打的比赛,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最重要的是找一个好伴侣。伴侣选错了,吃尽苦头,追悔莫及。伴侣选对了,一生都能过得好。在选择伴侣时,看什么呢?看幽默感、外表、性格、头脑,还是只找期望值低的。总之,这是人生最重要的决定。这个决定做对了,我保证,你一生都幸福。
提问:您如何看待政治与投资之间的联系?您投资了伊斯卡 ( ISCAR ) ,有人认为,这代表您在巴以冲突中选择了自己的立场。请问您的投资是否与您的政治立场相关?
巴菲特:一般来说,投资者的投资与政治主张无关。我也投资过中石油,这不代表我支持中国的所有政策,我投资美国公司也是一样,与政治无关。
伊斯卡这家公司有一些特别之处。它是以色列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之一。甚至可以说,它代表了以色列这个国家所取得的成就。能收购伊斯卡,我深感荣幸。我不是因为伊斯卡在以色列的特殊地位而收购伊斯卡,但是我为伊斯卡有此殊荣而感到欣慰。
Eitan Wertheimer 和他的家族是伊斯卡的经营者。2005 年 10 月,Eitan Wertheimer 给我写了一封信。他说,他决定出售自己的公司,而且只希望出售给我。他说,如果我感兴趣,可以去以色列看一看。我给他回了邮件,请他到美国来。我们一拍即可。
伊斯卡完全符合甚至超出了我的预期。他劝我去以色列看看公司的经营情况,然后再决定是否收购。我知道伊斯卡一定是个好公司,我估计要是我亲眼看到了伊斯卡有多好,说不定会出更多的钱把它买下来,于是我就没去。我们收购了伊斯卡。
以色列是个了不起的国家,那里的人很优秀。我答应 Eitan,以后有机会一定去以色列看看。过了几个月,我亲自去了以色列。一切都让我很满意。了不起的公司、了不起的家族、了不起的管理层。能与他们共事,是我的荣耀。
伊斯卡是我见过的最优秀的一家公司之一。这家公司白手起家,距离黎巴嫩边境只有 10 英里左右。公司位于一座小山顶上,它的员工勤奋、诚实,拥有优秀的品质。我投资伊斯卡与政治无关,但我因伊斯卡在以色列享受的殊荣而感到欣慰。
提问:幸福是什么?您幸福吗?
巴菲特:我运气特别好,我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周围都是自己喜欢的人。这就是幸福。我每一天都很幸福,我特别知足。有句话说得好:成功是实现追求的满足,幸福是珍惜拥有的知足(Success is about getting what you want, while happiness is about wanting what you get.)我观察我周围的人,这句话说得确实有道理。
我在生活中只有一件事是不喜欢做、又不得不做的。这样的事很少发生,但有时候,我不得不解雇一些人。假如我能不做这件事,我愿意花很多钱不去做。其他的一切事,我都很顺心。我做的是自己喜欢的事。如果我想吃喝玩乐,如果我想去拉斯维加斯赌博,我都可以,但是我现在每天做的事就是我喜欢的事。
奥马哈有一位女士,她是波兰的犹太人。她和自己的家人曾被关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她有一个亲人最后没出来。她对我说过这样的话:' 沃伦,我一般不和别人交朋友,我要看这个人能不能把我藏起来,才决定是否和他交朋友。'
我认识一些和我同龄的人,他们是那种有几十个、上百个朋友愿意把他们藏起来的人,汤姆 · 墨菲 ( Tom Murphy ) 就是其中之一。我也可以说出另外一长串人的名字,他们家财万贯,声名显赫,但没一个人愿意把他们藏起来,连他们自己的子女都不愿把他们藏起来。
' 他在阁楼里,他在阁楼里。' 这个 ' 藏起来 ' 是一种比喻的说法,其实说的是 ' 爱 '。我通过观察发现,不考虑疾病,只要是拥有了几十个人的爱的人,或者用我说的比喻,有几十个朋友愿意把他们藏起来的人,这样的人,没一个不幸福的。我见过许多很凄惨的人。世人追求的东西,他们都有,但是没一个人真心在乎他们。拥有别人毫无保留的爱,这是世界最大的幸福。……
提问:医药行业的风险很高,请问您如何挑选医药公司?
巴菲特:如果完全不知道竞争对手 6 年或 7 年以后能推出什么产品,该怎么挑选医药公司呢?这样的话,投资医药行业,还是做个组合比较好,买入多只价格合理的医药股。可以确定的是,5 年之后,人们还是要吃药的,只是不知道哪几家医药公司最赚钱。
就我自己而言,我不知道如何挑选医药行业的赢家。我能确定,医药行业作为一个整体是好生意,能实现良好的总体投资收益率。除非你是这个行业的专家,否则还是做一个组合买入,这样更合理。
我不在乎哪家医药公司处于研发阶段的重磅药更有潜力。与药品专利即将过期的公司相比,具有高潜力重磅药的公司股价应该也更高。研发阶段药品的潜力一般已经反映到股价之中了。我不知道哪家医药公司将来的盈利能力最强,我只知道 5 年之后医药的总销售额一定比现在更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