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思文存》渐变与突变·沈海冲

2020-05-18 09:39阅读:
《久思文存》渐变与突变
初识世事,顿感阴霾遍布。涉世以后,倍增万千感慨。日月星辰,周而复始,地球有着它自身永恒不变的“生物圈”,人类自身也有着还不为人类所认知的“预定周期率”。

人类虽然是自然界里“生物链”中最顶端,最高等的生灵。但人类却似乎忘了达尔文“进化论”学习中“生物链”每一节都是连在一起的圆形链圈。也就是说地球上的一切具有生命的动植物,乃至最为低等的微生物,甚至细菌都是在一条圆形链圈上的。

而且还在永无停息不断互相演变着,在这一过程中发生的任何变化是无进化与退化可言的,只有渐变与突变可言。试想人类数千年的历史不正说明了这一点吗?换言之:人与蚊蝇、蝼蚁等的区别只是时间而已,时间是改变一切空间形态的永恒不变的“转换定律”。


人类的智慧高峰早已过去了,世界内陆的三大板块的兴衰,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

(1)、欧陆板块最为兴盛的时期是“古希腊神话”的雅典娜统治的时期。那时的人类已完全能“呼风唤雨”了,结果由于人类自身发动了无益的战争,致使希腊文明渐变成仅仅
是神话传说了,其悲可哉!

(2)、波斯内陆板块的“巴比伦”及埃及早在四千年前,就完全具备了“空中走廊”与“太空花园”的文明程度。而今呢?早已被一望无际的沙漠所掩埋。人类只能“望沙兴叹”了。

(3)、东亚内陆板块的国中之国中国从夏商人到殷周,其文明昌盛之极,已令后人,瞠目结舌。人类谓之不可为之事,在数千年前,就被当时文明之极的先人们做到,并且,有些还能让我们这些后人们受益至今。而我们有时还常常聊赖地躺在其上哀叹唏嘘。

简而言之,如若我们仍然这样地优哉游哉,今天一个“盛世”,明天一个“复兴”的话,人类再过五千年,我们就会象猪狗蚁蚊一样了!时间是拉大区别,也是缩小区别的唯一条件。


有一位哲学家乘渡船时问船老大:“你懂哲学吗?”船老大答:“不懂。”哲学家对船老大说:“你不懂哲学,就等于你是一个只有半条命的人。”船老大说:“我活得好好的,没病没灾的,你怎么说我只有半条命?”哲学家又问船老大:“你识字吗?”船老大答:“不识字。”哲学家说:“你不懂哲学,就少了半条命,又不识字,又少了半条命。你还不如死了的好,活着也是行尸走肉一个。”

话音刚落,说时迟那时快,渡船瞬间被一个巨浪给掀翻了,两人都落了水。船老大问哲学家:“你会游泳吗?”哲学家呛了口水说:“不,不……不会。”船老大说:“那你就没命啦!”


任何政党、任何学派、任何人能用来解释一切存在于世事现象的所谓“真理”、“理论”、“主义”、“学说”,事实上都是少数人纯粹凭着想象杜撰出来忽悠人类的。它事实上与真实现象,与世事的本质相距甚远,有些甚至是充斥谬误的。

毋容讳言,人类在走向自身灭亡的路上,越走越快,而且愈加的迫不及待,更显得愚钝无知,真可谓-----成也萧何败萧何。