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伦·巴菲特答马里兰大学 MBA 学生问

2017-12-15 11:15阅读:
2013 11 15
(笔记作者:金融系教授 David Kass、商学院 Robert H. SmithMBA 学生 Rahul Shah
2013 11 15 日,来自包括马里兰大学在内的 8 所高校的 MBA 学生拜访了沃伦·巴菲特。MBA 学生一共提出了 16 个问题,记录如下:
(1) 随着规模日益增加,伯克希尔是否降低了自己的最低投资收益率要求?
WB伯克希尔从不设定最低投资收益率。随着资本的增加,伯克希尔更难取得超额收益。与管理伯克希尔 2100
亿美元的净资产相比,如果我管理 100 万美元,能取得更高的收益率。规模是业绩的敌人。不过,我还是更愿意管理现在的 2100 亿美元,不愿去管理 100 万美元。
(2) 您曾说过,在您的投资理念中,85% 来自本杰明·格雷厄姆,15% 来自菲利普·费雪。请问现在呢?这个比例是否有所变化?
WB:我是跟着格雷厄姆学会的投资。我专门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师从格雷厄姆。用格雷厄姆的方法做投资,把时间拉长了,不可能亏钱。格雷厄姆的方法本质上特别侧重量化,按格雷厄姆的方法,一定能赚钱。问题是,随着资金规模的增加,到了开始收购公司的程度,格雷厄姆的方法越来越难以应用。与其低价买入平庸的公司,不如以合理的价格买入好公司。
用捡烟头的方法,可以在地上找到恶心的烟头,还剩一口没抽完,你捡起来,点着了,免费吸一口。你可以一直捡、一直捡,一口接一口地免费吸。这是投资方法中的一种,是我刚开始投资时用的方法。我刚开始的时候,就是找那些从定量分析来看特别廉价的股票。后来,我受了费雪和查理的影响,开始转而投资质地更好的公司。
现在我们寻找的是好公司,只是便宜不行。铁路公司规模大,10 年、100 年之后,仍然没问题。Burlington Northern 铁路公司现在每年的税前利润是 60 亿美元,几年前,我们没收购的时候,它的每年税前利润才 30 亿美元。我们现在的规模太大了,所以我们离格雷厄姆的理念远了一些,更接近费雪的风格。如果管理小资金,我们一定寻找性价比更高、更便宜的股票。
我刚毕业的时候,一页页地翻《穆迪手册》寻找投资机会。我翻到 1433 页,才知道好东西都在后面呢。西部保险公司 (Western Insurance)1950 年和1951 年的每股盈利分别是 21.66 美元和 29.09 美元,过去 12 个月内股价在 3 13 美元之间。我发现它的时候,股价是 16 美元,市盈率不到 1 倍。
几年前,2004 年,有人建议我看一下韩国股市。我翻看了一本花旗银行编撰的韩国股市手册,翻了一遍,找到了 20 家公司,做了一个组合。只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做出了这个组合。我对这些股票的了解不够深,所以没投入大量资金买入。买入 20 只价格只有 2 倍市盈率的股票,一定能赚钱。这就是本·格雷厄姆教的方法,按他的方法,能赚钱。
如果管理的资金量特别大,只能切换到费雪或查理的风格,买那些大公司。伯克希尔现在就是,投资实力雄厚的大型公司。例如,内布拉斯加家具城,我们 1983 年买的,现在它的盈利可能已经增长到当年的 20 多倍了。查理和我说了:你聪明,我正确,你不可能不听我的。
(3) 请问您每年的股东信是怎么写的?您如何决定每年写什么?
WB2013 年的股东信,我已经写完了,2 28 日寄出去就可以了。我要说的话,已经写完了,到时候,把几个数字填一下,寄出去就行了。
我把股东当成我的合伙人。我设身处地换位思考,试想如果我是股东,我想了解哪些信息。我告诉股东他们想了解的。在第一稿中,我当成是写给我的姐姐和妹妹,她们不太懂金融。亲爱的姐姐和妹妹,我向她们解释她们需要了解的东西。还有一部分内容,与伯克希尔不直接相关,是我专门写的,讲一些关于投资的知识。
今年的信总共11,500 字,讲投资知识的这部分占 2600 字。这部分写给所有思考投资、实践投资的人。我每年选一个话题,拿出一定篇幅专门谈这个话题。有些人感兴趣,有些人不感兴趣。股东把自己的大部分资产交给我管理,我想象成自己和他们在一间屋子里交谈,我给他们讲伯克希尔如何做生意,让股东们了解伯克希尔的理念。
1956 年,我买了一个 0.49 美元的账本,用两张纸写了一份合伙书,没考虑合伙协议什么的。我只是在半页纸上写下了基本原则:我能做到什么、做不到什么。我如何投资,如何衡量我的业绩。你觉得行,你就投。不想投,就不投,没关系。现在的伯克希尔哈撒韦报告末尾附上了写给投资者的基本原则。
我们说了,我们的形式是公司,我们的态度是合伙。我们把投资者当成合伙人。双方应当有共识,就像婚姻一样。在重大问题上不一致,还结婚,一定是昏头了。今年写给股东的报告,我已经写好了。伯克希尔的股东很特殊,我们的许多股东用自己 80% 的资产买了伯克希尔的股票,我自己几乎100% 的资产都在伯克希尔里。如果股市大跌 50%,这份报告可能得重写一下。(笑)
(4)
(5)
(6)
(7)
(8) 如今,信息无处不在。如果您出生在今天的秘鲁,请问您还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功吗?
WB:能。整个世界已经变了。现在,人们有机会超越自己的社会阶层、改变自己的经济地位。美国的 GDP 比其他国家增长得快,不是因为美国人更勤奋,而是因为美国提供了公平竞争的机会。不是美国人更勤劳,也不是美国人更有智慧,而是美国的机制体制更能释放出人们的潜力。在当今世界,人人有机会。
(9) 对于今天想进入投资行业的学生,请问您有什么建议?
WB:尽可能学习所有关于投资的东西,要学的东西太多了。学习怎么做行、怎么做不行;研究哪里有价值、哪里没价值。我的第一笔投资是 11 岁(1942 年)时以 38 美元买了 3 Cities Service 优先股。当时,我姐姐桃瑞丝也买了 3 股,我父亲买了 4 股,我们三个人加起来一共正好 10 股。我姐姐桃瑞丝每天都抱怨股价。于是,我在 42 美元卖了。两年后,涨到了 200 美元。
如果我是今天新入行的年轻人,我在给别人管理资金的时候,一定要找会计师事务所审核我的业绩,有了公开的业绩,将来做好了,能吸引更多人投资。与投资相比,我还是更喜欢经营公司。投资只是挪移资金,经营公司,把公司做大,更有乐趣。
Todd Combs Ted Weschler 他们两个人,每人管理 65 亿美元的资金。他们在伯克希尔工作,赚的钱不如管理对冲基金赚得多,但是他们喜欢在伯克希尔工作。他们两人都不缺钱。他们的人品,令我敬佩。
(10)
(11)
(12) 您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请给刚走上投资之路的新人提些建议。
WB:人一生最重要的决定是伴侣的选择。最主要的是看双方在大问题上的想法,在大问题上,双方的想法要一致。别以为结婚以后你能改变对方。选择伴侣时,选比自己更优秀的人。总是和比自己更优秀的人交往。
(13) 您现在还追求每年跑赢指数 10 个百分点的目标吗?
WB……我们不是非要从某家公司或某只股票上赚多少个百分点。我们只做当下最符合逻辑的事。我们考虑的是:我们这么做是否最理智、是否在我们的能力圈之内。
(14) 能否讲讲您参与的最艰难的谈判?您的谈判策略是什么?
WB:谈判风格有很多种,我谈判的做法是和我父亲学的。我从来不想进入非要争个你死我活的谈判。我的风格和大多数人不一样,我只是把自己的条件开出来。没有一场谈判,我是非赢不可的。任何一场谈判,我都能平静地离开。我说我愿意出 X 美元,一般这就是最公平的价格。我不愿意先压价,然后对方往上抬,最后还是讲到 X 美元。来来回回,浪费时间、浪费钱。我只是开出自己的价格,时间久了,别人知道了我的风格,就好了。无法从容离场的谈判,最好不要谈。另外,绝对别和自己亲近的人讨价还价,感情都伤没了。世界上最强大的力量是无私的爱。
(15) 您在投资中犯过的最严重的错误是什么?学到的教训是什么?
WB:可以从自己的错误中吸取教训,但最好从别人的错误中学习。各位可以研究商业中的各种失败案例。谁都难免犯错,犯错了,我认为不要过于自责。……做投资,不可能不犯错。(接着讲了伯克希尔买戴克斯特鞋业 (Dexter Shoes) 的例子)
(16) 在给别人管理资金的时候,在投资上失误了,该如何承担责任或承受负担?
WB:我事先告诉投资人,我一定会犯错。我也和他们讲,我的目标是什么。在追求目标的过程中,我可能犯错,但即使犯错,最终或许仍能实现目标。我投资的时候,特别注意投资方式,我选的投资方式不可能在很长时间内亏大钱。我选的投资方式,不是赚得最多的,但一定能将永久性亏损的风险降到最低。一个投资机会,如果有千分之一的可能性给我的投资人造成永久性亏损,我绝对不做。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